四川绵阳市警察骚扰我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上午,我在四川省绵阳市中心医院陪老伴看病时,接到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东津路派出所警察雍远红打来的电话,叫我去派出所一趟,我说:“今天没空。”雍说:”那就明天来吧。”我说:“我有空再说吧。”

四月七日上午九点,我陪老伴去医院的公交车上,又接到雍远红叫我去派出所的电话。我说:“我要陪老伴去医院看病。”雍说:“你来吧,不会有事,二十分钟就行了,有件事要核实一下,下午一点就要上报一个材料。上午你一定要来!”我只好说:“一会儿把老伴安排好了,争取十点钟左右来吧。”

待我把老伴安顿好,十点十分左右,我到了派出所,雍远红不在,另一位警察一边让我在值班室等一会儿,一边走到值班室外去打电话,由于声音太小,听不见说了些啥。

大约十分钟后,雍远红就到了。一进门,他就问我:“你是×××吗?你告江泽民了吗?”我答:“告了!”他又问:“诉状是你写的吗?”答:“是的。”雍说:“肯定不是你写的!你们的诉状都是一样的,是谁帮你写的?你们的组织在哪里?你的上线是谁?下线是谁?你跟哪些人联系?一个月给你多少钱?”又问:“某某某(指师父的名字)召见过你没有?……”

放连珠炮似的狂轰滥炸一遍,企图吓倒我,打乱我的思维而跟着他胡乱说。可我一点也没动心,平静的告诉他:“法轮功历来没有组织,没有花名册,没有什么上线、下线,也没有谁给谁发过一分钱,所有炼功人都叫同修。从来不管张三李四姓甚名谁,想炼就炼不想炼就不炼。你不能用你的思维模式去衡量法轮功人,你们的一切都是为钱,修炼人是人在尘世、心在方外,你们是不会懂得的。”

紧接着,我又告诉他:“至于诉江状为什么一样,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政策、手段、方法,从上到下都是一样的,诉状就有可能是大同小异的,这很正常。”

雍很嚣张地说:“你们告江泽民就是反党、反政府,我今天就代表江泽民这一派来迫害你来了!从今以后,你就不得安宁了,我要三天两头带人来找你的麻烦,你的生活质量将大打折扣,你会在社会上抬不起头。你炼功,你老伴为啥还要生病?你不转化,你老伴的药费都不得给你报销!你的子女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上班?他们都要受到很大的影响的……”说了很多威胁我的话。

我正言道:“我老伴的药费报不报你无权管,我子女的情况与你无关,我敢告江泽民我就敢承担一切责任,你乱搞株连是违法的!”他说:“只要你签字不炼了,我们就不找你麻烦。”

他接连又问我:“你说你还炼不炼?为什么要炼?”我大声说:“炼!法轮功教化人按真、善、忍的理念待人做事没有错!(我又将真善忍的含义按我的认识逐一讲给他们听)这是全世界公认的提升人类道德回升的普世价值观,是全世界人民都拥戴的。我为什么不炼?!”

我又讲了我从炼功后,腰椎陈旧性错位疼痛、美尼尔氏综合症、脑血管硬化、脑缺血、喉炎、鼻炎、扁桃炎等折磨我多年的各种疾病,一分钱没花就痊愈了,炼功十八年来,我没吃过一片药,无病一身轻,我为什么不炼呢?雍远红就说了些污蔑大法、侮辱师父的话,我当即制止并纠正他的胡言乱语,他就不准我说了,并说:“今天是我给你洗脑,不是你给我洗脑。”并威胁我:“如果你敢再炼法轮功或者出去宣传法轮功,发放法轮功资料,我随时都把你抓了关起来,判你的刑。”

我正告他说:“你抓我,我就告你,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法,你迫害法轮功同样犯法,江泽民我都敢告,还不敢告你吗?!”他们又说:“你把字签了,不炼了就没事了。”我正色说道:“字我是不签的,功我是一定要炼的!”雍远红又威胁我:“好嘛,你就等着我迫害你,找你的麻烦吧!不然你就搬出我的管辖区去,只要你在我的管辖区炼,我就要整你。因为你不转化,上面就要批评我,我不安宁,你也不得安宁!”我正告他说:“你整嘛,国家的法律不是制定给你整好人的,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我又说:“虽然我不在你们写的笔录上签字,你们也不能乱写,写了些啥,我要看!”担任记录的书记员警察说:“你不签字就不能看。”雍远红说:“给她看。”

书记员就将打印好的笔录拿给我,第一页是从诉江状中抄录的有关我的基本情况。第二页开始就写的某年某月某日某某某来到派出所,他们(指警察)问:“来干啥?”某某某(指我)答:“来接受调查的。”我马上纠正说:“这就是乱说嘛!是你们昨天和今天都打电话请我来的,应该实事求是的写嘛!”

书记员怒气冲天的跑过来,一把抢走了那从第二页开始就不实而后面写了些啥我都不知道的笔录,书记员气势汹汹的叫骂着:“法轮功好,那你就去喊嘛!”我马上就喊了两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魔性大发的书记员不停的嚎叫着:“你出去!到大街上去喊嘛!”我真想去喊了,又一想,别上他的当,不给他行恶的借口,那样他会对大法犯下大罪的。我就说:“我想在哪里喊就在哪里喊,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你无权干涉。”

不久,雍远红称有事先走了。而书记员警察却多次呵斥、吼叫我:“你出去!”我不客气的回应他:”我不会任由你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当时派出所值班室除了有四、五个警察外,还有一个来办事的女士都看见并听见了。

整个过程中,我多次要求他们出示他们宣布的法轮功是×教(编者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法律文书,问他们知不知道二零零五年公安部颁布的公通字(2005)39号文件公布的十四种邪教组织有哪些?并告诉他们:“且不说公安部、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等部门及江泽民无权认定任何信仰的正邪,即使这样,公安部、国务院办公厅宣布的十四种邪教组织中根本就没有法轮功,你们口口声声说法轮功是×教,是要负责任的,不能信口开河乱说一通。”他们都装聋作哑一言不发。

我又多次问他们:“我诉江的诉状是寄给两高的,怎么到了你们的手里?如果是两高转来的,我要看两高的《委托调查书》,如果不是两高转来的,就是你们截留信件,这是违法的!宪法第四十条讲了“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保护。”这是宪法规定我们应享受的权利。他们仍然避而不答。

附:
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东津路派出所电话:0816—2291116
雍远红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东津路派出所任职:警察警号:0308131手机:13648112107
书记员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东津路派出所任职:警察警号:JF040057姓名不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