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救人还是在往外推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最近在拨打真相电话的时候,一位青年的一番话让我思考了很多。

他说自己并非警察,刚刚换号一个月,经常收到法轮功学员打来的电话,但是无论他怎么解释,很多法轮功学员就是不相信他不是警察,很多人甚至不去听他讲的话,就是一味的强调自己要讲的内容,这让这位青年很无奈,挂了电话,法轮功学员往往又直接打过来。他强调自己曾经对法轮功没有负面印象,但是现在也开始产生负面印象了。我默默的听他讲了很久,真正站在他的角度考虑后对他说:“我充分理解您的心情,如果您觉的我已经冒犯您了,那您就挂断电话吧,我不会再打扰您了,真的非常抱歉。”我说完以后他并没有挂断电话,我们的交流反而变的更加顺畅了,他听了很多真相,最后向我表示感谢后结束了通话。

讲真相这么多年了,我越来越觉的讲真相真的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举一个或许不太恰当的例子,我们讲真相就好比做一个高难度的外科手术一样,每一个动作必须非常仔细谨慎,稍有不慎我们不仅救不了人反而会害了人。

在景点讲真相我看到过这样的同修:不管游客愿不愿意,就是一直跟着别人,游客不三退就不算完;还有同修当着很多人的面就和中国游客争执的面红耳赤,别人一提出不同想法,或是言语有些不敬就变的情绪失控,好像是在维护大法,结果让很多常人对我们产生负面想法;有些同修对游客拍拍打打、拉拉扯扯,从一旁看起来真的是感觉很不雅;还有些同修穿着邋遢,行为语言有失风范。

我在和常人沟通的时候常常会选择沉默,并理性倾听,微笑着等对方说完以后礼貌的问对方:“我可以表达一下我的观点吗?”可能有的同修会觉的我们不能让常人牵着我们走啊,但是我要说我们的沉默、我们的倾听、我们的微笑、我们的理性、我们礼貌的一举一动其实都是真相啊,你想让别人相信你首先要在对方心里建立好感,没有这一点你讲的再好可能也很难达到预期效果。我的这些做法真的是在实际讲真相过程中得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往往都是十几个人一起听我讲,并不时和我互动,最后我们每个人脸上都是挂着微笑的,分别的时候常常都是握手、鞠躬,彼此交换联系方式甚至合影也是常有的事情。

记得有一次,我给一位大爷发报纸,他非常气愤的对我说:“你赶紧走,我不看,快走。”听了他的话,我微笑说着:“大爷,别生气,来到国外旅游是一件高兴的事儿,如果您觉的我冒犯您了,我马上走。”这之后我就鞠躬离开了。接下来我继续给别的游客发报纸讲真相,偶尔走过大爷的身边,如果我们的眼神交错的话,我会对他报以微笑。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他自己在旁边找了一张报纸仔细看了起来。

什么是讲真相呢?我觉的我们展现给常人的一切都是真相,我的服装是否得体、我们的身体是否过于臃肿、我们的个人卫生是否干净、我们的口腔是否有异味、我们的微笑是否真诚、我们的谈吐是否自信、我的态度是否谦和、我们的知识是否丰富、我们的观点是否理性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相,真正语言的交流虽然很重要,但只是其中的一部份,远非全部。很多时候,自己安静下来以后,我常常会仔细的去思考我付出的努力是不是真的起到了救度众生的作用呢?会不会因为自己没有发现的不足而影响了众生的得救呢?付出多少是一方面,效果如何那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在做媒体的时候,我还看到过这样的问题,在采访常人以后,媒体的记者因为整体新闻或是评论的需要,很“巧妙”的甚至有的时候是断章取义的把采访的内容用在了自己的新闻里,看起来好像很“完美”,但是已经改变了受访者最核心的意思,不知道被采访者看到这样的新闻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我真的是有些担心。还有些文章看起来明显极端或者是把有些事实夸大了,结果造成了读者的流失,或是让读者对我们产生了怀疑。其实看到同修们做采访、剪辑、写新闻、评论真的挺辛苦的,这么累做出来的新闻如果不能救人甚至适得其反,真的让人感觉很遗憾。

在景点的时候看到一些同修,风里雨里好多年坚守在景点第一线,付出了那么多,但是他的讲真相方式在我看来真的是很让人担忧,交流以后往往也没什么效果,当然很多事情大家悟到的法理可能不一样,我也不能强加给别人什么,也不能武断的强调别人的方式就是错的,但是看到常人不愉快的表情,心里面还是不免感到非常焦急。

讲真相的效果很多时候真的就是非正即负,我们不能救了人,很多时候可能就把人往下推了。如果您看到了我的文章,不论您在什么项目里面讲真相,我都真诚的希望你能仔细的想想您所做的一切真的是很有效的把人救了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