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根本执著很危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今天学法中我悟到:把自己的以前全部放下,从新开始,从零开始,做什么事情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纯纯净净的,其它不符合大法的全部清除。

师父说:“再造乾坤正大穹 冲破阻力一重重 正法不是洗旧尘 同化更新入大洪”[1]。

我想,自己以前认为自身的再好,也不要保留,因为旧宇宙的基点都是为私的,都要被法归正,同化大法。一切都从新开始,不是重复,恢复。

师父说:“举个例子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2]

如果我认为自以为是、自己好或哪方面和别人比已经很好了,那不就是要把那个盖子拧的很紧,不想把脏东西倒出去吗?惭愧的是,我得法已经二十多年了,法学了不少,却没有真正的用法来指导和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真正的改变自己。这不就是在走表面的形式而没有真修实修吗?可悲的是自己竟然没有意识到!反而以为自己修的很好,一直在潜意识当中给别人当榜样,证实自己,指导别人。此时,觉的很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以巨大的承受还在为我们、为众生延续时间,师父给予弟子的太多太多,可我却这么不争气,带着人心在大法中混事。

今年我来到了另一个城市,最近,每周和我联系的同修被抓,觉的自己的问题很严重,只顾自己做的事情,贪多贪大,没有设身处地的考虑别人是怎么样的状态,以做事为主,忽略了学法实修才是做好大法工作的前提,教训是深刻的。

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找自己的根本执著,也在不断的发现自身的问题,及时归正。表面上看也挺精進的,学法、发正念、炼功主意识很清醒的,睡觉时间很少,几乎不迷糊,思想也有不静的时候,如有干扰也能很快的摆脱出来。做大法救人的一些项目也很顺利的完成。但是,最近这几年学法,觉的也很入心,却一直不如从前那样看到法理,与师父和大法好像有什么隔着的东西。炼功打坐不如以前静、腿不如以前软了;最近耳鸣的很厉害;左胳膊和左小腿处皮肤有小疙瘩,有时奇痒无比,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开始的时候是在监狱吃的菜被狱警放了药,那时脖子、两个胳膊等皮肤起红疙瘩,用手挠后一片一片的扩大,发红发痒,被太阳晒后露在外面的皮肤就更严重。四年多了症状没有完全消失。

特别是,现在发现自己明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如:给同修指出问题,都很尖锐,看到了就想说。这个问题,自己也在抑制,有时不去说。可是,为什么和同修在一起就又控制不住非要提出别人的问题,掺杂着显示心,而且很严肃的对待同修?如:我和同修甲、乙,都是外地来的,对她们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迷糊、睡觉、倒掌,觉的很严重,就问这个状态持续多长时间了?说已经好几年了,结果我就觉的她们这样的状态还在不以为然、习以为常,不找心性上的问题,太可怕了,以为是时候“棒喝”一下了。

像这样的事情,同修刚刚开始的时候还能接受,时间长了之后,就慢慢的远离了我,隐隐感到我们之间在内心深处有了间隔。我很苦恼,不明白了,我这是真心的为她好啊?她应该感谢我才对呀?那才是真修的呢,怎么还远离了我呢(其实并不是的)?然后我的思想中有一念闪过:离开了我那是她们的损失。但是,我马上就警觉了:这个念头对吗?我想起来了,这个念头在不同的时间当中已经出现过多次了,一直没在意。我忽然认识到:这个念头不对!它很危险、很严重。深挖下去,吓了我一大跳:

我把“自我”看得太重了,有意无意的把自我放在了师父和大法之上了,更谈不上对师父对大法的谦卑和恭敬之心了,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大不敬是何等的危险啊,还不自知,自己以为在法上。因为我一直没有分清这个思想的来源,被其带动着的时候,主意识已经就没有主宰自己了。和同修在一起的时候,抬高自己,把自己当成榜样,修理别人、指导别人,总要让别人认可自己,不管其对法认识的如何,如果对我不认可的话,潜意识中就对同修有看法,向外找,埋怨、看不起同修,甚至是有报复的心理,抓住别人的问题不放,耿耿于怀;有时表面放下了,内心里却执著着。长时间处于这种状态,那不就是自心生魔吗?

师父说:“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2]

有个问题一直困扰我:就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很精進的,一和同修接触就受到干扰,甚至是,同修爱睡觉,我就发困,同修早晨不爱炼功,我就起不来晨炼等。现在我有所认识:就是自己一在同修当中,就自以为是的指导别人,争强好胜,突出自己修的好,显示自己,证实自己,才被魔钻空子干扰。

有个同修说我膨胀。过后想想,她为什么说我这话?是不是我真的膨胀?查找一下,没有找出来,也没重视。

师尊正法已近尾声,无数的众生在等救度,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那才是众生的希望,师父的期盼啊。现在我要分清它,清除它,归正自己,真正的自己主宰自己,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师父慈悲,洪恩浩荡,再次给弟子机会找回自己。我把自己近期的认识和教训写出来,层次有限,希望对至今没有找到根本执著的同修以点点借鉴,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乾坤再造〉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