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困魔干扰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我一直有炼功打瞌睡的问题,用低的标准要求自己,觉的能早起炼功就不错了。两个多月前,才开始觉的要把炼功打瞌睡这个毛病给去掉,没想到却开始比以往更加严重的瞌睡,炼静功有时睡过去都不知道;炼第二套功法时,抱轮也站不住了,并且学法时也会犯瞌睡,老读错字,甚至睡过去了都听不到同修在读什么。

因为总突破不了这个状态,心情低落,修炼状态不好。 有一天在梦中特别清晰的看到,自己在趴着休息,一个人按住我的脑袋,我没在意,假装不喘气以为他就放手了,没想到他越按越使劲,我真的要喘不过气来了,连忙反手抓他,挣脱开。醒来我知道了,这是旧势力想要利用困、安逸,把我置于死地。想到师父在说:“没有人想让你们修成,也没有人考虑你们修的怎么样。”[1]师父还说:“只有师父在叫你们修炼中走向圆满,只有师父才是真正做这件事情的。”[1] 我悟到邪恶是不想让我修成。我只有按照师父说的做才行,一思一念都很重要,要不断用法归正自己。

知道自己这样瞌睡炼功也是白炼,特别着急。每天早上起来就发正念,直到走到炼功点,但炼功还是会睡。向内找,发现自己一直不觉的炼功迷糊一会儿是什么大事,这不就是求它了么,它就让我睡,让我炼功也不得功。瞌睡也是安逸心的表现。自己虽然提前发正念,但是安逸这个物质一上来的时候,我没有去抵抗克服它!就随着它去了。还发现我只是想用发正念默念口诀这个形式去把困魔祛除。悟到这些之后,我开始尽量炼功,腿疼也忍到结束,不舒服都是消业嘛,转变观念,吃苦是好事。这个过程中发现有时候也并不是那么难。

有一天学《转法轮》,师父说:“他自己都不想活了,把身体都交给别人了。这不属于走火入魔,但是这属于练功误入歧途,开始是有意这样做而形成的。有很多人以为晃晃悠悠的就是炼功了,其实这种状态要是真正去炼功的话,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这不是炼功,是常人的执著和追求造成的。”[2]我恍然大悟,觉的句句是在说我啊,炼功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了,睡过去了,身体给别人炼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那个执着表现就是求安逸,修炼想走捷径,不愿承受、怕吃苦等不好的东西。

师父还说:“精神病就是人的主意识太弱了。弱到什么成度啊?就象那个人老是当不了自己的家,这个精神病人的主元神就是这样的。他不想管这个身体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2] “你看精神病院那个大夫手里把电棍一掂,他马上吓的一句胡话都不说了。为什么呢?那个时候他的主元神精神起来了,他怕电他。”[2]

我读多少次《转法轮》从来不觉的这段法跟我有关系,这次才悟到“稀里糊涂,迷迷糊糊”的状态都是主意识弱的表现,我需要做的就是让主元神精神起来。我就采取各种方法使自己清醒,比如除了提前发正念清除之外,学法困的时候就拍拍自己,多控制自己,炼功时睁开眼睛炼,加上多学法,瞌睡的情况好转很多,清醒的炼功会感觉身体的状态也很好,在认真不瞌睡的状态中学法感觉是很美好,难以言表,整个人都好起来了。

知道师父在点化我、看护着我,真的很高兴!打电话效果也好了,不再是应付差事,救人急切的心和正念也回来了。

还有,这几天我发现一个问题,有时候犯困的情况会反复,人心也会出来:昨天睡前我都多发了半个小时正念啦,我都多学一讲《转法轮》了,我都悟到什么什么了,怎么又犯困了,怎么又不好了呢?心情又会波动。仔细想想这样想也不对 。师父说:“无求而自得”[3],可不能把这个去执着的过程反而变成了另一种执着。我想修炼也还要有一个过程的,不急不躁,就是去做好。而且一切都有师父在管着,我能做的就是认真做好每一件事,走好修炼的路!

在我一想懒惰时,就常想起同修写的《天国家书》那篇交流文章,描述那个世界的众生期盼自己的王在创世主的召唤下斩妖除魔,走过死亡之路,给生命带来希望的画面。我知道,师父在等着我的提高、归位。世上跟我有缘的人在等着我救他们。真正的精進,不要被任何人心执着迷惑。

个人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