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应城市四里棚派出所多次骚扰汪刚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零二年,汪刚强在湖北省孝感市云梦县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贴传单时被云梦县巡逻车发现,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六月至二零零四年六月)。非法劳教期满后到武汉做了两年生意,在这两年里,四里棚派出所长期派专人监视(长期负责监视汪刚强的人叫汪中高(现已去世))并多次骚扰汪刚强。

二零零六年底,孝感市应城市四里棚派出所警察派汪刚强户口所在地——四里棚办事处复兴村的汪中高、时任村书记的汪少青专程赶到汪刚强武汉的租住地——五里新村搞“所谓”的关心,口头上说看看汪刚强,实际上是来监视汪刚强。他们在汪刚强那里住了一夜,第二天才离开,还说我们看到人就放心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因武汉的生意不好做,汪刚强就回到了父母的居住地——应城市东马坊办事处临时租了房子。四里棚派出所找不到汪刚强本人了,他们就去骚扰汪刚强的父母,田三团(现任村书记,女,六十多岁)带着四里棚派出所警察来到汪刚强父母住的地方——应城市东马坊办事处艾大村,因田间小路不好走,他们就把车停在艾大村的后面,然后步行到田间去找汪刚强的父母,田三团老远就喊汪刚强的妈,他妈听到喊声,赶忙躲到棉花地里,因汪刚强遭过迫害,他父母一听到派出所和村委会的干部的声音就吓的战战兢兢的,他们喊了一会儿没见到人,只好把车开走了。走了之后还不甘心,他们又去找汪刚强的堂弟,问到了汪刚强父亲的手机号码,又通过电话隔一段时间骚扰一次,说是“所谓”的关心,问汪刚强在不在家里,在干什么,反复盘问。汪刚强的父母每次接电话后都坐立不安,怕又出什么事,怕汪刚强再遭绑架,吓得他们吃不好、睡不好,做事情也不安心,总之只要听到电话里是那伙人的声音他父母就害怕,这场迫害对汪刚强父母的精神和身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二零一四年夏季的一天,四里棚派出所的三个警察四处打听,找到了汪刚强的家,他们没有经过汪刚强同意就直接闯进了他家,说来看看汪刚强,看到汪刚强在家,他们就好象任务完成了,临走时他们还气势汹汹的叫汪刚强不要到处乱跑,老实呆在家里,我们随时要找你,出门时一年轻警察还把汪刚强家的教人做好人的对联也扯掉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二零一五年秋季的一天,村书记田三团和村主任汪国清又来到汪刚强家,进门就说来看看汪刚强,问他在干什么,要他专心做生意,不要搞其它的(指讲法轮功真相之事),他们当时还打电话向四里棚派出所汇报,说人找到了,在家,好象是完成了一项非常大的任务。临走时还说:我们只是看看你,没有别的意思,在家就好。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四里棚派出所一年轻警察(戴着眼镜,三十多岁,职位不详)在村书记田三团和村主任汪国清的带领下来到汪刚强家,当时汪刚强在楼上睡午觉,他家(私房,一间三层)大门没关,听到楼下有人喊,汪刚强的妻子一看是派出所的,就喊汪刚强:派出所的人来找你了。汪刚强探头到窗外一看,是应城市公安局车号为一五零八的警车,他赶紧穿衣服下了楼,他们问汪刚强在干什么,还拿个小本子,想记录什么,问了好一会儿,也没问到他们想要的,坐了一会儿,觉得没趣,坐不住了,空走又不甘心,他们就要汪刚强的手机号,汪刚强不给,他们就恐吓汪刚强的妻子:“他不给我们还要来,你看我们开着警车到你家门口张扬这么大,对你们的声誉也不好,不如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我们电话联系。”汪刚强的妻子害怕他们再来,就把她的手机号给了他们,他们拿到后就匆忙的走了,好象完成了一项大的任务。临走时还给汪刚强丢了一句话:“我们以后电话找你。”

直接参与的人有:田三团(现任村书记,女,六十多岁),手机号:13476513557
汪少青(原任村书记)、汪中高(原村主任,现已去世)
汪国清(现任村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