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南区春季学法交流 互勉精進(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明慧记者孙柏、苏容台湾屏东采访报道)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来自台湾南区包括台南、高雄、嘉义、屏东、台东、澎湖等地一千多位法轮功学员,在屏东万丹国中举办台湾南区春季一日学法交流会。会场气氛祥和,大家比学比修,互勉精進。

图1:台湾南区法轮功学员一千多人在屏东万丹国中活动中心学法交流
图1:台湾南区法轮功学员一千多人在屏东万丹国中活动中心学法交流

图2:分组学法,并交流个人修炼心得。
图2:分组学法,并交流个人修炼心得。

上午分成三十五个小组学法交流,内容包括:个人修炼心得体悟,如何遇到事情向内找、提高心性的实修体会,并交流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重要性和讲清真相的心得。各组交流场面热烈,不管新老学员都觉得收获满满。

下午全体学员聚集在活动中心大组学法,先集体背法《致阿根廷法会的贺词》、《致台湾法会的贺词》、《致欧洲法会的贺词》、《论语》,接下来十一位学员上台分享他们在参与各个项目中,去执着、证实法的修炼体会,激励在场的学员更坚定实修。

修炼大法教我做一个好人

来自嘉义的茂铭,二零零一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有巨大美好的转变。在修炼前,茂铭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喝酒、赌博,常常把自己的存款花光光,再向亲朋好友借现金翻本,更糟的是在一九九二年前到大陆黄山旅游,认识了一个心思不正的伪气功师,对其盲目信仰,鬼迷心窍,看风水、念咒,教他小赌赚大钱,大赌赢更多的钱,结果不到几个月负债几千万。

茂铭说:“像我这样的人,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让我还有机会走入大法修炼。一天,我在台南新营看到路旁有人正在打坐炼功,有一个人笑眯眯的拿着法轮功传单不说一句话的交给我,就这样我走進大法修炼了。我的生命重新注入了生机,我走向了光明面。”

“修炼后,我知道要怎么样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修炼人。”虽然背负巨大债务,但茂铭除了改掉好赌恶习,还努力到全国各地打工赚钱外,也按真、善、忍准则精進实修。茂铭说:“因为我的改变,我的小女儿、太太和大女儿也相继得法,我们一家人都是大法弟子。很神奇的是,修炼十几年,我除了让两个女儿完成学业外,在家人的帮助下,也还清了所有债务,我知道这都是大法给我的福份。”

青年学子营唤醒我走回修炼路

从很小就跟着父母修炼大法的高雄朝鸿说:“犹记儿时一次发烧,姐姐一旁照顾我也教我读《洪吟》,种下了修炼种子。小时候,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常需要依靠药物才能成长。我总感觉自己是带着强大的业力来到人世间。跟着父母炼功和弘法,健康大有改善。但对大法伟大的内涵懵懵懂懂。”

朝鸿国中时,在大染缸中沉迷于电玩游戏,甚至还为了不存在的虚拟电玩钱币而花了大把的钱。课业一落千丈,同时也脱离了大法,到了高中,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大法许久,终日像个病人,时而清醒时而沉睡,心情总是低落,常常郁郁寡欢。

進入大学后,为了找回自己,朝鸿报名参加了法轮大法青年学子营,在营队中,跟很多年轻人一起学法、炼功,谈心交流,朝鸿表示仿佛从新找回返本归真之路,下决心赶快再精進。“回家后大哭特哭一场,哭自己的沉沦堕落。人生第一次这么深刻的悔恨难过,是青年学子营唤醒我,是师父没有放弃我,让我从新走回修炼路。”

小时候朝鸿曾经看过一、两次另外空间的事物,随着年纪长大,修炼的不精進后,就不曾见过。朝鸿说:“因自己强烈的显示心和争斗心,为了吸引同侪的注意力,说过多次不真的话,只为了博取认同感”。如今走回修炼路的朝鸿说:“我会要求自己定时学法、炼功、发正念,踏踏实实的修炼,同时配合参与集体学法、活动,一步步让自己的生命走向更好。”

努力找回自己的修炼如初

在教育界工作的屏东奕汝,二零零一年在美国时本来要帮得血癌的师长寻求可以祛病健身的功法,自己幸而走入修炼法轮功。

奕汝说:“一开始修炼,对《转法轮》爱不释手,我是个思绪单纯的人,学法可以不带任何观念通读大法书籍,造就了我学法或炼功很好入心及入定,时常对照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否符合法的标准,随时警觉是否自己的思想不正,要归正自己了。”

回国后因教书工作非常忙碌,给了很多不参与大法活动的借口,学法少了,种种的干扰就如影随形,如工作不顺、先生的考验及亲情的干扰等。幸好身边同修常常提醒和鼓励她要赶快归队。

奕汝觉得一直以来因为安逸心,对于修炼松懈,后来静下心向内找,决定改善现况要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所以,只要香港有游行,奕汝跟先生在时间及条件允许时经常参与。奕汝说:“在香港游行时当看到道路两旁满满的陆客拿着手机拍摄我们游行的队伍,还有对我们比赞的,大法弟子举着真相旗帜昂首阔步,真是无比的殊胜,再苦再累都值得。”

奕汝深深体会道:“人间不是我们的归宿,我们千百年来的真愿就是修炼圆满随师返。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未来我会更勇猛精進,跟上正法的進程。”

年轻人:原来修炼是这么充实愉悦

来自高雄的年轻人登耀,因国中老师曾介绍过法轮大法的美好,让他燃起对修炼的憧憬。到了高中才找《转法轮》一书来看,也上网找炼功录像自学,但不知如何实修。直至一次下班骑机车回家时,躲过一个惊险的车祸,登耀说:“当下我知道是师父冥冥中保护我,我要认真修炼。”

登耀说每当想做坏事或者造业时,脑子里会浮现出师父讲过的法,总是能制止干坏事。“例如在地上捡到钱、到超商摸奖摸抽到奖,我知道这不是我的我不该拿,我会把钱又捐回去做慈善。”登耀从小受叔叔影响爱玩股票赚钱,通过学法知道其实股票就是赌博,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不应该赌博,“我痛改自己的恶习不再碰股市,顿时身心非常轻松自在。”

修炼前,在家常对耳朵有重听的父亲与奶奶没耐心,说话很大声跟吼没两样,这让他常心情烦躁。“修炼后我想我需要改善提升,现在我声音只是比平常大声跟父亲与奶奶说话,他们也听得到,而且内心的烦躁感也慢慢消失了。”

在工作上,遇到一位主管对以下的决策总喜欢变来变去,“我把它当是考验,总是用法来要求自己,要做到真、善、忍才行,不断放下那颗自我的心,常思考什么才是对公司好又不违背法,我就认真做,同事也很佩服赞叹。”

登耀说:“对我干扰最大的执着就是色欲心,在常人社会里,到处看得到黄色的东西,电视、网路和街上都会有,总是很难排斥它,造成很大思想业,头脑总是昏昏沉沉,肩膀也是常常僵硬。色关突然来时总是很难把握,我就求师父帮我把脑袋里的色欲心拿掉,也加强多学法,進步很多。”

现在每天工作回家后,就快乐出门参加集体学法或做大法项目,生活变得很单纯。登耀说:“原来修炼是这么充实愉悦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