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修与被动的放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从字面意义上看,主动是积极的、愿意的、向上的,而被动则是不情愿的,懒散的。就象上学一样,一个孩子学习态度明确,知道为什么要学习,怎样才能学习好,他就会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

修炼也同样,首先我们选择了修炼,知道修炼有《转法轮》高德大法的指导,有五套功法来改变本体,有救度众生的使命,也有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责任。

主动修,包括积极学法,有时间就看书,大块时间和小块时间都分配好,利用好,多学、多得,溶入法中。主动炼功,每天参加集体晨炼,不懒床,不迟到,动作规范,听口令,不胡思乱想。

救度众生的项目有多种,有直接上街讲真相的,有做真相杂志的,有反迫害救公检法人员的,有贴不干胶、打电话、挂条幅的等等,每个项目都存在主动与被动的区别,例如,讲真相一线救人,有的同修一到街上,就進入状态了,不唠闲嗑,没人时就发正念,到处找人,一个不落,那状态,那境界,真的能看出差距,被她们感染的自己也能多救好几个人。反之,就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碰到自己觉的安全的,好讲的,能接受的,就说两句,退就退,不退就拉倒,基点不同,救人效果不同,数量也不同。

再如贴不干胶,真正为了达到救人的效果,珍惜的把他贴在显眼的地方,工工整整,大大方方。当你看到歪歪扭扭皱皱巴巴躺在不起眼地方的不干胶时,就能想象到是在什么心态下做的事了。(不是指责,在谈主动与被动)

发正念也如此,当你记住师父告诉你发正念的重要时,到整点就能想起来去发除恶,主动的把手里的活放下,(其实也不差那么一会儿,基点是此时你把什么看重)念力集中的灭尽周围和自己空间场中的邪恶,会减少你以后做大法事的干扰,事半功倍。

三件事能做到主动,那就时时在法上,正神就会加持你,那你的正念就能指导正行。反之可想而知。

我这个人快腿快脚、快言快语,说话声音大,做事动静大,做什么事都以快为主,求数量不管质量,同修多次指出,有时心里也不舒服,改一会儿,就又忘了。

这几天,我觉的时间很紧了,还有那么多执着心没修去呢,再不精進实修,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等待我回家的众生,我有了主动修自己的心,就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找到了我的这种快中带着一种争强好胜,一种显示,一种自以为是和不拘小节,当我真正意识到我的这些执着时,主动的想修去它,做到先把自己的心稳下来,去掉着急的心,说话也不大声了,走路也轻轻的了,别人说啥也不抢话了,找到了一种优雅的感觉。

记得有一次学完法,华同修说桂同修很优雅,我当时心里还不服,嘴上没说心里却想,她天天只是打打电话,也不干什么,可不优雅咋的,我天天搬真相台历,脏兮兮的,优雅的了吗?(当时没发现是妒嫉心在起作用)后来发现,我不搬台历的时候也不优雅,现在才知道优雅是修出来的,是那种境界中的状态。

有一同修,放不下打麻将的执着,多次与她交流,她说:“你不用说,法理我都懂,我现在心里不动,你们谁说也白费。”没办法我们只能帮她发正念,静心的等待了。

最近听同修说她终于醒悟了,发自内心的给师父跪拜,发誓再也不玩了,坚持天天集体学法,精進实修,当她发自内心主动学法时,法的威力是强大的,把所有不好的败物全部铲除,她本性的一面出来了,一切发生改变了,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1]。

师父说:“老人有老人的修炼状态。她没有难,坐在那块也让她想起十年八年过去那些生气的事,非得让她想起来,看她动不动心,生不生气。”[2]原来以为这段法与我没关系呢,可有时我也想起七年谷子八年糠的,想家人对我不好,不关心我了,反正就是个怨。当我学法深入,发现这个怨恨心,是不好的心,是大法弟子要去的心后,就尽量的把它的根挖出来,灭尽它。

就像一个大树,主动修是自己挖根,被动放是别人揪叶。

层次有限,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