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起死回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我妈妈2013年患脑梗,偏瘫了。2014年8月,妈妈病重,开车送往老家,生命危在旦夕,一路昏迷不醒,眼看就不行了,到家停在了门板上,赶快穿装老衣服,裤子只穿了一半,就等着咽那口气了。我从外地赶到家后,就让家人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都双手合十共同默念,二个小时以后,妈妈脸色变好看了,长出了一口气,醒了,开始说话,也认识人了。

第二天,妈妈谈笑风生,还幽默的说:“那边不要我,我又回来了。”十天的时间,妈妈又能坐起来吃饭了,恢复到病重前的状态了,回市里了。

这样又过了一年多,第二次是2015年9月又一次病重,医院不收了,再次开车把妈妈送回老家,这时妈妈已重度昏迷,不省人事,咔咔咬舌头,把舌头尖都咬破了,鲜血直流,用纱布都堵不住,大夫说是脑梗引起的癫痫,有出的气,没進的气了,身体僵硬,大家都说不行了,七手八脚又给穿上寿衣了。我回去后,又让亲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救我妈。这样过了一宿,妈妈又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了,口中血已经不流了,能吃点流食了,认识人了。

一年后,妈妈安详的微笑着走了。有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妈妈走时,身穿太极的白色衣服,腰中扎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很年轻,手结着印,端坐在云端里,云雾缭绕,去了美好的地方。

再说说我爸,2015年4月突发病,眼睛歪斜,不会说话了,医院确诊为脑出血,大口大口往外吐气,大夫说不行了,赶快送回老家吧,这样120给送回家,一路上司机用最快速度往家赶,在路上看人就不行了,家人在车上给穿的寿衣。我从外地赶到家时,爸爸已停在外屋的门板上了,这时我冲着爸爸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断的喊,不断的喊。过了些时候,爸爸好像睡醒了一样,眼睛不斜了,真的醒了,能说话了,还叫出我的名字。

爸爸恢复的比没有发病前还好,能自己到处走动,时不时还唱着小曲,生活能自理,很明白,思路清晰,思维敏捷,根本不像91岁的老人。人们说:“是不是误诊了?这哪像得过脑出血的人。”

爸爸年轻时当了二十几年的大队邪党书记,受邪党毒害很深,多次给他讲真相,他非但不退,还赞扬邪党。这次病稍好后,我就又给他讲大法的美好,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藏字石”现天机,讲中共建政以来,政治运动不断,在和平时期周期性的政治运动中迫害了一半以上的家庭,造成了8000多万中国同胞丧生,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讲中共血债累累,罪恶滔天,必遭天谴。这回爸爸都听進去了,明白了,他高兴的用真名退了党。

父母的三次起死回生的经历,让亲人和乡亲们都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亲眼目睹了大法的神迹,都说:“真是神迹,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十里八村的人都在传颂着这一神奇的故事,都说:“他们家肯定有神仙在护佑,要不怎么两位老人都能起死回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