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检方欲加重迫害赵树霞、邢伟、王思荣(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上午九时,天津南开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思荣、赵树霞、邢伟非法开庭,三位辩护律师出庭辩护。

开庭后不久,赵树霞的律师提醒审判长,对赵树霞、王思荣、邢伟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的指控,与二月一日宣布实施的中共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相悖。对此,审判长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好宣布休庭。

近日律师从南开检察院获悉,来自“上面”的压力,要从对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劫的物品中,从新拼凑“证据”,意欲加重迫害。

二零一六年的大年初一,王思荣和刑伟等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并讲述法轮功真相的横幅,之后天津市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先后绑架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等几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将他们关押在天津南开区看守所。

南开区检察院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非法批捕,并就悬挂条幅一事对王思荣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意欲冤判。

但是,一月二十五日,毫无立法权的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违法操作,联手出台了所谓新“司法解释”,并宣称今年二月一日施行。那么按照该“司法解释”中的规定,王思荣、刑伟、赵树霞的行为也不构成犯罪。南开检察院应立即撤诉,还三位法轮功学员自由。

一审宣布休庭后,邢伟的律师向检察院递交了撤诉律师意见,并向法院递交了庭前辩护意见及取保候审律师意见。赵树霞的律师也多次与主审法官戴舒燕、公诉人付鹏飞沟通,并向他们介绍近期各地出现的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案例。

三月二十一日 ,赵树霞的律师陪同赵树霞家属到检察院要求人,检察官很恐慌,让律师出具证明,谈了几分钟之后,让律师回避,开始态度很强硬。

赵树霞的弟弟说我姐是好人谁都知道,你们会不会违规操作。付鹏飞态度缓和很多,和家属说不会。

赵树霞的弟弟问有没有可能放人,付鹏飞回答可能。赵母哭诉要求放人,付鹏飞说老人家别激动。家属离开时,付鹏飞送到外面。

此后不久赵树霞的律师得知南开区检察院已向“上级”请示,准备对王思荣、刑伟、赵树霞撤销起诉。

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邢伟的律师在南开看守所会见了邢伟。据邢伟说,几天前南开法院提审过他,向他传达本案延期审理到四月二十九日让检察院补充证据,如果检察院不能补充证据,法院会建议检察院撤诉。

但是,四月十四日,赵树霞的律师带着赵树霞的弟弟再次到南开检察院,找到付鹏飞时,付鹏飞的态度又强硬起来,称该案因上面的压力大,要把这个案子做下去,挂横幅的数量不够,就从在家里搜的东西数量上来定罪。

事件回放:

二零一六年的大年初一,法轮功学员王思荣和刑伟等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挂了一个横幅,横幅上的内容是:“大法弟子给天津的父老拜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法轮大法,天赐幸福平安!”

二月十三日(正月初六),王思荣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邢伟于二月二十二号(元宵节)在家中被王顶堤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

三月六日上午,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在马路上拦截绑架赵树霞。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南开区看守所至今。

南开区检察院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非法批捕,并因悬挂法轮功条幅一事对王思荣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意欲冤判。

邢伟在元宵节当天被绑架,给他的年近八旬的父母造成严重的伤害,他的母亲患有严重的失眠症,每天靠药物抑制神经才勉强入睡。邢伟出事给她造成强烈的精神刺激,老人整夜整夜无法入眠,思念儿子,焦虑过度,精神几乎崩溃。

邢伟的律师曾多次上书南开检察院,表示到目前为止国家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邢伟没有实施任何犯罪行为,应当予以释放。同时特别强调对邢伟释放除考虑法律依据外,从情理上也应当顾及他的父母年事已高,身患顽疾,无人照顾的事实。

王思荣曾患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腰椎小关节紊乱并伴有象牙性突变。无休止的疼痛严重摧残着她的精神与身体。数位名医都曾断言:她瘫痪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她在一九九七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个多月后,一切病症全都消失了。她的丈夫、女儿也因此走入了修炼。

3月3日中午,华盛顿DC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集会,严正要求立即释放在天津被绑架的王思荣等数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中午,华盛顿DC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集会,严正要求立即释放在天津被绑架的王思荣等数位法轮功学员

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后,她的丈夫被迫放弃修炼,从此郁郁寡欢,于二零零二年在痛苦中离世。多年来王思荣的安危一直是远在美国的女儿心中的牵挂。她被绑架后,女儿为此焦虑万分。

'天津优秀会计师赵树霞'
天津优秀会计师赵树霞

在天津打工的赵树霞,曾被非法劳教共五年,此次被绑架后她曾绝食抗议130多天,遭到狱警的野蛮灌食和殴打。为此有920位善良百姓按红手印、签名,营救赵树霞回家。

'天津民众签名营救赵树霞'
天津民众签名营救赵树霞

南开分局警察还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人员闯到赵树霞年近八旬的父母家非法抄家,令她的父母备受惊吓。她的老父哀伤离世,母亲因被警察抢去存款,身无分文,生活难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