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枉判十年 安徽亳州市白杰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法轮功学员白杰四月十四日被宿州市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五岁,遗体被强行火化,家人带回的是白杰的骨灰。战友给他穿衣服时看到,平时一米七八、体重一百七八拾斤重的他,身上只剩下骨头,脸瘦的变了形 ,看着吓人,几乎认不出来是他。

在医院抢救的十几天里,只允许家人在规定的时间里,隔着门窗的玻璃看一眼。即使在抢救期间仍然把脚镣锁在床上,直到死后才把脚上的脚镣去掉。

白杰,男,原本是亳州市工商银行的一名职员,以前是个武术爱好者,同时对气功也很感兴趣,一九九五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明白了不失不得、善恶有报的天理。从此他在工作中、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人、礼让他人、宽容他人,努力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在银行工作,在给客户办理业务中,客户免不了送一些礼金表示感谢;修炼法轮功后,每遇到这样的事,他都婉言谢绝。单位领导、同事、亲朋、邻居都说他变了一个人。没修炼法轮功的时候,他是一个玩世不恭、不能被人碰的、性格、脾气暴躁的人;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一个善良的、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什么活儿都乐意干的人。大法使白杰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使他身体更加健康,心情愉快,他逢人就说大法好,引导一大批人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开始至今,十八年来白杰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留、强行买断工龄,被非法劳教、判刑,遭受种种迫害,身心遭受到极大的伤害。

多次被非法关押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白杰正在上班,“610”有关人员和单位负责人把他诱骗到农干校所谓“法轮功法制学习班”强行洗脑转化。

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白杰在储蓄所正在上班,被薛阁派出所警察绑架至派出所,遭两名警察肆意殴打。当晚又把他送至涡阳看守所。在那里狱警唆使几名犯人轮番殴打他,用拳头猛击他的胸部、腰部,致使他身体多处受到内伤,浑身疼痛。这次迫害一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九月,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打压的强大压力下,单位领导强制白杰买断工龄,使他失去生活来源。二零零三年元月的一天,白杰因发真相短信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多名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撬门入室,准备实施绑架,因他躲到一房间里反锁上门,在僵持中,幸好几个亲戚赶到竭力制止,才没被绑架。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白杰在市第二中学门前发放真相光盘时,被不明真相的门卫用手铐殴打,左眉上被打出一道血口,血流满面,薛阁派出所警察路过看此情况,不由分说,伤口未做任何处理,就把他交给谯城区国保大队,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狱警又唆使犯人毒打他,一犯人抡起拳头对着前胸猛击,疼的他站立不住,鲜血染红了上衣。就这样他都没有抱怨、反抗,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劝善,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们才住手。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白杰绝食抗议迫害,狱警对他进行野蛮灌食,使他身体受到严重伤害。这样在亳州市看守所被关押四个月后又被送往安徽省南湖劳教所,欲劳教两年,因他血压高,属于高危病人,劳教所拒收,后来被敲诈勒索万元才被释放回家。

大绑架、被迫害致脑血栓症状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晚十一点左右,国保大队诱骗白杰开门后,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进屋后非法抄家,把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大法书籍、手机、现金等抢劫一空。九月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六日,亳州市谯城区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老虎椅

白杰被绑架到薛阁派出所,被铐在老虎椅上两天两夜,不准睡觉,使他两腿浮肿。他们还企图诱骗他喝下不明药物,被他发现阴谋才未得逞。由于长时间的迫害,使他血压高达240,白杰昏迷不醒,被送进市医院抢救,醒来后不能说话。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三次试图把他送入看守所,被看守所拒收后仍不死心,找高姓市长批示:“死了看守所不承担责任”强行送进看守所。其中一警察叫嚣“你就是死,也得蹲死里头”。

由于家属多方呼吁,给有关部门写信,反应白杰受迫害情况,白杰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才被释放回家。这次迫害致使他半身麻木,行走不便,说话有障碍,吐字不清。

回来后,派出所、社区、“610”相关人员经常来家骚扰。法院多次传讯欲起诉他,使他身心再次受到摧残。就是这样,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谯城区法院对十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时,仍传讯他到庭,因他脑血栓症状,才没有到庭。

用救护车送去开庭、非法判十年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谯城区法院对李冬梅、王顺利、白杰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白杰是家人用担架抬进法庭的,当时他不能行走,不能正常说话。家属把医院诊断证明、相关的资料交给法院的人员,白杰听完申诉,被送回家。庭长车海三怀疑医院证明,下午车海三带一个女法官、二个法警到白杰家,要求再度到医院,让他们指定的专家检查,两法警带白杰及白杰家属到医院,家属不同意再次自己拿钱检查,最终没查回家。

车海三说要到白杰家开庭。家属再也忍不下去,一气之下,到法院说:“谁说的到我家开庭?人都被迫害成这样,我把人交给你们,死活我不问了。不就炼个法轮功吗?信仰是自由的,也没犯法。”

二零一六年春的一天,家里只有白杰一人在家休养,他们撬门入室,把白杰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家属回来找不到人,四处打听,才知道被劫持到看守所。不久在谯城区法院再次对白杰非法庭审,开庭那天,白杰是用华佗中医院的救护车送来,用担架抬着进法庭的。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亳州市610指使法院秘密对十四位法轮功学员(白杰、付明义、李冬梅、王守略、朱少军、李海峰、崔勇、王俊芝、唐家玲、赵素兰、张素美、蒋月华、贾红娟、朱凤敏)非法判刑,刑期三到十年不等。白杰被非法冤判十年徒刑。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白杰和另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送到宿州市监狱迫害。在那里,狱警唆使犯人打他,本来就重病的他,更是雪上加霜,监狱管理人员根本不顾他的死活,因他给人讲真相又把他关进小号迫害,致使病情更加恶化。

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家属接到监狱人员的电话,说白杰三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出现脑溢血症状,昏迷不醒,今天上午八点送医院抢救,家属赶到那里,隔着玻璃看到白杰在重病监护室里抢救,也不让家属靠近。到底白杰什么时间病的,为什么当时不送医院,家人不得而知。

四月十四日上午八点,白杰在宿州医院含冤离世,直到死后才把脚上的脚镣去掉。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