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口带来的麻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我这个人老实、实在、心眼少、还不会说,但是什么事都想做好,让人夸。

从初中时老师说做事做的好的人,每天把自己白天所说的话、做的事都想一遍,把错的改过来。所以我也每天晚上思考白天做的说的一切,这样形成了一种规律,一种观念,也形成很多物质,后来脑子就返过去的事和说的话(现在才知道是思想业的作用)因为做什么都想让人说好,这就形成了名心、利益心加上情重,后来又增加了妒嫉心、显示心,在显示心的作用下又生出了爱管事的心。后来又加上爱说话,脾气暴躁,一说就急、声大,还加上争斗心,为一句话也要争个谁对谁错,还有好事心、攀比心、怨恨心、记恨心、做错事又后悔的心,这些执着心都形成了观念,也都带到修炼中来了。

在修炼中由于自己脑子乱、思想业力大、观念又强,所以改变也慢。尤其是说话,这个不修口,看见什么事或听见什么话,马上就接上话了,有时伤了谁也不知道,可是过后想起来错了,后悔多少天;有时错了,还给自己找借口,随着修炼改了很多,但还是不行。

(一)不修口造成同修间的间隔

去年,我和同修甲在一起,都很实在,所以经常在一起交流。同修甲很好,帮了我不少忙,所以我对她很尊敬,像亲人一样。我俩在同一个学法小组学法,还共同参与一个项目。

去年甲家的房子要卖,所以经常不去学法,消业也不去学法,她这样的状态我很替她着急。可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说难受,不去学法了。我一着急就说上她了:“怎么那么不精進,又不去了?”结果她生气了。下次学法时,我看她不爱和我说话了,我还不知是怎么回事,结果是因我说她不精進而生气了。她说,修炼人说话都有能量,给她扔黑东西,不修口。我开始向内找,怎么什么都说呢,也不思考,这就是观念在起作用,一着急还有情就说出来,怎么这么说话呢?这时,脑子里出现了一句法:“不管怎么难受,千万要坚持来听课,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我把向内找后把脑子显现出的法理告诉她了,她也笑了。

这回我下定决心不能再这样对待同修了,虽然是为同修着想,但不能这样指责同修,这样很不善,还隐藏着私,自己痛快了就行,不管别人的感受,她能接受吗?师父教导我们“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2]

可是没过一个月,同修甲单位赶上学法这天分东西,她又不来了,我没忍住,又说上同修了:“一到学法这天就有事,给它消除。”她说:“人家总公司定的,没办法,我也不愿意这样。”我说:“你总是在这一天有事,你没否定,它就钻你空子,就像咱学《转法轮》一样,第一遍一气学完,要是学不完,放放、学学,总是拿起书就有事。”同修还说是总公司的事。她也说,我也说,又争执起来。

我一看同修生气了,这才想起来找自己,自己上次下决心以后不再说同修了,怎么又说上了,而且又争个谁对谁错,争斗心这个强啊,这明明是观念把自己的正念挡住,什么都忘了,还觉的自己帮同修在法上悟,所以和同修争,这些人的东西怎么这么强呢?这一下急的我哭起来了,后悔极了。其实我后悔的心也很强,有时后悔多少天,可再有事就又忘了,被观念挡住了,争斗心、指责别人的心、强制别人的心、而且还不善,同修怎么能接受呢?

就这样同修慢慢的就不来学法了,给她打电话也不接,和我一起做的项目也不做了,这就是我不修口的观念带来的后果。造成了同修间的间隔,给大法带来了损失。

(二)不修口给亲人造成伤害

在家里和儿女也是一样,看着不对就说,而且还急、指责,不管别人的感受,这都是不修口的观念、业力造成的。不说不行,身上的物质拽着说,造成了不好的后果。悟到后我就向儿女们道歉,让孩子受苦了。

记得那是二零零四年六月份,那时我去大女儿家伺候月子,有一天姑爷下班回来不高兴,后来得知他因为这些日子累了,瘦了好几斤。我一听女儿说,我就急了:“他瘦?谁不瘦,我都瘦了十斤了。”那时女儿满月没几天,我也不管她什么生气不生气的,就劈头盖脸说个没完,说的姑娘都快哭了,才意识到不对了。那时已修五、六年了还这样,师父点化我,让我的嘴边长出了几个小泡,很多天才掉下去,可是却留下伤疤,让我不忘记修口这件事。有天晚上做梦,师父和几个人前边走,我在后边追,师父不搭理我,意念中师父嫌我总爱嘟嘟个没完。

在这里向同修深深的道歉,对不起了,同时也和所有我伤害过的同修道歉,对不起了。请能看到的同修帮我悟一悟,如有不对请指正,共同提高。通过这件事,师父让我暴露出这些人心,我一定去掉它。

今后我要抓紧实修,做到师父说的:“你的思想观念得发生革命。”[1]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找到是哪颗心形成的。挖出来去掉,赶快修好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