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遇难化险为夷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多岁,是哈尔滨市阿城区农民,一九九八年因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我遵照师父的教诲做人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我在本屯开修理部,做些生意,尽心尽力为顾客服务。有人焊接个小零件我都不要钱。晚上有人着急找我修车我也不抬高物价。卖个机器零件都是廉价的,我的为人全屯子的人几乎都知道。

我们屯子有个坟地,通往坟地的道路一到冬天大雪就封路难行,我用自己的铲车连续两年义务铲雪,方便村民前去上坟,路长大约三四里地。村长看到我都说要不给你点钱吧,我说我不要,我是修法轮功的。

我还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几次关乎生命危险的灾难,但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安然无恙。通过我亲身的经历验证了法轮功是佛法,具有常人无法解释的超能力,令我信服。

我刚修炼不久,我开着四轮车拉着四、五个氧气瓶、两袋子土豆、豆秆,还有五、六个人上城里办事,离城里还有两、三里路的时候,迎面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开着一辆三轮车,三轮车上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三轮车跟我会车的时候,那女孩在车上动了一下,男孩子就没把好把,三轮车突然横过来了,瞬间他就被甩到我的四轮车下面。因为事发突然我根本来不及刹车,四轮车从那男孩的身上碾压过去。我赶紧停车抱起男孩打算将孩子送往医院,心里想着我是修大法的,没事的。这时那孩子的父亲也赶了过来,他跟在三轮车的后面打算和孩子们一起去树林搜集树叶当烧火柴的。正在我不知道如何快速将孩子送到医院的时候,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我们截住车,说明原因,出租车将孩子送往医院。医院对孩子做了全面的检查,说除了脾受了点伤,别的器官都没事。交警队到事故现场拍照的时候,那个拍照的人直嘀咕说:这也太怪了,那孩子没出血,连皮都没破。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这都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有师父保护,要不然那么重的四轮车从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子身上碾压过,别说受伤,就是生命都会有危险的。

二零零九年秋天我儿媳要开饲料加工厂,买口直径约一米半、高六十厘米的高压大锅。试锅的时候,我和我三哥都在屋子里忙活,我三哥喊饲料快糊巴了,我赶紧去拉闸,刚把闸关掉,就听“嘭”的一声巨响,高压锅飞起来两米多高,捅破房盖,甩出去三米多远,甩在院子里,摔的粉碎。屋子里充满了巨大的高压气流和房盖掉落的砖头瓦块,当时我脑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法轮大法好”这五个字。尘埃落定,我和三哥从巨响中惊醒过来,我们都还活着。因为天已经黑了,再加上巨大的气流,我大腿和眼皮不知道被什么划破两个小口子,右小腿外侧被气流烫伤。我三哥小腿骨折。我的伤半个来月就好利索了,我三哥的伤也无大碍,修养一段时间也好了。我们两个死里逃生都是因为法轮功师父的保护,要不然命早没了。

二零一一年秋的一天,我家房盖有点漏,我就上房用钉子把瓦钉上,有一块瓦钉完两个钉子之后我发现还有一个小眼儿,心想索性就借着这个眼儿也钉个钉子吧。我抡起锤子朝钉子砸下去,直觉的锤子被什么顶了一下弹了回来,这时下面有人喊怎么冒火星子呢?我说那你赶紧拉闸。他把闸关掉后,我掀开那块瓦一看,原来下面是个很粗的电缆线,我钉的钉子正好把电缆线的外层塑料保护膜划破,露出里面的金属线。真的好险啊!如果钉子一下扎透电缆线,我当时就会被巨大的电流烧焦成灰。又是师父再一次救了我的命。

前年,我小舅子帮我在修理部干活,用滑轮吊起一个翻斗车的翻斗,准备把翻斗倒扣过来進行焊接,没想到他不小心踩到一个木杆,木杆翘起来打的翻斗一下子甩到滑轮杆处,翻斗边框上的角铁和滑轮杆将我小舅子的头紧紧挤压住,那巨大的压力让他猛的松手,翻斗掉落,当时看到的人都吓傻了,而他脸颊两侧只划破两个小口子,并无大碍。师父再一次保护了我的家人,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啊。

二零一五年秋,我开辆面包车去找个人帮我家修理部干活,突然从旁边的岔道口疾驶过来一辆摩托车,我也没看到,只听“咣”的一声我车就停住了。下车一看那辆摩托车钻到我的车下面,骑摩托的人被甩出去很远摔倒在地,摩托车当时就报废了,我赶紧跟那人说咱们去医院吧。那人站起来活动一下全身说,我没事,不去了。我说还是去看下吧,他说没事,这摩托车算是不能骑了。我说我赔你。结果那人真的啥事没有,我赔他一辆新摩托车我俩就这样私了了。当时我就想我要不修大法不会是这个结果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