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女子监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所有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关押在湖南省女子监狱。现在其中部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高度戒备监区一分监区。这个监区在女子监狱后院,靠洞井路附近的楼内。

一分监区共有十二个监室,其中1~6监室每个监室非法关押六位法轮功学员,六个犯人一对一非法监控;7~12监室,每个监室大约两个法轮功学员,六个犯人,三个犯人非法监控一个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分配到各个监区去劳动,这部分人数不确定有多少。

非法关押在高度戒备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能出监室的门,每天被迫洗脑,看诽谤大法的内容和邪党党文化及法律法规的东西。

一、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接见权、制造谎言

湖南省女子监狱剥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接见权,斩断法轮功学员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女子监狱曾经制造谎言,造成“死人”复活的尴尬之事,那是长沙市法轮功学员谭香玉生前被迫害的一段经历。

二零零四年六月,谭香玉被长沙市天心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于同年十一月,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不仅被施以种种体罚、虐待手段逼迫放弃信仰,还被强制做奴工为监狱赚取巨额利润。

被非法关押期间,连续五个多月,谭香玉每天都是从早上六点钟一直做到第二天的凌晨二、三点钟,以完成每天剥五十斤蚕豆的劳动任务(用刀片把浸泡在冷水中的蚕豆一粒一粒的剥去两头的皮,只留下中间一圈,成品,被称为“玉带蚕豆”),完不成任务,就一直干下去……

精神折磨与繁重的奴工劳役,令谭香玉的身体每况愈下。至二零零五年九月,谭香玉再次因生命垂危而“保外就医”时,她的肺部早已穿孔,肝功能几乎衰竭,全身蜡黄,吐血,不能吃东西,脚发肿,不能行走。一米五八的个头,只有五十多斤,瘦得皮包骨。医生诊断为肺结核与黄疸性肝炎两种重症,离死亡仅一步之遥。湖南省女子监狱为了抹黑法轮大法,对监狱内的法轮功学员宣称谭香玉已经死亡。

谭香玉出狱后,通过学法修炼,仅一个多月,身体恢复健康。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谭香玉与丈夫谢务堂在位于长沙市天心区井湾子的中铁十二局宿舍,被傅胜文等天心区警察再次绑架。天心区企图再次重判谭香玉,湖南省女子监狱就是不收,最后谭香玉被以“收监”名义,直接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湖南省女子监狱根本不敢让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见到谭香玉,对谭香玉“严管”五个多月,同年十二月十六日“刑满”出狱。

二、酷刑折磨

法轮功学员刚被送进监狱时,女子监狱安排三个罪犯贴身监控。每天被迫观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内容。如果坚持对大法的坚定信仰,各种酷刑,如长时间罚坐、罚站、双手反铐、殴打等等。那种与世隔绝的环境,周围只有一帮流氓、暴力执法的所谓警察和他们的帮凶,对于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制造的心理压力很大,死在里面都不会有人知道怎么死的。明慧网上有很多这方面报道,例如:

1. 法轮功学员郭照青曾经被双手反铐背后(俗称“苏秦背剑”)七天。郭照青至今双腿瘫痪,不能行走。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苏秦背剑”)

2. 有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才进女子监狱的二道门,旁边站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她没有注意。那个人就说她没有看他,不礼貌,拖着她往里走,老年法轮功学员就说“法轮大法好”(意思你们不要来迫害我们),那个人就把她打倒在地,用脚踩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脸、嘴,踩、踢她的腿部,致使腿部受伤,很长时间不能走路,打倒在地还不够,又把她拖起来,使劲打耳光。那个人据说姓罗,是监狱长。

3. 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喊了声“法轮大法好”,被吊起来四天。

4. 长沙县言虹被迫害出高血压。她一直坚定修炼,拒绝向邪恶妥协,这次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还不知道遭受什么样的迫害。

三、湖南省女子监狱的累累血债

1.罚站十八个日夜,文惠英全身浮肿倒下去后再也没有起来。

文惠英家住常德市桃源县邮电宿舍,是桃源县航运公司会计科长(退休)。在修炼法轮功前,长年被多种疾病折磨得生不如死。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健康。

文惠英二零零七年十月被桃源县“610”警察绑架后,被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在湖南女监,文惠英坚决不放弃自己的修炼,被狱警长期吊铐、殴打,罚站、折磨的脱了相。二零零九年九月文惠英在监狱绝食反迫害,持续五十多天。恶警强行灌食,撬掉她三颗牙齿。最后一次被罚十八个日夜,文惠英全身浮肿,倒下去后,再也没有起来。她当时在监狱到底还受了什么样的迫害不得而知。

二零壹零年二月十二日,文惠英已经奄奄一息,省“610”警察们把她押回了桃源县后,又伙同县“610”将她送到县人民医院。仅一天后,二月十四日,中国的皇历大年初一,西方的情人节这一天,文惠英在桃源县医院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2.和蔼可亲的老太太李德银被迫害致死

李德银一九四九年出生,家住长沙市省总工会宿舍,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和蔼可亲,在群众中口碑极好,她是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的。

李德银生前照
李德银生前照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李德银在家再一次无故被民主东街派出所、开福区610绑架,法院判刑四年。她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里受尽了折磨,因不背监规就被体罚罚站,从早上七点至晚上十点,一站就是四天。在监狱里还要做苦工,经常做到凌晨三点,还要受夹控犯的打骂,夹控犯张根林每天都对她拳脚相加,折磨她。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丈夫去监狱探视,十点半钟离开前,她还好好的,她还对丈夫说:只差三个月就可以回家了。她丈夫走出监狱大门,正好碰到市610的人员来了。她的丈夫十一点半刚到家,就接到监狱电话,通知他到中心医院看人,丈夫困惑不解,刚才人还好好的,怎么要到医院去看人?她丈夫赶到医院时,李德银已不省人事,不能说话。据说是610到监狱找李德银谈话间,李德银突然倒地,这其中,市610对她谈了些什么?对她做了什么?不得而知。虽然人在医院,但是并没有采取施救,到李德银去世时共九天的时间里,只有两名女警察二十四小时轮班守着,直到火化。

李德银去世后的几天里,她居住的省工会大门口及院内布满了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不准生人出入,这是为什么?他们想掩盖和害怕什么呢?

3.吉首贾翠英被迫害致死

贾翠英,女,终年60岁,家住吉首市。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法轮功学员贾翠英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暴力摧残:不许睡觉,酷刑吊铐,用绳子捆起来曝晒、殴打,用带血的卫生纸塞嘴,长时间奴工等等。二零零四年五月,在女子监狱毫无人性的折磨下,贾翠英出现严重的脊椎炎病状,被保外就医,同年十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4.宋泽梓、贺碧刚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宋浙梓,女,湖南常德市东郊供销社退休女职工。二零零四年八月,被常德市武陵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入湖南省女子监狱后,因为拒写放弃修炼的“转化书”,被女子监狱长期将关押在当时设在监狱食堂楼上的“攻坚班”内。女子监狱“攻坚班”由当时的副监狱长赵兰授意成立,专门针对狱内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被狱警称为“严管队中的严管队”,其迫害手段极为残酷且不公开,除了受罚的法轮功学员,警察,及参与的工作犯,没有人能知道。工作犯对诸如此类事件守口如瓶。外人无从知道发生了什么。宋淅梓被省女子监狱迫害致精神失常。

贺碧刚女士,湖南省娄底市人,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出生,九八年十月修炼法轮功前,一只耳朵曾经患有神经性耳聋、妇科病等疾病,修炼后身体康复。二零零一年被中共秘密判刑七年,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遭毒打、吊铐、背铐、电棒电击、注射毒针、灌石灰水等。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放回家,至今仍精神失常。

“一次体罚跑步时,在喝了工作犯给的一杯水之后,言虹突然感到眼前模糊一片,看不清东西,于是她拒绝跑步体罚……从这以后言虹原本良好的视力就这样突然变得极其模糊,无法正常生活。”引自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报道《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反迫害》。据同时期在女子监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回忆,宋浙梓和贺碧刚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后,都喜欢脱光衣服,拔下身的体毛。好端端地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们是否被使用导致精神失常的药物和其他药物?

万劫沧桑终有尽,长存正气在人间。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断地讲述真相,越来越多的公检法司人员明白了法轮功不仅能帮助修炼者祛病健身,更教人向善,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抓捕、判刑、转化是对好人的迫害,是非法的,更是邪恶的。他们开始真正地为自己的生命和未来考虑,用实际行动赎罪。明慧网报道了多起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已达17年之久,很多公检法司人员终于觉醒了,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这迟来的义举,说明这场迫害正在走向末日。湖南省女子监狱的各级警察,你们该猛醒了,停止作恶。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道德沦丧,执法犯法,后果是什么你们想过吗?

湖南省女子监狱现任监狱长陈泽龙,政委赵志伟,纪委书记周涛,生产公司总经理宋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