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国被迫害致死11年 家人再次被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的警察,两男一女,再次到法轮功学员赵秋梅的母亲家里骚扰。

吉林市赵秋梅女士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份修炼法轮大法后,曾患有的先天性头痛、乙肝等病症痊愈。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赵秋梅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和拘留各两次,被非法劳动教养两次(一次两年,一次一年)。

丈夫王建国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四十天被迫害致死。

赵秋梅因不堪骚扰,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十一年。

一、赵秋梅本人二次被劳教,被迫流离失所十一年

(一)进京上访,被警察打昏后打毒针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赵秋梅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讨还清白。两名便衣警察直向她扑来,不停的打她,还把她按到车座下,用腿用力压住赵秋梅的后背,不让她起身。直到天安门派出所又出来两名警察,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当时就把赵秋梅打吐血了。

没过几分钟,他们要给赵秋梅照相,又是一顿拳打脚踢,他们还用狼牙棒打赵秋梅的腿,疼痛难忍。又把赵秋梅关进铁笼子内。驻京办事处的人来接赵秋梅时,打赵秋梅的那个便衣警察说:“她不老实,得给她戴手铐。”这些警察一拥而上,抓手的抓手,抓脚的抓脚,另一个便衣警察用力一脚踢到赵秋梅的阴部,把她踢得一下子头撞到墙上,晕死过去,不省人事。昏死过去后,便衣警察们给赵秋梅打了不知名的毒针。

(二)劳教所的黑暗:五个施暴者电棍电、毒打,大针刺十指

二零零一年年末,赵秋梅被绑架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刚刚到管教室,所有的管教一拥而上,把赵秋梅打倒在地,管教严丽峰说:“冻死她,实在不行就让她尝尝劳教所内的二十八种刑具的滋味。”她又叫人拿出四、五个电棍,说:“把电棍都充足了电,让她尝尝滋味。”

二零零三年二月份,肖爱秋一大早就把赵秋梅叫到办公室,以不写思想汇报为由,私自动用刑具,对赵秋梅大打出手,两只电棍(一大伏、一小伏)、一副手铐、三个皮带,五个施暴者。三个大队长:李文娜、王丽梅、温影;两个管教:肖爱秋、张立红。肖爱秋突然起身,拿来手铐,强行给赵秋梅女士戴手铐,大队长温影、李文娜、管教张丽红,一顿拳打脚踢把赵秋梅打倒在地。王丽梅拿电棍电赵秋梅的头部和颈部,肖爱秋拿电棍电赵秋梅的手、腰部和手铐、后背、脸、脖子、头,王丽梅边用电棍电,边用脚猛踢管教的右胸部和肩部,肖爱秋用脚猛踢管教的左背部和肩部、腰部。从上午九点一直折磨到下午两点多。她们还让赵秋梅带着伤干活,一天赵秋梅全身疼痛难忍,晕倒在地,她们抬赵秋梅做心电图,赵秋梅被迫害出严重心脏病。

一天晚上,赵秋梅由于遭迫害,身体虚弱,晕倒在车间,劳教所的医务所长郭旭值班,来到车间,当知道赵秋梅是法轮功学员时,拿出一根大针,十个手指尖全部扎遍,痛苦程度无法形容。

(三)再次劳教迫害,心脏病多次复发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吉林市南京派出所民警谭新强、王凯等再一次把赵秋梅绑架到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教养一年。赵秋梅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承受不了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导致心脏病多次发作。每天晚上进入寝室前都面临着被搜身,三天两天就翻号,简直没有人权,那里和地狱是一样的。

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至今已十八年之久,这漫长的岁月,赵秋梅每天都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心灵上的创伤,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残,无法用语言表达,每分每秒都在痛苦中挣扎度过。

二、丈夫王建国被迫害致死

赵秋梅的丈夫王建国先生,一九九九年九月到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拘留一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日到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劳动教养两年,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非法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被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王建国的家人在自家院内搭灵棚祭王建国,挂上挽联:“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四十天惨死看守所”。王建国八十一岁的奶奶抱着王建国的遗像,到吉林市政府为被迫害致死的孙子伸冤。

自王建国的灵棚搭起后,当地警察每天都派三、四人轮流二十四小时监视。恶警们还利用各种办法,诱骗王建国的家人说“要给王建国开追悼会”,家人去了以后,主持人说:“王建国是自杀死的。”之后威逼恐吓王建国的家人:1、限家属一天时间将王建国的尸体强行火化;2、四月二十九日灵棚必须拆掉;3、王建国的死亡与公安机关无任何关系,属于自伤自残行为。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长带队,四、五十个着装的警察,其中有五、六个女警,开着十三辆车闯到王建国先生家,警察把王建国先生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闯进院内,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强行拆除灵棚,灵棚内外所有的东西都被警察们拆除并全部抢走。

据吉林市公安人员刘建华透露说:王建国的遗体早已被火化,是刘建华亲手推去火化的。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否是真实,在家人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就把王建国的遗体直接火化,这世界是否还有法律?还有公道可言?

三、赵秋梅的母亲再次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至今,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的恶警们,一直在不停地骚扰赵秋梅的母亲,一到敏感日或是在过年过节时,就到赵秋梅的母亲家去骚扰,问赵秋梅是不是在家里?还要问一些关于赵秋梅的一些情况:到哪里去了?什么时候能回家之类的。

王建国被迫害致死后,警察至今还把王建国的父亲、母亲迫害得流离失所,现在还要继续迫害王建国先生的妻子赵秋梅,找不到赵秋梅时,还不停的去骚扰赵秋梅的母亲。

王建国一家曾经是一个让人非常羡慕的一个家庭,父慈子孝、家庭和睦、三代同堂。自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王家变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场迫害给赵秋梅已经带来无法想象的痛苦和伤害,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的恶警们还想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赵秋梅,这些恶警们一点人性、一点良知也没有,如果他们的家人要是知道他们的工作就是在干这种坏事,对他们得多么的失望。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两男一女,再次到法轮功学员赵秋梅的母亲家里骚扰。谎称:赵秋梅在吉林市中心被举报,贴不干胶、又发资料、又讲真相等等。市里派他们到这里来找她。多次要求赵秋梅的母亲开门,在外面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们看实在是骗不开门,只有草草收场。

女儿赵秋梅现在是否平安?身在何处?这也是赵秋梅的母亲最放心不下的一件事情。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的恶警们还不停的去上门骚扰,这无形之中又给老人家增添了多少压力和负担?在精神上又增加了多少烦恼和忧愁?一个年近八十岁的老人,女儿们不能在身边进孝,老人还一直担心着女儿。谁人没有父母?谁人没有子女?这份牵挂谁人知晓?又有谁会去关心?又有谁会考虑到她们一直都生活在这种痛苦中的感受?是多么的痛苦?流离失所的日子,有谁会体会到有多难?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这种流离失所的日子赵秋梅女士已经整整过了十一年之久,以后还要过多长时间?有谁会知道?

现在各地区抓捕法轮功学员后被释放的案例比比皆是,越来越多,有的地区也出现了根本不抓捕和支持的现象,他们都已经看清现在的形式,都在给自己和家人选择正确的路在走。

吉林市的公安们还在跟随着江泽民集团干坏事,还想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可想而知,他们是多么的害怕,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干的坏事太多,无法弥补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天天都生活在恐怖之中,害怕自己随时随地受到天惩。

正告那些还在继续想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看清现在的形式,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在陆陆续续的被绳之以法,不想和他们一样,或不想被当作替罪羊,就不要再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请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