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四二五和平上访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今年“四二五”,是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十八周年纪念日。我是当年万人集体上访者中的其中一员,有幸亲身经历了人类历史上这非凡的一刻。

我是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女儿到北京通州打工,结婚在那里,生小孩时我到北京去当帮手。我的亲家母是部队的随军家属,亲家的河南老乡有三个也是随军家属,其中有俩人是修炼法轮功的。和她们相识后,我每天晚上和她们一同到炼功点学法,清晨同她们到附近小区花园炼功。

“四二五”前一晚学法完后,辅导站协调人简单的对大家说了几句:明天早上不炼功,天津同修要来北京上访,有条件的可以去声援。然后大概讲了一下天津事件的始末。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很激动,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最纯正的一念:我们要维护大法。我们要维护我们的修炼环境。我们应该参加上访。可明天(四二五)是我小外孙女满月的日子,之前就定下了要办满月酒,要酬客,我这个当姥姥的不在场可怎么办呢?但是我想,这么重大的事让我碰上,决不是偶然的。我一定要说服亲家,一定要争取去。亲家很善良,我用纯净的心态说服了亲家。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四人同行:两位随军家属同修和我,还有一个工人。七点三十分我们到了国务院信访局(紧邻中南海)所在的府右街附近,有执勤警察主动为我们指路怎么怎么走。沿途我们看见很多同修陆陆续续都来了。不一会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随其自然的排着队站在中南海正门对面靠右边的人行道上。同修们都不认识,大家只是默默点头示意,或小声的询问:你是哪来的?然后大家就静静的站着看书。

这时从中南海方向突然传来群起的掌声,不知是何事?我立即上前去探望,哦!原来是总理上班经过,看到有这么多群众上访,就叫大家别急,选派代表进中南海座谈。

在我身边紧挨着的几排人中,有河南、郑州、保定的,有河北秦皇岛的、天津的、邯郸的、有北京的。此时我看到有一位北京的女学员五十多岁,她的家人知道她来参加上访来了,而且上访者竟与中南海红墙隔街相望,吓的四处寻找。中国人都知道,中南海是中共恐怖集权专制的权力象征,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地方。同修的家人在长长的队伍中找到了她,硬要拉她回去。同修平静的对家人说:我们只是向政府反映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争取我们炼功的合法环境,不是干坏事。她坚持不跟家人走。

在我站立的一侧不远处有一公共厕所,大家排着队進去,没有拥挤的现象,没有喧哗的声音,也没有人维持秩序,一切自觉、井然。上午十一点,北京同修几人一组,拿着大口袋来回收集废弃的物品,纸屑、矿泉水瓶等,就连警察吸烟丢下的烟头也拾起,大马路上、人行道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片纸屑。

中午时分听说已选派了五名代表进中南海座谈。下午两点过后,警察在大道中间来回巡视发话,宣读他们的所谓“公告”,限令大家解散。学员们没一个动心的,仍然静静的、默不作声的各自看书,等待代表们座谈的消息。下午五点过,听说又派了三个代表进中南海。晚上里面有消息传出:政府明天一定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并叫大家立即分散回家。就这样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人群静悄悄的散去,如一阵风一样。

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天南海北汇聚一起,男女老少、各阶层的人都有,可没有人宣讲,没有人鼓动,没有人游说,没有口号,也没有标语。从早上站到晚上,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没人抱怨,也没人害怕,只是静静的等待,静静的学法,或静静的炼功。大伙儿真理于胸,整体的默契,整体的祥和,整体的纯净,整体的坚定,体现了法轮功修炼者大善大忍的风貌,与真善忍的精神。

十八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到信访局上访,开创了在红色恐怖、专制严酷的社会环境下,民众与当权者和平理性对话的先河,开启了人类即将进入新世纪的辉煌一页。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修炼群体施以长达十八年的残酷迫害,真善忍精神依然屹立,坚不可摧。当年四二五播下和平理性反迫害的种子,如今已根深叶茂,覆盖了全世界,正催生着新世纪更加灿烂的文明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