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司法厅厅长汪道胜遭恶报被撤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七年一月,湖北省纪委给予湖北省司法厅原厅长汪道胜严重警告处分。此前,二零一六年五月,汪道胜还被免去湖北省司法厅厅长职务,与其一同被处分的还有厅纪委书记李颂银、分管省法制教育所的副厅长聂利军和副厅长李仁真。

从表面上看,是因他们公款旅游被问责,如果大家看看下面这些发生在监狱、洗脑班里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罪恶,就不难发现实际上是因他们迫害法轮功而遭到了恶报。

长期以来,湖北省司法厅所管辖的沙洋范家台监狱、武汉女子监狱和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一直是非法监禁、关押和“转化”迫害全省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汪道胜先后担任过黄石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湖北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起,他就一直紧跟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二月,汪道胜担任湖北省司法厅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后,更是变本加厉的迫害被非法监禁的法轮功学员。

一。湖北省范家台监狱——一个法西斯集中营

据明慧网曝光的资料显示,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北省范家台监狱就是一个法西斯集中营,先后至少两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受到该监狱的残酷迫害。已知黄冈市郑捍东、荆州市陈启季、襄樊市邢光军、黄冈市江中银、孝感市郭正培、黄冈市郑忠和武汉市刘运朝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枣阳张明启、十堰王玉超和武穴郭春生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中共迫害法轮功长达十八年,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罪恶命令胁迫下,范家台监狱总结积累了一套系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和方式,并在全国监狱系统推广。副监狱长张峰撰写的《矫正人生》,书中详述一百二十种“矫正犯人”的邪恶方法。他还总结出十二种“攻心转化方法”,使其迫害手段更加“理论化”、“系统化”和流氓化。从该监狱有幸逃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能证实,使自己生不如死、九死一生的正是这些恐怖手段和卑鄙伎俩。例如,郭春生因为不放弃修炼,被多个“包夹”残酷迫害,导致精神失常,最后他被毫无人性的囚禁在铁笼里好几个月,直至刑期满。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架飞机

范家台监狱除了系统的精神折磨之外,还有花样百出的肉体摧残,如长时间端坐小凳、牙刷搅指缝至手指溃烂、架飞机、电棍电击、野蛮灌食、死人床、关铁笼子、火烧炮烙、熬鹰、关禁闭、铁丝两头系砖勒脖子、拳击耳朵、喂蚊子、传染病威胁、注射自来水、群殴暴打,以及高强度体力劳动等等。以其中“火烧炮烙”为例,可见迫害之惨绝人寰。监狱砖瓦厂的窑内终年七、八十度的高温,烧红的火砖象一块块灼人的烙铁。法轮功学员廖元华曾被恶警与恶徒合伙推倒在火砖堆上,当场烫昏死过去。

中共酷刑示意图:火烧炮烙
中共酷刑示意图:火烧炮烙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

该监狱恶警们还广泛采用药物迫害,药物种类繁多,有酊剂、胶剂、粉剂,很多被关押在范家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导致内脏衰竭,神经系统、排泄系统、消化系统出现症状,出现皮肤病等等。被范家台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运朝,离世时腿上、手上、后背全都是乌紫的,起满了疱疹,疑是监狱除了暴打外,还加上药物摧残所致。

就在最近几年中共迫害法轮功走向穷途末路,全国各地对法轮功的迫害都在逐渐收敛之际,范家台监狱在二零一二年二月至二零一三年四月间,竟然逆势而行展开了一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转化。为了完成转化率,从监狱一监区到九监区,包括医院监区和集训队,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各种残酷迫害的手段,体罚、虐待、毒打、长时间站立、长期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集训、关禁闭、上吊铐、用电棍电等等。还以惯用的减刑为诱饵,利用包夹监视和毒打法轮功学员。

这次暴力转化之残酷,从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冒着生命危险辗转传出来的呼吁书中可以管窥一斑:“他们把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话贴在桌凳上,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贴在凳子上,让我骂、让我踩,不按照他们说的做就要挨打。每天除了近二十个小时的奴工外,睡觉时间只有一、二个小时。被毒打是司空见惯,折磨方式有针扎、烟头烫、拔体毛、扣锁骨、钳子拔牙齿、高压电击、皮带抽、棒子打、钳子夹手,用铁棒、斜口钳捅身上,灌阻断神经中枢的药物。冬天毒打完用橡皮管对着直接用冷水冲,冬天只准穿两件单衣服,一条长裤,每天只准吃一口饭,限制上厕所。”……

二、武汉女子监狱——人间地狱

湖北省司法厅所管辖的武汉女子监狱,名为中共邪党所授予的“模范监狱”,实为人间地狱。监狱原政委蒋春曾被中共610和司法系统树为迫害法轮功的典型,由其主导实施的“三人互监”制度,即:吃、住、行、睡、包括入厕都必须三人同行,管制严厉,生产任务量加大,导致发生多起普通犯人自杀事件。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武汉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崔海女士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女子监狱,七监区一分监区指导员刘建鹰安排、指使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分白天、夜晚二班,寸步不离。恶警还指使包夹人员强制体罚崔海。因遭受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虐待,崔海的血压一度高达二百。后来监狱又将她关押到迫害法轮功最凶狠的五监区进行“严管”折磨——强制洗脑,不准与他人接触、说话,家人不准探视、不准与家人通信、通电话,不准购物,甚至连睡觉、吃饭、洗漱、上厕所等都被多名犯人贴身监控、限制。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背宝剑”)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在这里被非法囚禁的法轮功学员,如果继续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向邪恶妥协,还会招来恶警酷刑迫害。如“背宝剑”、死人床、反铐吊在门上只能脚尖踮地、晚上吊在窗户上几天几夜;在寒风刺骨的冬天,特别到了晚上,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哪里风大就铐在哪里;下了手铐立即二十四小时罚站,罚站期间还得站着写字,不让洗漱、不让换衣裤,短裤内都结了厚厚的壳,浑身臭哄哄;站的从大腿一直肿到脚,由于生理失调,脚板站得像水泡的馍一样,一层一层的掉白皮。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罚站长达三个月之久,在这期间每天深夜十二点才让睡觉,凌晨两点又起床罚站。上厕所受限制,没有手纸只能捡别人用过扔掉的纸做便纸(时间长达一年),经常不给饭吃,就是给也只能吃几口,不给水喝,(有的被饿晕倒在地上)。

法轮功学员谌红艳因拒绝“转化”,经常遭体罚,不让洗漱、不让睡,不让购物,不许会见亲人,多次关禁闭,一关就是半月,关在阴暗潮湿黑房,腿部得关节炎症,期间包夹犯人受命于监区教导员,三番五次故意将擦地的脏布强塞在其口中,以致谌红艳染上淋巴结节,左侧有鸡蛋大;为了不让谌红艳罚站时闭眼,包夹还用缝被子的粗针戳、用长竹篙捅她的眼睛。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六十九岁的老太太余早荣,在武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命危,被送往武汉市汉阳医院重症病房抢救,连亲姐姐都不准探视。

三、“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强制洗脑的黑窝

湖北省司法厅直属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也被称为“现代法西斯集中营”,是对全省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黑窝。那里的警察基本上都是过去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骨干,与地狱里的魔鬼没有多大区别。

被各地610强行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如果拒绝写“决裂书”,法教所除了指使“犹大”用谎言与欺骗进行精神蛊惑之外,恶警还会运用各种暴力的“辅助手段”,如长时间罚站、长时间谩骂侮辱讥讽、长时间不让上厕所、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吃饭喝水然后借口恶意灌食、毒打、卸掉下巴、打掉门牙、开水烫、烟头烫、脚踩头部、电棍电、食物饮水里下毒、注射毒针,等等。黄梅法轮功学员戴美霞被恶人捆绑起来,一次就强行灌了两斤盐水糊。管教科恶警龚健还恶狠狠的扇其耳光,将其嘴唇打肿,一颗门牙被打松脱落。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中队副中队长恶警江黎丽在折磨武汉法轮功学员张甦时,曾极其狂妄的叫嚣:“共产党弄死你就象弄死一只蚂蚁。明天把你拖出去枪毙就说你是自杀,给你家属一盒骨灰了事,或者把你弄到医院割几个器官,就象你看的苏家屯事件,那还可以救几个人,然后再把你一烧,连骨灰都不给你的家人,你又能怎样?”

这个黑窝还不断的传出被“教育”者的死讯:有的在法教所直接被迫害致死;有的是被迫害回家后在短期内死亡;还有很多人被迫害致疯、致残。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仙桃年轻女法轮功学员王玉洁,在法教所被恶人强行在右肩上打毒针,然后指使一伙邪悟者对其实施强制洗脑,二中队中队长恶警刘成还恐吓、并强迫王玉洁写所谓的“决裂书”和“作业”。两个多月时间,王玉洁就在这个黑窝里被摧残的已经不能正常走路,常常伴随着剧烈疼痛。王玉洁被释放回家后,药物的毒效开始全面显现,出现口吐白沫,剧烈呕吐,食水不进,全身象散了架一样剧痛。最后,眼瞎耳聋,手指卷曲,经医院抢救无效,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二十四岁。

在劳教所解体之后,监狱和洗脑班就成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后的据点。目前中共暴政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打压已接近尾声,参与迫害的中共政法、610、公、检、法、司和国安等官员大量遭到恶报。当然,也有不少明白真相,认清形势,害怕将来中共垮台后遭到历史清算的官员,由过去助纣为虐,怙恶不悛,转为开始暗中保护大法学员,以便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