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弟子:勤修炼 救人忙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八十岁,从一九九八年开始接触法轮大法,在学法点上请回来一本《转法轮》,由于没读过书,不识字,再加上给儿子带孩子,所以也没深入学。

一九九九年我家搬進城市里,比较清闲了,这回才开始想学大法,可是江泽民对大法的邪恶迫害却开始了。一时间中国大陆天昏地暗,血雨腥风。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同修,然后就去学法小组开始了学法修炼的历程。

由于我不识字,看书遇到了困难,在学法点和同修们一起学法,最初我不会念,就拿着书听大家念。我带个本把不认识的字写在本上,然后在旁边画个图(比如龙字我就画个龙)。到后来我就求师父教我识字。在师父的加持、看护下,我渐渐的就识字了。经过二年多的时间就能通读《转法轮》了。师父鼓励我,我经常看到转法轮字后边五光十色的,特别鲜艳。现在我能通读师父的所有著作了。

修炼大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骨质增生、肩周炎、颈椎病、胃溃疡、严重的胆结石,不敢吃油腻食物,偏头痛等等病症。修炼以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能治好我的病。

有一次,考验来了,我突然间浑身发冷,恶心、咳嗽、迷糊、起不来床。我孙女是医生,听说以后,来到我家,兑好了药,非要给我打针。我知道我是在消业,说什么也不打针。我闺女哭着劝我,叫我打针、吃药、去医院,我一点也不动心。在师父的保护下,一个月以后我就痊愈了。我儿子还不放心的问我说:妈你真好了吗?我说真好了。我儿子说:妈你真行,大法确实好!

修炼一年多的时间,全身的病症就都消失了。尤其是偏头痛,以前犯病时折磨的我死去活来的苦不堪言,师父把这个病业给我拿掉以后,我的大脑前所未有的轻松。从此再也不为病魔所累,走路生风,上楼就像有人推着一样,心中充满了欢乐。

我以前脾气不好,经常和儿女发生矛盾。学法后,我用师父的法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有一次走在路上,眼前显现一个巨大的字,可是我却不认识,就在心里求师父教我,这时有信息打到大脑里说这是个“忍”字,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叫我继续提高心性容量,此后我遇到事先找自己,不再和别人闹矛盾了。儿女们都说:我妈真变了!变的能忍让了。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明白了大法是来度人的。这么好的大法被邪党污蔑、迫害,会毒害了多少世人啊!会使多少人因为邪恶的宣传而遭淘汰呀!我认识到了要向民众揭露中共对大法的迫害,把真相传给世人。

最开始是发放真相资料,经常是晚上背一大包资料去农村,挨家挨户的发,怕下雨浇湿了,用塑封袋把资料封好,只要有新资料就去发,每一户都不落,不断的把真相传播给民众。

二零零四年《九评》发表以后,我和同修们就开始了大量的散发《九评》书和真相光盘。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也悟到了要想大量的救人,就得走出去面对面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由于我不会写字,因此我就和同修结伴出去讲,让同修记名。刚开始讲真相也有怕心,挑人讲,都看对方是老实人我才讲,随着越讲越多,慢慢突破了怕心,尤其是看了师父新讲法《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以后,我就不再挑人了。遇到年轻人我也讲。在讲真相之前先发正念清除对方背后的邪恶因素, 然后切入讲真相的话题,只要讲明白了,一般都能退,遇到反对的,我也不放弃,直到给对方讲明白。

一次我遇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是一个邪党党员,一开始他态度很恶劣,说我们反党。然后我就给他讲大法弟子做好人,是被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我们这有光盘,有真相资料。可是对方还是不愿意听,我因为救不了他而难过,就流着眼泪继续给他讲,也许是这份慈悲感动了他:他连忙说:那我信你的,我退了!

还一次遇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我怎么给他讲他也不吱声,我就说我都八十来岁了跟你说话你都不搭理我吗?他听这话就笑了,说:我不信这个。我说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正法,是被江泽民非法迫害的,如果不退的话,将来要跟着中共一起被淘汰的,我是真的来救你来了。我发自内心的话感动了对方,小伙子忙说:那大姨我退了!还给我提供了真名。走时我还告诉他回去讲给你家里人,让他们都三退,年轻人也答应了。

有一回遇到一个妇女,她开始很反对,说我反党,说什么都不同意退,我就给她耐心的、详细的给她讲了大法的真相。讲了很长时间,终于解开了她的心结,她同意退了,我看到她离开的背影,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我跟师父说:师父放心吧!我终于把她救了!

在学生假期向学生讲真相。遇到小学生,我就问孩子你戴过红领巾吗?一般回答都是戴过,我就跟他们说:奶奶告诉你们:“红领巾是用血染成的,戴了会有灾难,只有退出少先队,才能保平安。将来来了劫难了,你才能躲过去。”一般都能退。有不信的,我就再给他们耐心的讲。然后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们都高兴的答应。

我在讲真相中遇到说不愿意三退的,心里就会非常的难过,甚至经常难过的流泪,我知道这是我的慈悲心出来了,我感觉很多时候并不是我很能说,也许正是因为这颗纯净的救人的心感动了对方,对方才同意三退的,而且绝大多数人都是给我提供的真名,只有几个个别的人用了化名。我也没统计过,几年来也能劝退几千人了。

为了能救更多的世人,我和同修开始赶集讲真相,已经坚持五、六年了,一个月有二十七天的集,有的初一、初四、初七……有的初二、五、八,有的逢三、六、九,周围的每个集都去讲真相、劝三退。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雪,我们都坚持着去救人。有的集有四、五十里,我们就坐车去。一下车我心里就默念:“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们带着各种真相资料、《九评》、护身符、和各种精美的装饰挂件,面对面的发给世人,大多世人都非常高兴的接受。讲真相过程中,发现世人真的渐渐明白了真相。现在讲真相遇到世人,有的说江泽民真不是好东西,他害死了多少人。大法弟子做好人很多都被他害死了,应该法办它。

二零一五年五月开始诉江时,我当时有一定的顾虑心、因为我儿子是乡政法委的一个小官员,我怕牵连到他,影响到他的前程,心里放心不下。后来静心学法,悟到大法弟子就应该诉江,放下了顾虑心。就用真名实姓、真实住址起诉了江泽民。当时我们地区,为了配合诉江的天象,大量制作了《起诉江泽民》的小册子,同修们按地区分工,大家一起配合从城市里挨个楼栋到农村一片不落的散发一遍,把这重要的信息告诉广大民众,让世人正确选择未来。

在我修大法以后,我老伴也走進了大法修炼,我老伴今年八十一岁了,为了配合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家也成立了资料点,我老伴学会了打印技术,给同修们提供资料。这朵小花一直稳定的开放着。

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我悟到个人修炼也很重要,能讲好真相学好法才是关键。我和老伴每天都坚持学法,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准时起来炼功,十多年一直坚持着。经常体验到炼功的美妙状态,炼冲灌时感觉自己身体非常高大,能量非常强。炼静功时,经常体会到空的境界。一有时间我们就学法,发正念。每周还按时去学法小组集体学法。心中非常充实。

当然,修炼中有时精進、有时懈怠,懈怠的时候师父就用各种方式点化我,有一天,我做梦,梦见一个水池里边的鱼都死了;一天我小孙子告诉我:奶啊,我做梦了,梦里边所有人都死了。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不能懈怠,叫我精進、让我去多救人、抢人。

风雨中走过了十多个年头,在这宇宙正法的最后时刻,同修们,让我们都精進起来吧,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跟师父回家,兑现誓约。

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