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师父的《何为忍》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师父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

以前读师父的这篇经文时,知道很重要,但今天读的时候,却有一种震撼:这是我一直徘徊不前甚至倒退的关键啊。把自己的体会写下来,与同修共勉。

妻子不修炼,甚至根本就不让我提及修炼,还对我说:“你一直想改变自己,却把自己变得越来越死。你讲真,我承认,你不说谎,很实在。可你根本就不善,也根本看不到你的忍。你修了二十年了,没见你改变。再有几十年你能改变?你这种徒弟……”

她说我别的错,我还要反驳反驳,至少辩解辩解(所以她说我从来不会说自己错了,从来不找自己),可她今天说的这话,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做的很差,其实我知道,自己连真都做不到。虽然声称不说谎,但学法炼功时,一听到她走近,就停下来做别的事,做资料发资料讲真相都不敢让她知道,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不也是不真吗?其实连个常人都不如了!

有时我看到同修的行为不像个炼功人,却总是没有反省自己,比如觉得有的同修可能来源于道家,不自觉的还抱着原来的理,一味讲真,忽视了善;有的同修可能来源于佛家,一味讲善,失去了真的原则性。就认为这样慢慢修,还能修下去;一旦不修忍,那就寸步难行,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修炼人了。但这都是理上的认识,并非修炼体悟。

想想自己,何尝不是因为不修忍,而一次次错过了提高的机会。不修忍,自己真了吗?善了吗?听到难听话,听到对自己的误解,第一反应是委屈,似乎很自然的就想分辩几句,气氛立即开始紧张、对立,气恨油然而生。这已经不是修炼人了,虽然可能还忍着,但一定是出于顾虑:我得忍,要不人家怎么看我呢?!我得忍,要不就会有更麻烦的事出现!但这都是常人的顾虑。

真正的修炼者,是能溶于法中,用法理来思考:她为什么这么说我?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或哪里让她误解了?至少也得想起来师父讲的法理,用法理要求自己,才算个修炼人。

可是,委屈、含泪而忍,已经是用常人的得失来衡量了,已经离开修炼的大路。如果是产生气恨、愤怒,甚至出言不逊,伤害了别人,那就连常人都不如了,那绝对不应该是师父的弟子所为,难怪妻子说我“变得越来越死”,妻子的话,不正是在警示我吗?

很多时候,知道法理却做不到,那是没有做到实修,谨以师父《洪吟》〈实修〉与同修共勉:

“实修
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