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心有明灯路自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庆祝513明慧专稿)第十八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了,在这盛大而吉庆的日子里,我怀着无比感恩的心,写出自己修炼中的几个片段,以此来见证师父的慈悲与伟大。

一九九五年,丈夫由于身体有病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刚刚接触了某功法(当时不懂,那是个附体功),还没深入的学。那个教某功的女人给人看病,看了这个,看那个,就是不给我看。其实我也没什么病,就是好奇。就挤到她跟前说:“老师你也给我看看呗。”她瞅我一眼说了一句:“法轮常转”[1]就不再理我了。

当时我有些疑惑,虽说当时我没炼法轮功,但我看过法轮功的书,知道“法轮常转”是法轮功里的话。当天我买了一个某功的胸章,是一个镀金的麒麟。我戴在胸前,美滋滋的回到家刚想向丈夫显摆、显摆,一下发现那个小麒麟章早已不翼而飞了。因我从小就相信世上有神佛,所以我还算有些悟性,马上想到:丈夫炼法轮功,那个东西不敢進我家。那个女人对着我说:“法轮常转”,是法轮功的师父早就管着我了,借她的嘴在点化我。于是我放弃了某功,开始学炼法轮功。

了悟因缘

丈夫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迅速康复,红光满面,我的加入更使他劲头十足。每天学法、炼功、上班、做家务样样不误。我也沐浴着佛法的恩泽,享受着家庭的祥和与安宁。那段时间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执意要迫害法轮功。我们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修炼懈怠了。丈夫的工作突然的忙了起来,经常加班加点,有时还熬通宵,没有时间学法炼功了,身体开始出状况,心性也掉下来了。

他们单位搞改革由国企改为私企。以后单位就不给交养老保险金了。以前十几年的工龄让自己交一部份保险金,得万把块钱,在当时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个小数目。他还不满四十岁,离退休还有二十多年,所以他不想交。可是他个人这部份要不交的话,那么单位那部份也就不给交了。也就是说之前的十几年就白干了。为此他也闷闷不乐。身体的劳累,再加上心情的郁闷,渐渐的他的身体越来越差。零八年秋天,重病缠身,医治无效离世了。

丈夫的离世对我打击很大,我们夫妻感情很好。因为丈夫从小丧母,没得到过多少母爱。婚后我尽量补偿他,关心他。他对这个家非常珍惜,对我也疼爱有加,家务活抢着干。只要他在家,我下班总能吃上现成饭。共同修炼后,我们更是相敬如宾。现在他突然的撇下我走了,儿子还不在身边,下班回到家中,面对满地的落叶和冷清的家,心中不免有些凄凉,禁不住泪水涟涟。好在学法、炼功时,书中的法理能让我的心慢慢变的平静、祥和,泪水也会戛然而止。而且还能时时感受到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一次在梦中我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在广袤的天宇间,祥云上,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儿面向人间说到:“(这角色)太苦了!”她旁边有一位长者慈祥的说:“他们不也苦吗?” “可我比他们都苦……”小女孩儿哭了起来,长者慈悲的笑了,说:“好、好,你比他们都苦。”

从小到大,有时遇到不开心的事时,总有一个念头告诉我:“等着吧,以后就好了!”虽然我不知道我在等什么,要等到什么时候,但每每出现这一念时,我的心就会变的很踏实。这个梦让我明白了,梦中那个女孩儿就是我,长者就是大法师父,师父指的“他们”是指其他的大法弟子,其中包括我丈夫、儿子。我们来到人间是要配合着做一件大事情,我们是带着使命来的。虽然在天上,我们明知人间险恶,各自扮演的角色很凄苦,可是我们还是毅然决然的跟随着师父下到人间来了。我们对自己不辱使命一定还能跟随师父重返天界充满信心。然而,来到人间后,轮回辗转中我们却迷失了,在迷中我们造了很多业。虽然大法的缘一直在牵着我们,这一世我们也幸运的得法了。但我们没有珍惜,只是把他当作了一个可以强身健体的,可有可无的功法。所以遇到了点魔难,就懈怠了修炼的心。丈夫没有完成好他的使命,提前走了。那么还留在人间的我,就应该坚强的面对苦难,走好以后的路,才能不辱使命。

修炼十几年的基础使我读懂了这个梦,体会到了师父对我的良苦用心。了悟因缘后,困扰我多日的剜心透骨的离别之痛消失了,我知道今后该怎么做了。

心有明灯路自明

丈夫离世时,我四十多岁。之后不长时间就有人或捎话或直接问我:是否要改嫁?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回绝了。我们师父时时都在告诫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1],修成一个为他的生命。如果我改嫁,儿子大了肯定不能跟随。那样我儿子岂不成了孤儿?现在离婚率如此之高,缺爹少娘的孩子们,有很多都成了社会不稳定因素。我不但不能离开儿子,还要用真、善、忍的理念把儿子教育好。

丈夫的姐姐心疼我一个人孤苦,劝我说:“要不,咱招个上门女婿吧,好帮你支撑这个家。”我告诉大姑姐:“别担心我,我一点都不孤独,我过的很充实,感觉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呢,再说这栋房子我还得给儿子留着结婚用呢。”大姑姐沉默了。就这样渐渐的提亲的没有了。

可如今的社会道德败坏,你想清修都很难,考验时时有。一个过去交往很近的女同事来看我,劝我说:“别苦着自己,要是我,先找个情人交往着,什么儿子、孙子的顾不了那么多,自己先痛快了再说。”我听后淡淡的一笑,说:“我修炼这么多年,现在的一思一念都要以真、善、忍为标准。你让我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我可干不出来。”女同事讨了个没趣走了,以后再没来过。

消停了一段时间,姨妈又来劝我:“现在都兴找“贴身保姆”(一些有钱的孤寡男人,找个年轻的女人不领结婚证,给女人一些钱,就在一起住着,互相好有个照应,现在的世人也认可这种事。)孩子也大了,你又下岗没工作。有合适的咱也找一个,好有个人帮着你操心孩子的婚事,你也好有个依靠。”我觉的好笑,说:“姨呀,你这不是让我非法同居吗?那可是犯法的呀!我一个修炼的人,能那样做吗?别担心我了,我有师父管着呢。”姨妈也如梦方醒的笑了起来,可是对我后一句话不怎么理解。我说:“日子长了,你就知道了。”

虽说这一波三折的现象也在情理之中,但对于一个修炼的人来说就得向内找了。我知道我的心还在贪恋美好的常人生活,色欲心还很重。于是在以后的学法修心中,我渐渐的归正着自己,让自己变的更加纯净,祥和。

几年过去了,我生活的很平静。丈夫的姑姑说:“这些年你生活的很安生(方言:意思是一个寡妇没人欺负、没人说闲话)。这说明你的邻居们也挺好。”我笑了说:“修内而安外”[2]。

事实也确实如此。记的有一年,我家屋门有些变形关不上了。在院门外我遇到了邻居大哥,问他家中有没有刨子?他说有,并问我能不能让他進家帮着修。我不好拒绝,便答应了。他热心的帮我把门修好。出于客气我给他倒了杯水,打开电视想让他看会儿神韵光盘。可他只看了几分钟便站起来说:“不看了,再看就不想走了。”我知道他中午喝了酒了(当时酒气还很重),看光盘也收不到好效果。便起身送他。谁知临出门时,他拍着我的肩说:“妹子,以后有活尽管念声,哥哥帮你。”对于他这种轻浮的举动,我没有大惊小怪,只是平静的看着他说:“那我谢谢大哥了。”我的淡定使他清醒,赶紧把手收了回去。他走后,我查找自己在整个过程中是不是有不检点的言行。想想也没说什么不得体的话呀。不禁叹道:唉,常人真是可怜哪,本来帮助了大法弟子,做了件好事,能积点福份,却因为行为的不检点,把福份还给抵消了!

可是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他的表现有我要修的。我忽然想起:在讲真相时,为了和对方拉近距离,有时我会不分男女的拍拍人家的胳膊,和很熟悉的异性同修在一起,偶尔说笑中有时也会打人家一下。其实这些都不符合我们师父所要求的:“怀大志而拘小节”[3]。我告诫自己这个毛病今后一定要改。第二天我看到邻居大哥时,他低着头不看我。我没有表现出和平常有什么两样,主动的和他打招呼。渐渐的他又能和我自然的说话了,只是行为变的规规矩矩的了。

有师父呵护真好

近十年来,我和邻居们相处很融洽,有的邻居还拿我做榜样。有个邻居丈夫出门做买卖,剩她一个人在家,她就安慰自己:没事,人家某某(指我)这些年不都是一个人吗。还有一个邻居大姐,丈夫因病去世了,在丧事上周围的邻居们劝她时,也是拿我当例子。其实我心里明白,她们还真没法和我比,因为我是修炼的人,是有师父管着的人。

记的有一次,半夜睡梦中,我听到“咚”的一声响,把我给吵醒了。紧接着听到一个男人急速的说着什么,虽说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但能听出他的声音很恐惧。接下来就是一阵摩托车的响声渐渐的远去了。我一看表,正好是半夜十二点,就起来打坐。打完坐,我忽然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两个小偷骑着摩托车来我家偷东西,一个小偷在外面等着接应,另一个上了我家配房(我家南屋临街,就两米多高)。但上了我家房子的这个小偷,他在房上肯定是看到了某种让他吓破贼胆的景象,才导致他直接从配房上跳下去,发出“咚”的声音,还有那惊恐的喊声。我以前就听说过这样的事,有个小偷到大法弟子的家中偷东西,却因为看到大法弟子家的院子里站着穿着铠甲的天神,就吓跑了。我猜想那个小偷很可能是看到了师父的法身,或者是我的护法神吧,才把他吓成了那样。

在明慧网上我还看到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大法弟子晚上回家,遇到了劫匪,大法弟子就喊:“师父救我!”那个劫匪当时就吓跑了。可第二天那个劫匪又截住了这个大法弟子,并问他:“你师父是谁?”大法弟子说:“你问这个干嘛?”劫匪说:“昨天你一喊师父,我就看到一个穿着袈裟的佛打着赤脚就过来了。”大法弟子自豪的说:“我师父就是李洪志大师。”后来这个劫匪也得法了,从此弃恶从善,成了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有师父呵护真好!

这些年,我虽然一个人生活,但我感觉我的心很踏实。每天忙忙碌碌的,活的也很快乐。

现在姨妈对我说的“别担心我,我有师父管着呢”这句话也能理解了。当然了,她也只是看到了常人这边的表面现象:我有了份轻松的工作,虽然挣的钱不多,但足以维持我的生活;儿子工作踏实、不抽烟、不喝酒、不乱花钱,懂事,从不让我费心,每月回家两天,每天和我学一讲法。

最近我地搞房屋拆迁,我原来的房子换了两套三居室的楼房。认识我的人都羡慕的说:“我们拼搏了一辈子,才挣下一套房子。而你不慌不忙的就有两套房子了,你这就叫‘有后福’。”虽然对名利我已经看淡了,得到这些也没有太多的惊喜,但我还是会笑呵呵的告诉对方:“我这是修来的福呀!”

修炼的体会太多了,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讲出这些,一是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同时也是想告诉世人:赶快得法吧,我们都是为法来的呀,千万莫错过机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