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青年学员:五十六亿七千万年的期盼(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庆祝513明慧专稿)值此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我希望借明慧一角感谢师尊慈悲救度,并将自己通过网络得法和修炼后的美好体会与世人分享。初次投稿,不足之处,还请指正。

我是二零一二年得法的,得法时二十四岁。我从小父母离异,是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不同于大部份八零后,我为人处世的理念在老一辈的影响下保持了更多传统的东西。自记事以后,每当我按老人教导的去面对困境时,我发现表面上在当时看是失去了什么,可过去之后往往又从别的地方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这让我相信,冥冥之中一定有种高于人的法存在,他在无形中制约着一切。虽然不知道这个法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已在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一定要保持善良。

上大学时,我选择了涉外旅游法语的专业,也就是给外国游客做法语导游。所以在校期间接触了很多东西方的文化,看了很多书,比如《圣经》、周易、佛教经典等等。可是不知为什么,涉猎越多的信息,我反而对这个所谓的现实世界产生了更多的疑惑和不解。

记的有一天,讲佛教知识的老师给我们上课。老师讲着,讲着,就开始半带笑声的说(就好象她自己也不相信一样):“同学们,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啊,这可是释迦牟尼佛说的,他说五十六亿七千万年以后,会有一个未来佛,弥勒佛下来度人,你们要是能活到那会就跟着弥勒佛学吧。”说完之后,老师呵呵的乐了,底下很多同学也跟着笑了起来。可老师这番话却象电流一样,穿透了我的大脑,直抵了思想最深处。我就想:真是太好了,将来我要遇到弥勒佛,一定要跟他好好学。

转眼间大学要毕业了。三年的攻读,我顺利通过了从业资格的考试,拿到法语导游证。因为在校时一直想弄明白“佛法”是怎么回事,所以实习的时候,我并没有去带外国游客,而是选择了去四大佛教名山之首——五台山做导游。

可去了以后才发现,那里除了保留下来一些古建寺院之外,真正内在的东西已经看不到了。在那里,旅行社的“前辈”整天给灌输的都是让游客花钱烧香,请佛像回家的说辞;庙里的和尚大部份都是从南方来的,头发剃光,白天身着僧袍,通过手机和导游联系,在寺院里一波一波的接客人,晚上则换上便装去夜市逍遥。

看明了这些打着佛旗号骗钱的假导游、假和尚之后,我就决定白天在旅行社呆着,等黄昏后清净了再出门。记的夜幕降临时,独自一人坐在文殊寺的庭院中发呆,听着微风带动屋檐下的铃铛,内心越发的失落和难过。昔日佛教圣地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找寻的佛国净土到底在哪儿啊?

一天上午,不知从哪里闪出一个念头,感觉外面有什么在等着我,就茫然的往出走着。走到山脚下,碰到一个大学同学,我们就站在那里说起话来。说了没一会儿,从远处走来三个人,两个阿姨一个姐姐。其中一个戴眼镜的阿姨向我们问路,某某寺院怎么走。我一听是东北口音,我从小就愿意听东北人讲话,就高兴的给她指着路说:阿姨,从这上去就到了,要不这样吧,反正我也没啥事儿,我给你们带路吧。

于是我们一行四人往山上走,我和问路的阿姨走在前面,另外两位走在后面。走了五十米的距离,阿姨突然开口跟我说:你今年皇历的二月份丢过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对你很重要,但是后来你找到了,是某个神帮你找到的。听她一说,我愣住了。她又问我是不是丢东西了?我就想起确有此事,并把事情原委告诉了她。

那是寒假返校后的一天,那会天气还特别冷,我的床位又对着门口,早上七点多我被一阵冷风吹醒,一看门怎么开了,就跑下去关了门,箭步钻回被窝准备睡个回笼觉。可是随手一摸枕边的钱包却不见了,顿时慌了神。钱包里有我的身份证,还有准考证,这都是过两天要拿去办导游证用的,马上要找地方实习,这要是丢了等补办回来黄花菜都凉了。这可咋办?

我找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甚至丢垃圾的地方都找了,但没有找到,就回到宿舍,准备让舍友帮写“寻物启事”张贴。我失神的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舍友一张一张的写着,迷蒙间我想是不是可以求神帮帮我呢?于是我试着心里默念:神啊,我还没求过您呢,我知道自己不应该为了这点事打搅您,可是这个导游证对我真的很重要啊,如果我能找到,一定会感谢您,多行善的。

这样想过之后,我好像一下就放下了负面思维,悠哉的去串门了。走進一个宿舍看到一个同学呆坐在床上,就问他怎么了,他看着我气愤的说:也不知道是谁把我的手机给偷走了,还往我床上扔了个烂钱包!我一看,这不就是我的钱包吗?!

阿姨说我能找到钱包是神看到了我的善念,帮了我。不过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我还从来没给人讲过(后来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才知道阿姨有宿命通功能,可以看到过去和未来)。阿姨和我聊了很多,说她是修道的,师父是小白龙,还说我们以前结过缘等等。

刚开始我很愿意听,可听着听着就觉的有点悬,接受不了了。虽然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有信神敬天的思想基础,但毕竟十多年来在学校受到的都是无神论的教育。听着阿姨说的话,就感觉自己的思想一会这边儿,一会那边儿;一会认同,一会怀疑的。后来我想不管这些了,既然阿姨能知未来事,那就问问我的未来吧。

我告诉了阿姨自己来五台山的始末,经历这些曲折之后,决定毕业不做导游了,实在没办法违心让游客花钱。我想起大学时,老师说过法语专业的可以到非洲去工作,因为那边很多国家说法语。我便问阿姨,自己有没有出国的可能。阿姨停顿了一下,说可以,后半年你就能出去了。

果不其然,大学毕业之后,也就是二零零九年的九月份,我通过网上投简历,很顺利的收到某外贸集团的聘用通知,还是董事长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说不用面试,直接让去非洲某国担任当地公司的财务和销售管理工作,年薪八万加奖金。我那时刚二十一岁,一下接到这样的电话,有点懵。为此我还专门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去公司看了一下,确认是这么回事,才回家准备出国的东西。

出国之前,我心里就打定一个主意,无论如何,最多只在外面呆两年,二零一二年之前必须回家。因为两个原因,一个是爷爷奶奶从小把我带大,他们现在年纪大了,我必须得尽孝,在身边照顾他们终老;另一个是我特别相信“二零一二”的预言,相信人类有劫难等着,虽然不敢想会有什么天灾,但是我感到人类真的很危险,即使没有灾难,由于道德的堕落,人最终也会因为资源的耗尽而互相残害。在那之前,我一定要陪在家人身边。

转眼间,两年就要到了。公司的总经理是董事长的同学,他看到我工作很有方法,年轻,外语也是科班出身的,就有要留下我的打算。从第二年一开始他就多次跟我说,让我留下来再做几年,承诺只要我第二年休假回来,第三年开始就让我做副总,年薪加到十五万,还配霸道车。我没有一次动摇过出国前下的决定,都以回家照顾老人为由,婉言谢绝了。直到最后一次,总经理叹息的说,不管怎样,咱这都有你一个位子,你什么时候想回来随时回来。

两年在国外度过的每一天都象是原版复制前一天的。生活的圈子都是中国人,每天看的电视是锅盖接收的CCTV4,上网只是挂QQ,刷微博,偶尔打开搜狐看看新闻。只有出门上班,看到满街的人都是黑肤色的时候,才会如梦初醒,哦,我原来还在非洲。

这样的生活状态一直持续到回国前的两个月。因为时差的原因,我经常和一个高中同学通过SKYPE闲聊,他在国内某剧组里做后期剪辑,白天剧组拍片,晚上他才工作,正好和我的时间对上。他讲了很多随剧组去实地拍抗日“神剧”时,从当地老百姓那里听到的历史真相,我才知道课本上学的是共产党编出来洗脑的。有一天,他给我发了一篇演讲稿,内容涉及国内经济的真实面貌。我看过之后惊呆了,原来国内宣传的所谓大国崛起全是假相。我進而萌生了一个想法,抗日和经济问题上共产党都可以造假隐瞒,那历史上的那些政治事件,是不是真相也被它给掩盖了,我真得好好查一查。同学跟我说要看这些得翻墙上谷歌去搜,不过你在国外应该可以直接搜到的。这时我才第一次知道国内还有网络封锁这种事。在非洲呆了快两年,一上网用的都是百度,还没用过谷歌呢。

我按同学说的在谷歌上挨个搜索关键词,果然一下就出来了。文革、大跃进、三年大饥荒、六四学潮,迫害法轮功等等。当看过曝光天安门自焚真相的视频《伪火》后,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认知了,原来长这么大一直都活在谎言之中啊,我把视频下载下来给同事看,他们看了都非常气愤。当我看到数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摘贩卖的报导时,我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事情。我相信他们(法轮功学员)是被江泽民无端迫害的,甚至那些酷刑我也相信,但是我压根不敢去相信,人类竟然能做出活摘器官这种事来。可遗憾的是,我抱着怀疑的态度看遍了所有证据,分析了所有信息,得出的结论竟是这活摘器官,都是真的。

回国前几天,担心又要活在谎言中,我就把翻墙软件自由门下载下来放在移动硬盘里面,这样回家也可以看到真实的新闻了。

两年异国他乡,对一个找不到人生意义的年轻人来讲,心灵上的空虚,远不是数十万的金钱所能抚平的。回国之后,我很快就从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过起了纸醉金迷的生活,经常要和朋友喝的酩酊大醉才回家,妄图以此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可这样的生活方式,依然没有让我感到快乐,相反我开始对酒桌上重复的话题产生了厌恶感。直到有一天,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一个发生在幼儿园的故事,使我对人生有了彻底的反思。

有一个上幼儿园的五岁小朋友,他的父亲每天骑电动车接送他,突然有一天早上这个小朋友说什么都不和父亲去幼儿园了,父母问清原因后才知道,前一天有两个小朋友笑话他家里没钱只能坐电动车,而他们的父母每天开车接送他们。父亲没办法,因为家里都是工薪阶层,只好贷款七万元买了一辆车,这孩子才肯去幼儿园了。

看到物欲横流、道德沦丧的大陆,对比宽松自由、民风淳朴的海外,使我对自己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疑问:在非洲、西藏那么贫困地区的人,生活质量那么差,为什么每天却很开心呢?难道人的一生就是为金钱和名利而活吗?如果社会再这样发展下去,人类将来怎么办啊?

我终于发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在中国大陆人的“信仰”缺失上。一九四九年以后,共产党搞的历次政治运动毁掉了中华民族的传统信仰,却有意在学校和社会上给人灌输着无神论和唯物论。九十年代后,又不断给人刷新一切向钱看的拜金观念。在各种观念的误导下,人自然就只能这么活了。这与保持传统文化的台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明白要跳出这些束缚,就得把丢失的“信仰”找回来,可去哪找呢?我回想起当年在五台山偶遇的那位有功能的阿姨。到底是科学家还是修道者能解开我的疑惑呢?

那是二零一二年初的时候,我在网上看到很多西方科学家关于“灵性科学”的研究成果。進化论的谬误,灵魂与轮回转生的真实,松果体的奥秘,气功的超常现象等等,他们都用实证科学揭开了。多年来,在学校接受着“崇尚科学,破除迷信”教育的我,一下被这些超前的科学研究捅破了思维局限。原来我们在课堂上学的才是真正的迷信,只是符合共产党理论范畴的所谓科学;原来宗教中所说的都是真的,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信仰问题,原来就是修炼,修炼真的存在啊。

可是我该怎么修炼呢,哪有师父教啊?佛教现在是不行了,五台山自己就去过,太乱了;道家的书也接触过,都是古文,没人教也看不懂;《圣经》也读过,觉的那是给白人修的,也不适合我。气功,气功能修炼。我想起小时候,奶奶练过一种功,我就让奶奶把资料找出来,想看看怎么讲的。我看了之后,觉的不是我要找的东西。

那时我和一个台湾朋友经营代购生意,我让他帮着推荐台湾那边的气功。他把他练的那个气功还有一些其它气功的网站发给我,我看了之后还不满意,让他再帮忙找找。有一天,他发过来一个网址,跟我说,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不行看看这个吧,台湾这边有好多人炼这个功。我一看,是法轮功。

我天天上动态网,法轮功的网站就在页面的中间,可我从来没点進去看过,象有什么在阻碍着,今天朋友却发给我了。开始我还顾虑要不要看呢,但转念又一想,不对啊,台湾那么多人炼,欧美那么多国家的人炼,有很多还是博士、科学家;国内打压这么厉害,抓人、判刑,甚至活摘器官,人都义无反顾的炼,这个功肯定不简单。看,必须看。

我打开了法轮大法书籍的网站(http://gb.falundafa.org/falun-dafa-books.html 由于国内网络封锁,需用翻墙软件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几十个书名,原来法轮功有这么多书,都不知道该从哪里看起。犹豫未决间,《法轮大法 美国法会讲法》的书名吸引了我。我心想,看了那么多气功师讲的,没一个把修炼给讲清楚的,法轮功的师父在美国讲法,底下应该有很多高材生在听,那我就打开看看有没有我要找的。

看讲法的过程中,整个人就像通电了一样,我在人生中的疑问被不断的解开,既兴奋,又震惊。人类文明的从古到今;关注地球的外星生命;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人体修炼的博大精深;在俗世中就能修得正果的宇宙大法等等等等,这不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吗?全在这了,法轮功的师父居然用大白话都讲出来了。

我一口气看完《美国法会讲法》已是凌晨三点了,没有一点困意,头脑真清晰,我终于找到了可以教我修炼的师父,我要修炼法轮大法。我激动的跪在床上,满含泪水,双手合十,心里向师父说:求师父一定收下我,不管吃多少苦,这辈子我一定跟您修成佛。

当看到师父讲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1]“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1]“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1]“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1]“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 我激动不已,这不就是我儿时记忆中的那个法吗,真、善、忍,这是真法啊,我可找到了。就像师父说的,这么多年我一直觉的自己保持了善良,比同龄人还不错,但是和真正的标准——真、善、忍比起来还差好远好远。我一定要做一个真正的修炼者。

得法后,我开始处处事事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做人。说真话,办真事,与人为善;遇事不再和人争执,不再推卸责任;每遇到问题或者跟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主动向内找自己的问题。

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和人坦诚相待,从不和人计较。修炼后,两个老板拖欠我工资几万元,我只为他们没能把企业经营好而忧心,却从不把个人失去的利益放在心上。同事感叹的说,我发现什么“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之类的话到你这都不灵了。人要都炼法轮功这社会就好了。

在家庭中照顾老人,平衡好家庭关系,对待长辈更加恭敬有耐心。我刚得法修炼几个月,爷爷就病倒了,瘫痪在床,为了不让父亲和姑姑们忙完工作还要拖着疲惫的身子陪护爷爷,作为修炼人我主动承担起照顾爷爷的责任。我白天喂爷爷吃饭,帮他活动身体,爷爷大小便失禁,我就帮他排便,晚上陪在他身边睡觉还要不时的起来给他翻身,避免生褥疮。

爷爷生病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脾气也易怒暴躁,一开始不管我怎样尽心的照顾他,招来的总是抱怨、谩骂和不满。喂他吃饭的时候也不好好吃,有时候闹情绪就把饭吐在我身上。但我却一点也不动气,我把这些都当作修炼中心性提高要过的关,总是乐呵呵的继续哄爷爷吃饭。有一次,我拿着宝书《转法轮》念给爷爷听,爷爷却说,去去去,拿上你的书到一边去。我想爷爷可能这会心情不太好,那就先不念了,收起书继续平静的照顾他。第二天,爷爷把我叫过去,和我说:昨天爷爷错了,不应该那么说,我向师父道歉。他举起左手立掌放于胸前,面露虔诚之相。我很惊讶爷爷的悟性,我说:爷爷,师父是来慈悲度人的,对每一个生命都非常珍惜,他不会生你气的。

爷爷在床上躺了十个月之后,就平静的离世了。家人都说爷爷走后没给他们托过梦,可在爷爷要过周年的一天晚上,我清晰的梦到了爷爷来到我身边。他样子变的年轻了,戴着眼镜。爷爷把我从客厅叫到卧室,单独和我说:谢谢你让我知道法轮大法好,我就要走了,去一个非常好的地方,你也一定要让你奶奶知道法轮大法好啊。早上我把梦见爷爷的事告诉了奶奶,奶奶说她也梦到了,而且梦到的样子和我描述的一模一样,但是爷爷没和她说话,只是离她几步远站着,笑着挥了挥手,就隐去了。

法轮大法让我的人生变的有意义,再不会觉的空虚,也不会感到寂寞,心灵纯净了,身体棒棒的,每天活的有滋有味。修炼后我轻松的就戒掉了烟瘾、酒瘾。多年来打电脑游戏落下的颈椎病,不能转脖子,一转就响,很痛,刚炼功几天就好了。心脏从小有毛病,熬夜时间久了,就觉的心脏有一下没一下的跳,几次去医院看大夫,大夫就知道让我背个“豪特”回家说观察观察,可从来没找到过原因,也没治好过,修炼后也完全好了,再没有犯过。

'优昙婆罗花静静的开了三年。'
优昙婆罗花静静的开了三年。

佛经中说,当三千年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开放的时候,就是未来佛转轮圣王下世传法度人的时候。二零一四年,圣洁的优昙婆罗花开在我家一个菜瓜上,我把瓜皮刮下来保存,就这样没有水没有养分,瓜皮都干的和木条一样了,上面的婆罗花却静静的开了三年。

修炼后,我渐渐理悟,天上和地上的空间不同,时间也是不同的。当初释迦牟尼佛给弟子们讲的是天上的时间, “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后弥勒下世传的佛法,就是这人间两千五百年后传世的法轮大法啊。佛家讲缘份,“五十六亿七千万年”的期盼,我终于接上了佛缘,此生无悔矣。

后记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发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通告。我想,作为一名中华儿女,在民族蒙受危难之时,应该勇于承担历史赋予的责任;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应该坦然的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六月,我将实名控告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诉状邮递到两高,提请两高追究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中所犯下的罪行,并收到了妥投回执。

回首往昔,如果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没有在国内发动对上亿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那么十年后,当我上大学时,或许老师不会去用轻浮的语气讲出释迦佛“五十六亿七千万年”的预言,或许很多底下听课的同学在当年就会走入大法修炼中,至少我是肯定的。

师父在歌词中写道:“天地茫茫我是谁 记不清多少次轮回 苦难中无助的迷茫 期盼的心如此的累 黑夜中流出的是沧桑的泪 直到我看见真相的那一刻 直到我追寻到大法贯耳如雷 我明白了自己是谁 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2]。

人的一生稍纵即逝,来时一身光,走时一身光,真正能留下与带走的是什么。我在二十四岁时,突破了重重后天观念的障碍,找到了真我,在人类末劫的最后得到了真法。您是否还在迷失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是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