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渴望真善忍(三)

写在法轮功弘传25年:看网络信息自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接前文)国家强大了,崛起了,要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了,应该是自信满满的时候了。可是呢,却不敢让自己的百姓能够自由浏览外面的世界。据说非洲国家的网民大都可以上任何想上的网站,跟世界人民很接近。偌大的一个中国,老百姓却沦为了数字化时代的二等公民。中共害怕什么呢?其实就是害怕真相,而法轮功真相是中共最怕的。

中共对互联网的审查和封锁,并非从迫害法轮功开始,是中共舆论控制的自然延伸。但是,迫害法轮功大大加大了对互联网的监控和封锁,这是不争的事实。江泽民和中共投入了巨额资金,研发互联网防火墙,以及金盾工程中的网络监控系统,过滤关键字和相关网站,其中最重要的屏蔽对象就是法轮功真相。

原因很简单,中共历次运动都以谎言宣传开道。为打压法轮功制造借口,铺天盖地一言堂的造谣诽谤是不敢让人戳穿的。以中央电视台的热门节目《焦点访谈》为例,从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到8月31日的42天就播出了30集攻击法轮功的节目,几乎占那个时间段所有《焦点访谈》节目的四分之三。这些内容充满了“发疯”、“自杀”、“杀人”等骇人听闻的谎言来抹黑法轮功。

央视“走进千万家”栏目曾播出一个炒得沸沸扬扬的事儿。李淑贤,30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华乡崔家屯农妇,婚后在阿城区大岭乡居住。1999年7月,李淑贤患胃溃疡住进哈尔滨第四医院,病重期间因生活贫困交不上住院费。医院院长主动给她家人出主意:“你们就说李淑贤是练法轮功练的,就能获得免费治疗,还能在生活上给予照顾。”这样,一则假新闻出笼了,说李淑贤“练功练出个活骷髅”。李淑贤练不练法轮功,当地人最清楚,海外明慧网上早有知情人说出的真相报道,可是江泽民集团最怕人们看到的就是这些真相。

央视三台于1999年8月10日左右报导了如下内容:袁玉阁,河北省任丘市人,因炼法轮功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抱着孩子一齐跳进了白马河。当事人袁玉阁发了一封公开信登在海外网站上,澄清事实。她曾骑自行车接在东关上学的10岁的儿子回家,路过通向白马河的小沟上的一个小土桥,桥上没有栏杆,当时放学的孩子很多,自行车又没闸,因躲孩子掉在桥下的土坡上。当时骑的自行车是借的本村老黑大伯的,有许多人在场,有史胡村诊所医生,这个诊所就在小桥北几米,她希望各位领导能调查一下事实真相。事后,袁玉阁问报道记者,电台报导失真,你得有职业道德,记者回答说,上级有任务,完不成任务没有奖金。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就变成了走火入魔。诽谤法轮功是政治任务,什么样的谎言都造得出来。

想想看,法轮功从1992年传出,到1999年整整七年,有数千万人修炼受益,如果是象中共媒体抹黑的那样,怎么可能人传人,心传心的传播开来?迫害进行了一年半之后,江眼看这样大的宣传诽谤力度还搞不臭法轮功,于是他们一伙人策划了更大的阴谋——天安门自焚骗局。

新华社报道,2001年1月23日除夕之夜,有人在天安门自焚,然后就直接栽赃到法轮功身上,连任何中间调查过程都没有。一开始就引起争议的就是灭火器。报道说“警察立即取出灭火器”,加起来得有20多个灭火器,外加好些灭火毯。那时候警察并不背着灭火器巡逻,哪里这么快就拿到了灭火器材?所以事件发生后,很多人都怀疑这是不是有备而来的。而且法轮功是佛法修炼,禁止杀生和自杀,怎么可能去自焚呢?一个礼拜之后,央视的《焦点访谈》播出了自焚专题,有图有声。虽然视频更容易影响人,但是,录像的慢镜头播放却暴露出来更多的破绽,让人确定这是一场骗局。真相令人震惊。自焚中当场倒地死亡的刘春玲,原来不是烧死而是被人击打致死的。慢镜头显示,在灭火的时候,在刘春玲的头部附近出现了一只用力抡起的胳膊,这只胳膊击打刘春玲的头部,造成刘春玲双手扬起,突然倒地,还从刘春玲身上快速弹起了一个条形物,说明打击的力度很大。自焚骗局发生之后,《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曾到刘春玲所居住的河南开封采访,邻居们说从来没人见到刘春玲练过法轮功。央视自焚画面中有王进东的现场大特写,浑身衣服被烧得七零八落,可是他两腿中间装汽油的绿色塑料雪碧瓶却完好无损,完全有悖常理。还有大量的近距离特写镜头,录下了极有渲染力的现场声音,而且摄像机镜头是跟踪拍摄了整个事件,镜头首先跟着警察,然后随着警察移动到事发地点。自焚本应是突发事件,这些画面和镜头从哪里来的呢?……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破绽。

中共利用自焚骗局大做文章,掀起又一轮铺天盖地的仇恨宣传,为升级迫害造势。甚至把“自焚骗局”收录到小学课本(“九年义务教育六年制小学教科书”中的《思想品德》第十册),毒害未成年的孩子们。

海外法轮功学员根据那些破绽制作了“是自焚还是骗局”的真相片,在网络上广为传播。江泽民和中共最害怕的就是这些真相,特别是自焚真相。2002年3月5晚8点,吉林省长春市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法轮功真相电视插播事件。长春有线电视网络八个频道同时播出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江泽民为此十分恐惧,秘密下令对参与插播的学员“杀无赦”,多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建造网络防火墙和信息审查的力度是与诽谤法轮功的力度同步进行的。

中共想要屏蔽的法轮功真相还远不止这些。2006年3月两名知情人曝光出来的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之事,揭开了中共迫害法轮功鲜为人知惨绝人寰的另一面。国外要等几年的器官,在中国几天就等到了。在2006年那个时候中国有上千家医院在做器官移植。器官何来?原来是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虽然人们难以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太多证据摆在那里。海外独立调查人员多次呼吁要去中国大陆实地调查,中共每次都拒签。美国国会在2016年6月通过了343号决议案,再次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表达关注。

越荒唐的谎言,越残酷的真相,江泽民集团越要封锁。网络防火墙就成为了屏蔽真相的救命稻草,甚至不惜重金收买美国网络公司参与其防火墙的研制和构筑。

美国互联网设备大厂思科(Cisco)协助中共设计网络监控系统的消息在2008年美国国会听证会上首次曝光。当时一份思科内部商业简报文件显示,该公司宣称其科技能追踪异议团体,其中一页文件甚至明言金盾工程的目标是“斗争法轮功及其他敌对份子”。

2009年工信部要求在中国销售的所有个人电脑出厂时预装一款名为“绿坝—花季护航”的绿色上网过滤软件。中国大陆网民破解出来的资料显示,绿坝的屏蔽关键词分为:色情关键字列表和非色情关键词,其中色情关键字有2700多个,但非色情关键词列表却有6500多个,非色情关键词列表中,同法轮功相关的关键词又占据了绝大多数。非色情关键词列表的文件名就有“法轮功”字样,叫做falunword.lib,其目的性十分清楚。

中共迫害法轮功,为了阻止真相,打造出了最严厉的防火墙。中共的防火墙硬件设施和软件平台一旦成形之后,那么受害的就不仅仅是法轮功了,大家都是受害者。中共不但封锁海外网络,甚至连在国内的网络都是在严厉的监控审查管制之下。

在这个信息时代,决策来自对信息的掌握,中国人的信息短缺造成了中国人民的先天不足。笔者的一位高中同学在中国的一个大学里做化学教授,她说上不了谷歌,对她查阅最新的研究资料造成很大不便。口口声声要搞“中国创新”,连信息自由都没有,创新能力一上来就输在了起跑线上,犹如掐住了中国创新经济的脖子。当海外有什么关于中国政治生态重大爆料的时候,全世界的人们都可以实时观看,讨论,而真正相关的中国大陆十几亿人民只好生活在他们的局域网里,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要看真相怎么办?还只有翻墙。值得一提的是,翻墙软件大多都出自海外法轮功学员之手,这也算法轮功学员对中国信息自由的一份贡献。

中共的网络封锁和审查也造成在华的外国企业的普遍忧虑,使在中国大陆的经商成本大大增加。外国公司之所以还往中国跑,是因为中国有十几亿人的巨大潜在市场和中国人的勤劳智慧与心灵手巧,或者说外国人看中的是中国人,而不是中共。而中共的角色就象一个绑匪,把十几亿中国人当作人质,迫使外国人就范,甚至配合中共干坏事。

网络封锁和审查也严重影响了中国和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因为在中国无法使用脸书、推特和优图视频等互联网社交媒体,许多有意到中国进行学术交流的大学生不得不打消了前往中国的计划。中共大搞“软实力”,幻想去争取世界人民的心,可是真正破坏中国“软实力”的正是中共自己。

让中国的信息更自由,就得拆除防火墙。中共修建这堵墙有种种动机,封锁法轮功真相,是其中最大的一个。那么,如果迫害不停止,也就不可能真正打破网络封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