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风雨路上师看护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庆祝513明慧专稿)作为法轮大法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过了十八个年头的修炼。在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我将自己在修炼中见证到的师父的洪大慈悲,大法的神奇、美好,一些感触和心得,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绝路得法一身轻

我自小体弱,有先天性心脏病、神经衰弱,腰椎摔伤做过两次牵引手术,类风湿关节炎、子宫内膜异位症,还有气管炎、哮喘、糜烂型胃炎等,病痛折磨的我生不如死,走路扶墙,晚上只能坐着睡觉。一九九九年元月宫外孕大出血又动了一次手术,术后七天腹胀不通气,痛的我满床打滚,医生通知我第二天再次手术。

看着熬红双眼的丈夫,我痛不欲生,再无勇气承受病痛的折磨,我请求丈夫将我带回家,不要做个孤魂野鬼。我同意丈夫的建议:回家修大法。他便将我带回家。到家后他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躺在床上开始阅读。

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四十分左右,我将读了一半的《转法轮》放在枕边,关灯后准备睡觉。忽然,我看见在我盖的被子上方有一个近一米大、金光四射的法轮在飞快的旋转,我惊呆了。忽然感觉有两只手插入了我的腹部,猛的一扯,我疼的“啊!”的大叫一声。丈夫赶紧打开灯,问我怎么了?我将身体的感觉告诉他,他高兴的说:“师父管你了,给你清理身体呢!”正说着腹中如开锅一般,一会儿便通气了。

过了两天此种情况又出现了一次,之后我便能吃能睡。十几天后我就去上班了。从此我身轻如燕,至今再未吃过一粒药,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舒服美妙。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美好、超常、神奇,我对师父的感恩无法言表。

遵师教诲修心性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师父还讲:“可是我们讲了,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1]

师父告诉我们:“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修炼以前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把名利看得很重,特别好面子,修炼后,我认识到这都是应该修去的人心。我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处处按大法的法理归正自己,将大法的美好展现给身边的人。

二零零一年一天早上我去上班,因路上堵车,有点迟。到单位,门房交给我一个箱子,说是有个朋友给我的,我抱着它急忙跑到办公室,放在我的办公桌上,就去其它办公室签到。回来后发现许多同事都在翻我的箱子,有的已经拿着香肠吃上了。我脾气、性格好,很随和,大家一看我進来,就问我香肠能否卖他们一些,价钱如何?

还未来的及回答,我对面桌前的男同事(回族)抓起一个笔记本向我的脸上砸来,又破口大骂,脏话不堪入耳。我和同事们都惊呆了,因为平时关系挺好,工作上我也积极配合他,今天他为何突然会这样。我立即想到我是个修炼人,有事先看自己。我急忙对他说:“对不起,是我没做好,请原谅! ”

当时有几个领导也在场,他们说:“××,你没有错!这里是公共场所,你也没有放在他的桌子上,你给他道什么歉!”对骂我的人说:“×××,你太过份了!太不像话了!”甚至有同事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的说:“×××,是不是因××修炼了法轮功,你才这样欺负她?你是不是看她好欺负?”就在大家纷纷指责他时,他还是咆哮着,不停的骂我。

我急忙对大家说:“你们别说他了,是我没做好,我没有尊重他的民族习惯,尊重别人才是尊重自己,是我错了,对不起!”他气哼哼的甩手而去。

我走到另一回族同事面前,对他说:“我要下去工作了,没时间去跟他道歉,请你给他说说,告诉他我真心诚意的向他道歉,别让他再生气了。”

晚上七点多钟,我完成工作回到办公室,发现只有他一人在办公室,我笑着对他说:“你怎么还不回家做饭,照顾你怀孕的妻子?”他说:“我在等你,我有几个问题想不通,想问你。”我说,“你问吧。”他说:“为什么明明是我错了,你还给我道歉?”他担心我可能会记恨他。他没想到我却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关心他。

我告诉他,我为什么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怎么教人做好人以及大法带给我的美好,也告诉他中共诬陷、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最后他说:“我知道了,我从心里佩服你,你是最有品味的人。”看到我在这件事中的表现,单位领导都夸我心胸宽广,对法轮大法有了新的认识。

二零零一年,为了避免迫害,我从单位出走。流离失所后,父亲怕连累他,登报声明和我脱离父女关系。我体谅父亲的难处,没有丝毫的怨恨。

到二零零七年,母亲病重无人照顾时,姊妹们找到我叫我伺候母亲。母亲患盆腔癌疼痛难忍、排尿困难,有时一天要上二十几趟厕所,都需要我抱着。母亲有一百四十多斤,一天下来把我累的筋疲力尽,每天睡不到两小时的觉,最后我腋下淋巴肿大,出现了一个象乒乓球一样大的疙瘩,高烧四十度。

给母亲看病的医生劝我赶快住院,我让姐姐照顾母亲一晚,我回家炼完五套功法,发了一夜的正念。第二天早上感觉轻松了,烧也退了,肿块小了很多。我做好早饭送到医院。父亲看我没住院、没吃药就好了,而且好的这么快,觉的很神奇。从此,父亲再也不阻挠我学大法了。

修炼路上师看护

我得法不到半年,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就开始了。我因不放弃大法,被非法关押了四次。二零零一年底为避免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精神上、经济上承受很大的压力。我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以苦为乐,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期间经历了许多魔难,但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在助师正法的路上一直走到今天。

二零零六年九月,我乘火车去外地看朋友,身上带了许多真相资料,但上车才几分钟,警察就开始检查证件和包裹,甚至搜身。我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没收身份证,后又被迫害流浪他乡,所以没有任何证件,一旦被查,无证就要被带走。

我立即求师父加持,决不允许警察搜查我,同时机智的走到对面三个军人旁边,看他们桌上有扑克牌,我笑着说:“三缺一啊,我陪你们玩吧。”他们高兴的说好,我们就开始一边聊天一边玩。我在座位的中间,警察到我们跟前问军人从哪来,军人回答是××部队的到××地方去出差。问我时,我还未回答,一个军人就说:“她是我姐姐,带她去玩。”警察看了看就走了。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继续陪军人玩着。

可是仅仅过了半小时,第二轮搜查又开始了,并把前后门都堵了,我立即起身说:“我去一下洗手间。”到洗手间一看没人,我就進去了,我在里面发正念。就听警察说:“洗手间再不准進去!”过了二十几分钟,听外面没警察的喊声了,我又回到座位。旁边军人说:“今天不知为什么,这车厢已有三个人被警察带走了!”

车厢气氛有点压抑,大家也就无心再玩,我静静地发正念。过了一会儿,几个警察又来了,我起身从另一门出去,站在两车厢间上下车的地方,看着窗外,默默发出坚定的正念,心里一下子平静如水,好像今天发生的事与我无关。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人拍我肩头“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回头对着拍我的警察微微一笑:“车厢里有点闷,在这透透气。”警察没再说什么走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师父,谢谢您!”

下车出站后,看有辆出租车停那儿,我走过去问“××地方去吗?”司机说他不想拉人,我问为什么。他说是来接从北京回来的弟弟,弟弟没带身份证被公安抓了,现在不知道到哪去找,回家又怕八十多岁的奶奶着急有事。我看他着急、伤心的模样,我告诉他怎么去打听弟弟的下落,并陪他去了当地的铁路公安分局,打听后没有。

在陪他的路上,我给他讲了中共的邪恶和法轮功真相,并给他做了三退。已是晚上十点多钟,我还要赶上百里路,他知道后立即帮我叫了朋友的出租车,并给朋友说:“这是我姐姐,天底下最好的人,你一定要把她安全送到家,不许收姐姐的钱!”

路上回想今天和以往发生的那些有惊无险的事,心里感觉是那么的幸福。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看护着我,有师父真好!

讲清真相救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犯罪集团,利用国家机器,军、警、公、检、法、特务、监狱、劳教所,对法轮功進行全面的残酷迫害,利用媒体对法轮功進行铺天盖地的诬陷、造谣和诽谤,使中国以致全世界民众被邪恶的谎言欺骗。为了救度被欺骗的众生,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虽然做的不如其他同修好,但我尽可能的去做。

二零一一年我和同修坐火车,在列车上我给列车员讲真相,讲中共历次对中国人民的迫害,讲对法轮功的迫害。刚开始几个人在听,后来围过来听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不时有人说:“大姐,您讲得太对了!”还有些人鼓掌。后来,整节车厢的人都静静的听。直到同修提醒该下车了,我赶紧告诉他们,现在是“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紧要关头,希望大家赶快退出曾经加入过的中共党、团、队。

我与他们告别时,才发现其中还有几个乘务员也在听。列车长说:“欢迎你下次再来乘我们的车。”还有人说:“大姐,希望下一次还能听你讲。”我笑着说:“有缘就能相见,再见!”

二零一四年,一次我坐公交车,上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看他提的东西较多,我就帮了一下,他在我前面的一个座位上坐下后,转过头来对我笑着说:“谢谢!”我就给他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和“三退”保平安。他静静的听完后说:“退不退有那么重要吗?”我说:“当然重要!因为这关系到你的未来。你想共产党干了那么多坏事,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中国人,人不治天治啊!”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公安厅的。”我微笑着说:“我不管你干什么,在我眼里都是可贵的生命,我就是要救你!”他看了看周围,我想他可能有顾虑,我说:“你要同意退,就点一下头。”他郑重的点了下头,而后笑着对我说:“谢谢!注意安全。”

他下车了,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二零零七年底,我回老家,就以拜年的方式挨家挨户给乡亲们讲真相,村里八个党员退了七个。那里历次运动都很疯狂,所以有许多人惧怕,不敢听真相,我就多次的去讲。

十八年的修炼中,风风雨雨的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六千日夜苦与难,八千里路云和月,再苦再难,看到众生得救的喜悦,是我最欣慰的;看到法轮大法的佛光,福佑苦难深重而又憨厚善良的人们,是我最高兴的。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好自己的同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把法轮大法的美好传播给每一个有缘的人,是在兑现自己神圣的誓约,是在走一条既艰辛又辉煌的光明大道。我要跟着师父走到底,将大法的福音广传八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