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照大法向内找 化解矛盾共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在前段时间,我的修炼状态变的很差,与学法小组小Z配合做事时,发生了很大的冲突。但就在这矛盾当中,同修们帮助我向内找,我按大法努力归正自己,不断去掉人心,事情就发生了神奇的变化,真的感到师尊的慈悲保护与精心安排、大法修炼的殊胜与奇妙、同修形成整体的巨大力量。

一、与小Z配合中提高心性

今年刚过年,小Z想让我帮他编辑一本讲真相的资料。当时我求安逸、怕麻烦、不愿多付出的心很强烈,表面上按明慧编辑部“一般各地不能做期刊”的要求,所以不赞成做。但该同修强调此资料救人效果非常好,他曾经用此内容救了很多警察。我用明慧网的有关通知说服他,甚至让小组其他同修看明慧通知,其实背后还是想证明自己是对的。结果,我与小Z就争论起来。

同修们看到我们不断的争论,就说救人的事争分夺秒,争论不休就上了旧势力的当。只要能救了人,你就帮小Z做吧。我也意识到自己心性有问题:我看到对方的争斗心,其实我也有,不然怎么能争论起来。我知道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自己不想多付出,求安逸,是一种多可怕的人心啊。这样,我排斥自己怕吃苦的心后,小Z也变的非常理性了,我们就开始了编辑。

在编辑、反复修改过程中,我认为小Z同修给的稿件,逻辑比较乱,就按自己的理解進行调整,结果同修认为我打乱了他原来的内容,并指出我这个问题一直都存在,向明慧投稿时把同修稿件改的不是原来的意思了,所以这几年我们的交流文章没有在明慧上发表也与此有关。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尖锐,我一直没意识到。同修提出了,我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我总觉的同修们年龄大,写出稿件后,在录入过程中有时就按自己的理解改动,因为往往离截止时间近了,发送前也没让同修们再看看。我找到了自己觉的经常搞文字编辑,有此特长,看不上同修,自以为是的可怕人心。感谢同修们给我指出此问题,我确实提高了,知道每个同修有不同的修炼层次,我们录入中只能给同修改改错字,要尽量尊重同修的原意,只能默默补充圆容,不能有高高在上、显示自己技能、瞧不上同修的人心。我放下此心后,与小Z配合又顺利了,我把需要修改的地方与同修耐心商量,说出为什么要这么修改的理由。当我心平气和时,同修对我的修改、意见都接受了。

当我们编辑基本完成后,我们把此资料发送到明慧网,让明慧编辑给把关,最后接到的回复是:不建议把此资料作为实体资料大面积发放,可用做同修讲真相内部参考。其实在编辑过程中,我一直就对此资料能不能制作没有把握,只怕做错了,影响自己修炼。可小Z同修认为明慧编辑不是绝对不让发,他认为能在本地发送。同修见我不愿意配合,就说我的观念不去影响了救人,要找其它资料点帮着印,甚至说自己要买机器印刷。我们小组协调同修也让我帮小Z多做些,认为能救人,就没错。

陷于此尖锐的矛盾中,我心里一开始还有点不平,有些委屈,知道应向内找,但找找就找到同修身上了,觉的他怎么如此不理智,认为这一段时间,虽然争论,可是我也是在不断的改变自己,认真的做呀,怎么一概否定呢?我们小组另一位同修整体观念非常强,她耐心与我交流,让我做事再圆容些,对小Z同修要理解他,要看到他身上闪光的一面:心很单纯,想证实法、救人的心很迫切,他自己生活都很困难,却全心放在做资料上。我们若一味的拒绝,他也许会更固执己见,做出一些不利于整体安全和他自己修炼的事情,这不是把同修推出去了吗?

我听了同修的善意劝说,再认真观看了师父的《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录像,我句句都听進去了,师尊句句都在对我讲呀,我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对待此事,有些矛盾看着很尖锐,其实都是假相。我应该按师父的要求,先找自己的人心,然后心平气和的指出同修的问题,与同修商量这样做行不行,而不是看不上人,强加于人。我也看到同修身上可贵的一面,看到同修的不易,有了从根本上帮同修的心,第二次交流中,我真诚的向内找,说出自己的各种人心和不足,坦诚的与同修交流此资料为什么不能多发的原因,也不再固执的不给同修做。同时,关于小Z同修的学法、心性提高方面,也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同修也变的非常理性,我们的间隔没有了,配合中救人的力度更大了。就这样,很多看似不可能解决的问题都在师父加持下解决了。

二、与协调同修沟通去间隔

在这段编辑资料中,我与小Z的争论也影响到我们小组的协调老同修,她看小Z生活艰难,又想用此资料去救人,就想帮帮他。由于协调同修年龄和听力原因,对我们讲的具体问题也不很清楚,只看到我们在不断的高声说话,所以觉的我有意的不配合,对我产生了误解。

我意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不能让旧势力间隔我们同修。同时,我也看到协调同修的情比较重,在情带动下想帮小Z做事,可能给整体带来安全问题。本着对同修负责,我早想与她交流交流,但看见她最近容易发火,怕她听不進去;也加上自己集体学完法还急着做别的事,始终没下决心与协调同修坐下来好好切磋。

直到有一天,我们集体学法时,协调同修的儿子闯入,对我们大吵大嚷,于是老同修决定到外地住一个月,学法暂时转到别的地方。在救人争分夺秒的时刻,离开这么长时间去旅游损失该多大,可见此同修当时心理压力非常重,不然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在小组其他同修的善意劝告下,我想到了老同修这么多年顶着压力,为我们提供学法环境,多么不容易,付出有多大;她的心非常善良,能接纳各位同修,总是为整体着想,而不是先考虑自己的安全问题。这次她的儿子突然干扰,是我们学法小组整体有漏了,特别是我与小Z同修、协调同修都有了间隔、有了误解,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于是我下决心要与同修交流,把我们之间的间隔去掉,并把自己看到的协调同修的问题指出来,为同修负责,为整体负责,与同修共同提高。

我切实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找出同修为什么对我有看法,为什么自己提出问题同修不接受,是因为自己平时怕心、私心、保护自己的心比较重,同样的话,说出来别人听着就不舒服。我认真找自己,排斥自己的求安逸心、怕心、色欲心和私心,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先认真的给同修写了一封信。出门前,我的信心还是不足,害怕同修不接受我的意见,我就背师尊的诗词:“日出霞光散浮云 念正心宽化险夷”[1],马上我有信心了,正念出来了,这一切间隔都是假相,是旧势力在干扰我们救人。我们与师父同在,只要心胸宽广,正念足,任何艰险都不算啥,何况与自己的同修進行交流呢?

我骑着车子,带着那封信,来到老同修家。我说:“姨,这一段与小Z的配合中,我确实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在学法中,在同修们善意帮助下,我不断的向内找,不断排斥、修去不好的想法,心中怨恨心少了,能看到同修身上闪光的一面,我们配合的效果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尤其我认真听了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这次句句都听進去了。在讲法中师父对每个有问题的学员都是慈悲的讲道理,没有一句指责和批评,反复讲事情怎么做好,那么做为什么不好。师父让我们发现问题,先找自己,然后心平气和的与同修讲,说出自己意见,问同修这么做可以吗?我明白了我们不能再陷入争执不下的怪圈,这就上了旧势力的当,对我们整体造成了间隔。”

协调同修很赞同我的话,接着我比较平和的指出老同修的问题:重同修情,有时是人护人,而不是站在大法上说话了。重情,做一些事有时不太理智了,恐怕给整体资料点带来安全隐患;还有大法资金使用的问题;别人提出意见时,有时容易发火,导致其他同修不太敢指出来。虽然我的意见很尖锐,但协调同修全都接受了:“你们都看出来了,那我的问题一定是大了。我向内好好找找。”

协调同修让我看她从《明慧周刊》摘录的一些段落,和自己写的一些向内找的文章,我看出同修修炼非常扎实,学法多,只是目前一些问题比较突出了,这也不算啥,很快都能解决。我们一起切磋两个多小时,效果非常好,很多难以化解的矛盾都烟消云散了,从此我们配合更好了,真是事半功倍。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