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河北平山县现世报应不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

一、前言

古人云:“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都敬天信神,相信“善恶有报”。然而,西来幽灵共产党统治中华,对国人灌输“无神论”,致使人伦道德丧失,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命观和善恶论这种普世价值被破坏殆尽,无所顾忌的干坏事。特别是十八年来,一些官员、警察、“无神论”者、被蒙蔽的民众,听命于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地迫害法轮功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师父于一九九二年首次传出的佛家上乘功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功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一九九八年,国家体育总局在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进行了五次医学调查,结果显示:修炼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7.9%。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乔石带领部分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

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和《法轮功》已有四十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法轮大法已弘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学炼者达上亿人。截止二零一五年,各国政府机构、议员、团体组织对法轮功和创始人褒奖、支持议案、支持信函达三千五百一十三项。然而,这么一部本应让中国人尊重并引以自豪的高德大法,却在中共邪恶政权统治下,被无情的打压、迫害,十八年来从未间断。

那些参与迫害者,他们的恶行招来了恶报:有的锒铛入狱;有的被撤职、免职;有的命归黄泉、家破人亡;有的病魔缠身、生不如死;有的意外伤、残,有的除本人遭报应,还祸及家人及多名家人。其实,这场迫害完全建立在谎言之上,因此,看似法轮功被迫害,而迫害者们,才真正是这场运动中最惨的受害者。

本文搜索明慧网曝光的平山县迫害法轮功人员,其恶行导致恶报的案例(实际可能更多),旨在希望能给那些还在参与迫害、不明真相举报法轮功学员的人们以警示:迫害修炼的人,真的是要遭报应的!

二、平山县迫害法轮功恶人恶报职业状况

表1:平山县迫害法轮功恶人恶报职业分布

部门 政法委(610) 警察 县及县直 乡镇村干部 企事业单位干部 一般民众 合计
7 8 5 9 6 17 52
13.5 15.4 9.6 17.3 11.5 32.7 100

从表1可以看出遭报应者以主导迫害政法委(610)和一线的警察为最多,占28.8℅(15/52);乡、村干部为17.3℅(9/52);企事业单位干部为11.5℅(6/52),一般民众为32.7℅(17/52)。

说明:1、有职务者较无职务者恶报为多;2、有工资收入者较一般民众恶报为多;3、文化层次相对较高者被共产党洗脑愈严重,受共产党“无神论”毒害越深,恶报也愈多。

三、平山县迫害法轮功恶人恶报形式统计

表2平山县迫害法轮功恶人恶报形式统计

报应本人 祸及家人 合计
判刑 撤免职除名 患病 死亡 破财 伤残 小计 % 死亡 患病 伤残 除名 小计 %

3

5

9

15

3

6

41

64%

10

9

3

1

23

36%

64※


※:有的恶人遭双重恶报或多名家人遭恶报。

从表2中可以看到,遭现世报应者以报应本人为主,占78.8℅(41/52)。而报应本人中以车祸、疾病等各种死亡最多,占36.6℅(15/41);其次为疾病占22℅(9/41);意外伤残占15℅(6/41);被撤、免职、除名12.2℅(5/41);判刑和破财各占7.3℅(3/41)。

恶报殃及家人中,也是以车祸、疾病等各种死亡为最多43.5℅(10/23),依次为患病39.1℅,各种原因所致伤残13℅(3/23)和被开除。

此外,尚有既报应本人又祸及家人,如王根庭、陈二军、曹雪云、连付成等;还有很多祸及多名家人(二人及以上)的案例,如史军海、薛青更、史波波、郄志军、联俊、李兵山等。四、触目惊心的恶报案例

(一)连续三任县委书记均落马遭报

1、刘秀田,县委书记。一九九九年,执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在会议上叫嚷“一定要判刑,要把法轮功搞的倾家荡产!”时间不长,其因受贿罪被判刑入狱。

2、赵新朝,二零零零年九月至二零零八年三月,任期内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五人;非法判刑十人;劳教十八人,非法开除公职十一人,迫害致流离失所者十三人。升任石家庄副市长仅半年,就因“三鹿毒奶粉”事件被免职。

3、第三任王俊英,二零零八年六月,升任书记后把迫害法轮功作为向上爬的“首要政绩”,当月即以“保奥运”为名,大耍“奥运政治流氓”。一个多月时间,骚扰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抄家二十三家;绑架十二人,非法劳教八人;拆除或部分拆除卫星接收器十家;抢劫师父法像、大法书、资料、DVD、光盘、磁带、电脑、刻录机、打印机等无法统计。二零一三年五月升任石家庄市总工会党组书记,市人大副主任,二零一四年九月被双规,目前已被衡水检察院公诉。

(二)连续三任“610”办公室主任均遭恶报

1、薛青更,一九九九年六月至二零零一年四月,首任610头子。任期内在县医院当医生的妻子却莫名其妙地当了电梯工;次子薛振华摔断了腿,后又出了车祸;二零一一年四月五日长子薛国华又无端被人在腹部及胳膊上连捅数刀,真可谓祸不单行,恶报连连。

2、王根庭,“赌棍”、“色棍”诨名“二棍儿”。二零零一年四月至二零零九年四月任第二任610头子。本人长期患病,还祸及家人,二零零五年十月儿子结婚之际,其妻李树琴突发脑梗塞,致半侧肢体不灵,生活不能自理。、

3、侯聪利,二零零九年四月至今是第三任610头子,二零一零年四月就迫不及待的在这个“高危岗位”突发心脏病,去北京花了十几万元做了手术。

(三)政法委多人遭恶报

1、史军海,政法委书记,恶行累累。610领导小组组长。妻子常年有病;儿子史光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凌晨在鹿泉市鲍庄村附近遇车祸丧生,儿媳改嫁,当了“绝户”。蹊跷的是车内另外二人平安无事。

2、郝玉法,副书记。二零零二年二月(皇历腊月)对非法抓捕的刘书元等大卡车游街示众,亲自上台宣读判决。第二年就患贲门癌,被老天判了死刑。第三年死亡,年仅五十一岁。

3、梁林辉,副书记。在洗脑班毒打法轮功学员,儿子得了白血病。

4、赵振芳,副书记,恶行累累。妻子王超英得了间质性肺炎(无法医治的绝症),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死亡,年仅五十二岁。

(四)警察们的报应

1、陈二军,公安局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十几年。罪恶累累,陈二军恶行使得家人也丧失天良,在中国银行工作的儿子,顺手偷支其岳父存款十几万元,携情妇出逃,被中行除名。陈二军只好将儿子偷支的款项如数赔偿亲家,儿子婚姻也随之解体。

2、封庆芳,国保大队长(政保股)。专职迫害法轮功,所有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均是他捏造诬陷材料。并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酷刑,敲诈勒索等,真是恶行累累。因忌讳人们说其遭报应一直不敢公开其病情,自二零零五年开始腰痛,一说腰椎摔伤,一说肾脏有病。后来又得了一种怪疾,更是保密。

3、胡月涛,国保大队教导员,专职迫害法轮功,罪行累累。祸及丈夫范军患心脏病,做了支架手术,还不到五十岁。

4、肖随龙,国保大队黑打手。所有经公安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均被其残酷折磨过,恶行累累。患严重的糖尿病(现代医学无法治愈,必须天天药物维持),一年比一年厉害。

5、郄志军,看守所副所长。二零零五年本人突患胆结石,在石家庄医院做手术花费近万元;二零零六年冬,其母亲也得了胆结石,也去石家庄做手术花了一万多元;儿子患了一种怪病,去了外地很多医院也说不清什么病。最后,说是不能见“铜”,一见铜就发病,已花了数万元。

6、王友录,看守所流氓恶警,二零零二年得了胃癌,二零零三年死亡。

7、史波波,古月派出所协警。二零零一年被除名;其父得了白血病,二零零三年死亡;母亲改嫁他人;家中的油坊倒闭。真正的家破人亡!

8、陈文进,柏坡派出所所长。二零零八年,上班时间玩儿电脑,被石家庄纪委人员堵在办公室,撤去所长职务。

(五)乡(镇)村干部的报应

1、贾彦龙,先在三汲乡对法轮功犯罪,后调大吾乡副乡长。二零一四年夏天突感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已是肺癌晚期,不几天就死了。年仅四十岁。

2、田明月,在三汲乡任政法书记时,对本乡法轮功学员绑架、打骂、敲诈、勒索等。后升任三汲乡书记、县交通局长。二零一三年因贪腐被判十六年徒刑。

3、郄荣庭,平山镇南山坡村支书。有法轮功学员去村里讲真相,遭郄荣庭当众辱骂,并被赶走。

二零一三年检查出肝癌,二零一四年五月死亡。

4、社平,古月村支书。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在大街上吆喝:谁家有法轮功传单交上来有奖。不过三天,他家被小偷偷了约七千元。

5、王增海,南贾壁村支书,对大法无恶不作,是平山县最邪恶的村支书之一。二零零七年,其妻突发脑出血,在石家庄住院花了八、九万元,成了一个植物人,把贪腐的钱花的差不多了最后人也死了。

6、封新国,大吾乡封许大齐村支书。其子封冬冬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七日(皇历大年三十)遭遇车祸,腿部骨折。二零零八年七月下旬,封新国被村民暴打。

7、侯同肖,原大吾乡书记,迫害法轮功初期最邪恶的书记之一。二零零一年因行贿等罪被石家庄纪委查处,并撤职。当时还不到五十岁。

8、韩贵书,小觉镇政法副书记,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没一个月,其父亲暴死。

(六)编剧本、演节目、涂标语污蔑法轮功遭恶报

1、连付成、联俊,大吾乡西大吾村民,连付成编写了诽谤大法的节目,由本村秧歌队员联俊演出。不久连付成成了药篓子,孙子得了肝炎。

联俊得了半身不遂,丈夫二零零四年患肝癌死亡。儿媳分娩时差点把命丢了,小孩也死了。

2、封留锁,下槐镇罗家会村民。二零零九年正月期间,写了一些污蔑法轮功、歌颂邪党的标语,没几天就遭现世现报。正月二十七,花三千多元买了一辆雅健牌摩托车,仅仅五天,大白天就丢了。

(七)举报法轮功遭恶报

1、陈强强,西柏坡镇梁家沟村民。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晚,封建成、韩三梅夫妇及封强,到该村发放真相资料,被陈强强发现,他当即到西柏坡派出所告密,获举报款五百元。而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三年。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陈强强从车上卸荒石料,被大石料挤压,导致内脏出血,当场死亡,年仅四十二岁。

2、张文贵,冀家沟村民。举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五日,从孟耳庄骑自行车往北回家的路上,与一辆汽车相撞当场昏迷、送到石家庄医院救治。

3、史方方,天赐山海酒店经理,唆使、伙同他人数次举报、诋毁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在其酒店院内与食客发生争执,被食客用小车撞倒,并碾压数次,当场暴毙、死状极惨。

4、张林元、张海旗,冀家沟村民,举报法轮功学员得举报款五百元。此事不足一月张林元骑摩托车将腿摔折,成了瘸子。时间不长,张海旗也出了车祸,碰的花头鬼脸,把嘴唇碰了一个大口子,留下了永久瘢痕。而且他们车祸后的治疗费用超出了所得赃款的十几倍。

(八)配合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企事业干部遭恶报

1、任志平,实验中学校长。二零零一年七、八月份,把实验中学提供给“610”作洗脑班。二零零四年一月,在召开会议中突发心梗,救护车开往医院途中恰逢堵车,五分钟的车程走了二十多分钟后才到县医院急救室,花费十二万元,抢救无效死亡,年仅四十一岁。

2、李兵山,原平河北山县化肥厂书记。二零零零年将本厂三名法轮功学员开除公职,特别是秉承610之意,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代表化肥厂将被迫害致死的康瑞竹火化。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李兵山最疼爱的小儿子李建新因患胃癌死亡,年三十九岁。饱尝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及老年丧子之心灵熬煎。熟料祸不单行,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其妻李五妮又被摩托车撞死。

3、曹雪云,疾病控制中心(防疫站)主任。二零零二年,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当年冬天,妻子康爱萍即患肺癌,在当地及北京等地住院治疗,花费数万元后仍不治,二零零三年死亡,死时还不到四十岁。二零一六年因参与贩卖山东毒疫苗案发,被纪委调查,八月被宣布撤销一切职务,行政降一级处分。

4、杜增庭,西柏坡钢厂厂长。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把本厂张桂联非法开除公职。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杜增庭在太原附近突遇重大车祸,险些丧命,昏迷十几天,在太原和石家庄住院治疗好几个月,花了几十万。

5、张丽平,平山镇东街二小校长。一九九九年,时任平山镇南贾壁小学校长的张丽平,胁迫全校无知的孩童参与诬蔑法轮功的所谓“万人签名”,并对本校法轮功学员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抄办公室、洗劫、绑架等一系列迫害。二零零八年五月,在海南上大学的儿子(时年二十二岁)去海滩游玩,突然下身瘫痪;在海南和北京及石家庄等地住院治疗数月没有转机,只好回家,至今大小便失禁、瘫痪在床。

6、付世涛,卫生局纪检书记。二零零三年初冬,主导抓捕古月医院三位法轮功学员未遂。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凌晨,突发心脏病猝死。

7、齐英,卫生局长。对本系统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后来,法轮功学员对其讲真相、劝退党,正当其犹豫不决之时,其妻却不容置疑地拒绝了。一周后,二零一一年五月的一天,齐英骑车遭遇车祸,肚子被车轮碾过,肝肠流了一地,死状极惨。

(九)攻击、谩骂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

1、赵拴心,王坡乡桃林村人。多次谩骂大法师父及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六月,赵拴心又包了一段工程,完工的最后一天,工程塌方被乱石砸死。

2、张彦军,古月医院大夫。三十多岁,经常攻击法轮功。有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张彦军便去举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傍晚,在常峪岭骑摩托车与一拖拉机相撞死亡。因内脏破裂(内坏),死状极惨。

3、卢兵海,平山镇北白楼村人。二零零八年五月,谩骂、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时隔两天便祸及家人。其二十三岁的儿子卢雷雄开拖拉机去灵寿县拉钢筋,半路与一货车相撞,造成腿骨骨折,住院治疗花了近两万元。

4、李三江,大吾乡东荣村人。二零零七年正月,有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弟兄三个讲真相,老三李三江非但不听,还恶狠狠地说:“你歇会儿就歇会儿,再说这个给我滚出去!”紧接着满口污言秽语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时间不长,李三江骑摩托车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在送往医院抢救途中死亡,年仅二十一岁。

5、任更久,大吾乡西大吾村人。攻击大法、谩骂法轮功学员。不久,嘴歪眼斜,并得了癔病。其妻得了淋巴结病,浑身疼痛。

(十)蹲坑、监视法轮功学员,破坏真相资料遭恶报

1、缑傻子,平山镇南贾壁村村民。仇视大法,指使其妻对本村法轮功学员蹲坑、监视。缑傻子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从房上掉下摔死。

2、卢白果,平山镇北白楼村人。经常撕毁大法真相资料和标语。患食道癌于二零零八年六月死亡。

3、卢白锁,平山镇北白楼村人。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非法看管、监视法轮功学员而遭报。患胃癌于二零零九年三月死亡。

4、李庆堂,平山镇北白楼村人。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非法看管、监视法轮功学员患了癌症。

5、李树婷,县城中山居委会。教唆居委会其他工作人员撕毁大法真相资料。因无人去干这伤天害理之事,李说:你们不敢撕,我去。二零零四年夏天,奇怪的双脚脖子错了位。

6、康树祥,小觉镇书记司机。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其妹妹突然跳水身亡。

五、结语

法轮大法是佛法,迫害佛法和修炼人是人世间最大的罪恶。

昔日强大的罗马帝国因迫害基督徒而走向毁灭。那些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的人们也一个个自食苦果,象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苏荣等国部级高官纷纷落马入狱,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把自己迫害倒了。当初被无神论冲昏头脑的人,根本想不到在权力与法律之上还有天理,然而“人在做,天在看”,哪一个能逃过天理的约束?“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从古到今,凡是参与迫害佛法的人,谁都无法逃脱恶报的命运。

现在尚未遭到恶报的,并不代表其恶行就可以抹去,上天都有记录,这是在给其弥补的机会。否则,当清算来临的那天,就悔之晚矣了。汲取正面的教训吧,神佛已经将生命得救的明路指给了人类——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中,依然慈悲的传递的真相,就是众生得救的指路灯!

佛法无边。天灭中共是上天的旨意。恶贯满盈的中共正在解体,全面清算即将开始,人类的大劫难已逼近眼前。赶快了解法轮功真相,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是唯一得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