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母亲相信大法 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二零一七年四月,九十一岁的老母亲住院了,检查结果说是肺气肿。出现心衰和咳嗽、气喘,生命垂危,医院向家人发出“病危通知书”。家人即刻用电话通知了我,我便在单位请假后赶往几十里外的医院。

母亲病情时好时坏,头脑清楚一会儿,又糊涂一阵子,说出的话都不着边。清醒时脾气怪异,不顾后果,随时会把粘贴在她胸部监测心电图、血压、血氧等的仪器连线和供氧气管拔掉,喂药都很困难,咽不下去,更谈不上吃饭了,闹得医生和护士整夜不得安宁。医生说这是晚期病态,多次督促我们转院。在二十四小时这种环境和神态疲惫的状况下,我也认同了医生们的观点,配合医生尽力而为。

第二天早上大哥来到医院,向来不愿听大法真相的他突然对我说:“凭你的功力,能办这件事呗?”此时我才想起来盘坐发正念。中午回家学了师父讲法,正念迅速充满了我的空间场。傍晚哥哥打电话说情况危急,要马上转院。可另一家医院不接受已九旬的危重病人,妹妹联系身为副院长的同学,总算安排住進了这家大医院。晚上十点后,大哥又打电话通知了孙子辈包括几十里外所有亲人赶往医院见母亲最后一面,并且买好了寿衣。我接到电话就否定了医生和大哥的安排,说:“不是那么回事儿。”放下电话,冷静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母亲每年冬季在我家过冬,那时我就把大法弟子不能给死去亲人磕头的法理和师父相关经文念给母亲听,并告诉兄妹们,十多年来我没有到祖坟去烧纸、上坟的原因,使大家都明白了。

十五年前,算卦先生告诉母亲她八十六岁寿终。二零零四年我得法了。二零零五年后,当我看到明慧网上学员的交流文章中说常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还能增福寿,我告诉母亲,让她也念。母亲照我说的做了,常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六年前又一个算卦先生告诉母亲:“小鬼不套,阎王爷不要,好好活着吧!”母亲知道大法师父延长了她的寿命,却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由于自己的修炼状态,或许是历史的缘份,我们兄妹五个中,我排行第四。大哥在部队多年和姐姐因有其它信仰,大法真相一直讲不到位,母亲有愿望给他们讲真相,可能怕大哥瞪眼,迟迟没有行动。平时母亲对我和小妹妹不隔心,我在医院时已给妹妹交流过与真相有关事情,让她随时配合我,她答应了。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师父给弟子的安排也是最好的,我身边的一切事情都是我修炼提高的因素,求师父再给母亲一次机会。马上电话通知在医院的妹妹配合我,她说:“仪器上的图标显示不行了。”我告诉她:“仪器图形在我们这儿不管事,就听我的!”

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在我脑海出现,放下大哥的电话,我发正念清除母亲空间场的狐黄白柳和邪灵烂鬼,一切由师父安排。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医院,大哥说昨天晚上亲人们只有我没来医院。我说:“我心里有底儿。”“你成神仙啦!”大哥疑惑地说。我回应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法轮大法造就了万物众生,无所不能。

在这危急关头,我还是把救众生摆放首位。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母亲终于从死亡线上挽救回来。母亲告诉我,那天她苏醒时心里连连喊着:“大法师父救救我!法轮大法好!”从昏迷到苏醒,从不能喝水到一日三餐,内科的医生们都感到惊奇。护理母亲的过程,也是我修炼提高的过程,钱财利益的看淡和包容无理取闹的病人,以及亲属常人的自私,使我的修炼状态進一步得到升华。期间,医生和同室的两个病人以及陪护人员明白了法轮功真相,我为他(她)们得到救度感到欣慰。

坏事也是好事,顽固自傲的大哥对大法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母亲已经出院了,她表示要用行动告诉家人大法的超常。

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是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根本的性命双修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能开启智慧,洞悉人生和宇宙奥秘。由于法轮大法超越政治和文化界限对人类身心健康的巨大贡献,获世界各国的褒奖、支持议案三千多项,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而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善良,诽谤佛法,邪恶至极,世界独一无二,必将遭到上天的惩罚。

在中共统治下道德沦丧、黑社会肆虐的国度里,愿所有苍生在亘古未有的宇宙正法、地球净化的时代,同化“真善忍”,认同“法轮大法好”,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才能绝处逢生,拥有美好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