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十八年被迫害综述(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迄今为止,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共江泽民集团持续十八年的迫害中,山西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二十人,被非法判刑五十八人次,被非法劳教二十五人次,被非法关押、拘留九十人次,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关押合计年限为二百五十三年,迫害致精神失常二人,遭绑架、抄家二百八十余人次,被无端骚扰二万余人次,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属被敲诈勒索,甚至还有一些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图1:山西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1:山西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目录

概述
第一部分:大法弘传,福泽晋城
第二部分:寒风料峭,壮志悲歌
第三部分:坚守信仰,惨遭迫害
第四部分:集体绑架,冤案惊天
第五部分:正义诉江,反被构陷
结语

晋城市古称建州、泽州、泽州府,是山西省下辖的一个地级市,位于中国山西省东南部,居晋城盆地中央,丹河及沁河中下游,晋豫两省接壤处,素有“河东屏翰、中原咽喉、三晋门户”之美誉,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现辖一区一市四县,市辖区:城区,县级市:高平市,县:沁水县、阳城县、陵川县、泽州县。面积9490平方千米,人口约230.89万人,以汉族为主。

远古时期,中华人文始祖尧、舜、禹、汤,均活动于今晋南一带,而晋城属“京畿之地”,由此产生了女娲补天、伏羲画卦、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神农播谷、尧封丹朱、蚩尤冶铁、舜“耕历山、渔于获泽”,禹凿石门、商汤桑林祈雨等一系列神话。据传女娲氏炼石补天于今晋城市郊浮山的娲皇窟,尧帝封其子丹朱于今高平丹朱岭。禹凿石门于今阳城获泽河两岸、神农氏采五谷尝百草在今高平羊头山。古书《墨子》中曾有“舜耕于历山”(今沁水历山舜王坪),渔于获泽(今阳城)的记载。《穆天子传》中也曾有周穆王“休于获泽,以观桑者,乃饮于桑林”的记述。

晋城老城始建于唐武德初年(公元618年),有着上千年的建城史。历史上有无数名人踏上了这片土地:唐代大诗人陈子昂登上泽州城北楼,写下了《登泽州城北楼宴》。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孙子隰川王和宣宁王迁于此,建有隰川王府和宣宁王府。于谦在这里写下了《到泽州》。这里曾哺育和造就了一大批历史名人,如唐代著名佛经注疏家高僧慧远,宋代文学家刘羲叟,首创诸宫调的艺术家孔三传,明代经济学家王国光,诗书大家张慎言,清代文渊阁大学士、《康熙字典》总编纂陈廷敬等。

晋城有众多的寺庙、道观、清真寺、教堂等著名历史古迹和文化遗产,全市现有文物总量6767处。如:青莲寺、崇寿寺、阳阿古城、海会寺、开化寺、崇安寺、玉皇庙、冶底岱庙、晋城二仙庙、炎帝陵、长平之战遗址等。四大名胜珏山吐月、白马拖缰、松林积雪、孔子回车等历史古迹和古老传说在这里流传、辉煌。印证了这里的人们勤劳、善良、淳朴,敬天知命,礼神拜佛,对修炼文化更是情有独钟。

这个有着古老文明的地方,在当今却演绎着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用鲜血和生命谱写着捍卫宇宙真理的伟大历史篇章。本文通过大量的详实资料(明慧网记载)和调查取证,向您展示一段悲壮曲折的纪实片段,正邪、善恶蕴寓其中。

第一部分:大法弘传 福泽晋城

一九九二年五月,宇宙高德大法——法轮大法的传出,唤醒了中国人迷失的心灵,使中国人找回了失去已久的生命之根。一九九七年开始,婉转动听的法轮大法炼功音乐逐渐在晋城大地响起,靠着人传人、心传心,炼功的人数迅速增加,炼功点也由市区逐渐向城乡扩展,很快学法小组也像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

晋城的法轮功辅导站也成立了,法轮功学员每周举行一次集体弘法炼功活动,数百学员在一起炼功,那宏大的场面,十分壮观。每次都引来众多世人驻足围观,赞美之声不绝于耳。每当这时就有辅导员主动走过去向大家介绍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就这样走进了千家万户,真、善、忍宇宙真理在晋城市广大民众心中迅速传播开来。

法轮功不仅有祛病健身的奇效,更主要的是教人修心向善,使人变的善良,平和,诚实,宽容。修炼法轮功后,晋城出现了这样的景象:邻里之间多年的积怨化解了;婆媳之间的矛盾消除了,家庭更加和睦;员工上班兢兢业业,不争名利;领导工作好干了,单位效益提高了;病秧子的身体强健了,精神焕发;癌症晚期患者起死回生;经常吸烟耍酒疯的人戒掉了烟酒;吃喝嫖赌、打架斗殴的浪子改邪归正……

法轮功学员用真、善、忍的理念严格要求自己,淡泊名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晋城地区的好人好事层出不穷。法轮大法对社会稳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法轮功修炼来去自由,没有花名册,当时晋城市的法轮功学员数以千计,可到底有多少人炼功不得而知。众多的修炼者沐浴着大法的洪恩,享受着大法给人们带来的各种福份。

正是:

法轮大法传泽州,
修者日增心智明。
善念化成朵朵莲,
怀瑾握瑜百业兴。

第二部分:寒风料峭,壮志悲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的首恶江泽民操控电视台、电台、报纸等媒体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配以杀人、自杀、有病拒医等造假新闻诽谤法轮功;后来又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嫁祸法轮功,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劫持国家整部机器,掀起了这场残酷迫害亿万好人的恐怖运动,将中国人民推向苦难的深渊。全国有数百万名法轮功学员被投入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更有地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整个中华大地被红色恐怖所笼罩。晋城市的法轮功学员也遭受了令人发指的严重迫害。

早在一九九九年初,晋城市的法轮功学员晨炼时,就时常遭到警察的各种骚扰,有时还近距离对每一个炼功的学员照相、录像,收集学员资料,制造恐怖气氛。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晋城市“610”(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以下同)等非法组织便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明目张胆的迫害,操控各市、区、县政府、政法委,及各乡镇、企事业单位和每个村委会、社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疯狂迫害。其中发生了几起比较严重的迫害事件,加剧了当时疯狂的红色恐怖形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五点,高平市(隶属晋城市管辖的县级市)的法轮功学员像往常一样来到高平市望云广场炼功。当悠扬的法轮功炼功音乐响起后,没过多久,远处一阵嘈杂、刺耳的警笛声凄厉的划破了寂静的天空。多辆警车疾速地鱼贯开至炼功场地,几十名警察跳下车来将望云广场包围,然后一起冲向正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当时法轮功学员们祥和的端坐在那里炼功,慈悲中透露着威严。凶神恶煞般的警察跑到学员身边竟被震慑住了,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下手。过了好一阵子,带队的头目才叫嚣着下令绑架了这些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

那几天晋城市的其它炼功点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类似的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从此,晋城市的法轮功学员和全国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完全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面对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的造谣、诬陷、诽谤、颠倒黑白等谎言宣传,作为切身受益者,晋城市法轮功学员前赴后继进京护法向政府善良、平和的讲真相、讨公道,谱写了一曲曲惊天地泣鬼神的壮歌。

相传尧为天子时,为了听取民意,设置三个专门场所与民众沟通,每处都竖有便于识别的标志:一旗、一木、一鼓。“一旗”就是“进善之旍”,旍就是旌旗,凡是想进献善言者可以站在旍下,太子要随即前往倾听;“一木”就是“诽谤之木”,诽谤一词的本义是批评,如有希望指出为政者过失的,可以将意见写在此木之上;“一鼓”,就是“敢谏之鼓”,若要对执政者有所劝谏,可以敲击此鼓,官员闻声当前来求教。古人用这些周密的设计使政府的最高层处处关注,步步留意民众的意愿,避免决策上的重大失误。因此“倾听民意,进谏忠言”,在中国古代一直是官民沟通的良好方式,它不但体现了一个君主的宽容和圣明,也是真正治理好国家的王道、正道。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看到中央电视台上连篇累牍的污蔑宣传第一反应就是政府可能不了解情况,不知道法轮功的真相,我们一定要去北京告诉政府真相,希望政府能善待法轮功。就是带着这样朴素的愿望,像全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晋城市的法轮功学员自发的从市区,县镇到边远山村开始行动了。

然而,火车站被警察把守了,去北京的人被严加盘查;公路上也有警察设卡,许多学员半路被劫持回来关进了拘留所。更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突破层层封锁到达了北京。可是,信访局变成了公安局,惧怕人民上访的政府索性连信访局的牌子都摘掉了。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被警察、便衣截访,遣返,抓捕,殴打,甚至劳教、判刑、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家属也受到无辜的牵连,威胁、恐吓、勒索、骚扰,种种恐怖的阴影不时的笼罩在他们的头上。

下面是部分晋城市法轮功学员进京护法遭迫害案例:

(一)王高潮进京申冤遭绑架、毒打、野蛮灌食等迫害

王高潮,男,六十一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王高潮因进京护法被绑架到北京看守所,期间多次遭到警察的毒打。送至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看守所后再次遭到非人的虐待。最后王高潮被非法判刑三年,送至山西省晋中监狱。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在泽州县看守所期间,王高潮因在夜间打坐,遭到看守所指导员秦产富的毒打,臀部到小腿全成了青紫色,连续晕倒五次,大小便失禁;王高潮为了抵制迫害而绝食,还遭到警察的野蛮输液,被折磨的痛不欲生。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四日,王高潮被非法押送至山西省晋中监狱,这里环境比看守所更加恶劣,狱警每天强制王高潮背监规,有时背到晚上十二点,甚至凌晨两点,不符合狱警的要求,就利用犯人对王高潮拳打脚踢。一次,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王高潮被八个犯人猛打,嘴被打得肿起很高,一直打到吃饭铃声响了才停手。

二零零一年四月,犯人威胁并强迫王高潮抄写悔过书,被王高潮拒绝。他们就逼王高潮下蹲二百下,蹲不够便打。王高潮被折磨的筋疲力尽,痛苦不堪。王高潮还被狱警关小号,中午面壁,晚上挨打。有一次,王高潮被犯人一直毒打到凌晨两点。

由于王高潮不转化,犯人们觉得王高潮影响了他们减刑,到了晚上就强制王高潮弯下腰头顶住墙,保持住姿势不许动。王高潮坚持不住时,他们就暴打。王高潮被打得瘫倒在地上,他们仍不罢休,继续用脚踢。王高潮的腰部被踢得不能动弹,睡觉不能翻身。有时王高潮去打水,不小心把暖壶盖掉地上,他们又是一番拳脚相加;有时去吃饭也会莫名其妙的遭到一顿暴打。那种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人格的莫大侮辱,没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导是很难走过来的。

(二)母女护法遭绑架、毒打,母亲被打得双目失明

郭国萍,女,六十二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王玉兰,女,生于一九三三年,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郭国萍和母亲王玉兰(曾身患绝症因修炼法轮功而重获新生)到北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当她们正在向人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时,来了一帮警察将她俩团团围住。一个警察冲上来在王玉兰脸上左右开弓不停地打耳光,直到打累了才住手。郭国萍见状赶紧扶着母亲往前走,没走几步,后边一个警察飞起一脚将她母亲踢倒在地,紧接着王玉兰母女被押上了警车。郭国萍的母亲王玉兰坐在靠窗户的一个座位上,一个警察从窗外伸进手又开始扇她的脸,当时王玉兰的脸红肿得很厉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郭国萍母女被绑架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里已经非法关押了许多法轮功学员。警察又开始毒打王玉兰,拳头打在她的头上、脸上、眼睛上,啪啪作响。王玉兰的眼睛被打得严重充血。一位素不相识的法轮功学员不忍看到警察暴打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王玉兰当年已六十七岁)便制止说:“你怎么能对老人大打出手!?”这个警察听后扭身一把揪住这位女同修的头发,另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使劲往墙上撞。当时警察殴打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形真是惨不忍睹。

王玉兰最后被警察打得眼睛出血、视力模糊,双目失明了,他们不想承担责任,把遍体鳞伤的王玉兰老人推出看守地点。

王玉兰老人双目失明,跌跌撞撞,强忍着剧痛摸索着坐上火车从北京奇迹般地回到了千里之外的晋城。一路上的艰难、困苦可想而知。当王玉兰终于活着走进自己家门的时候她回想着这可怕的一幕一幕,不禁感叹道,“真是死里逃生”!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一日郭国萍被送回当地派出所,次日被送进晋城市看守所。当时,一个叫杨健平的女警和俩个男警,一个姓高,另一个不知姓名。他们不由分说将郭国萍暴打了一顿,打得最严重的地方是她的右臂,被他们用橡皮棒打成了青紫色,险些残废,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得以恢复。

一个月后郭国萍被取保候审,回家终于见到了一直让她担心、牵挂的老母亲。

(三)庞建军一个“是”遭毒打、野蛮灌食、劳教

庞建军,男,四十八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庞建军踏上了前往北京护法的路程。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到达北京天安门,然而北京发生的一幕却让他感到震惊万分!整个天安门广场阴森恐怖,依维柯警车遍布在每一个角落,随处可见警察、武警在站岗、巡逻查验行人的身份证明。便衣特务随时随地盘查着每一个行人:“你是修炼法轮功的吗?”回答“是”的,随即被野蛮地推进警车里。而庞建军也仅仅因为诚实地回答了一个“是”,就同样遭到了警察的绑架。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当日庞建军被转到山西省驻京办事处,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又被晋城市公安局警察押上警车,六月三十日回到了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公安局南村派出所。当即南村派出所的警察就对庞建军进行非法审讯。由于庞建军不配合,警察就凶狠地打他,他的门牙都被打掉了。当天下午警察就气急败坏地将庞建军送进了泽州县看守所。期间,庞建军绝食三次,警察就对他实施野蛮灌食。“灌食”其实就是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用这种方式对人进行折磨,让人痛苦不堪,有的人甚至因野蛮灌食被迫害致死。庞建军被带到看守所的值班室里,警察强行将他按倒用橡胶管子插入鼻子然后旋转着管子往胃里推。当时他就感觉到胶皮管子所经过的地方,那里的每个细胞都在拼命对它进行排斥、抵抗,这两股力量的对抗所发出的惨叫声带出的恐怖,使人毛骨悚然……灌食结束后警察为了下一次灌食方便,竟然连管子都不拔掉,还将他的双手背铐起来,那种滋味真是难受极了。

之后,庞建军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于山西省太原新店劳教所遭受迫害。狱警为了转化庞建军,每天让一两个警察或包夹人员看管着他白天晚上不让睡觉,不准和其他人说话,而且还要不间断地被强迫灌输荒谬的理论,并威胁、恐吓,逼迫他放弃信仰。

在那里,庞建军还被强迫做奴工,每天起早贪黑地给一个铁厂打碳块,中午只有很短的吃饭时间,其余时间不停地干活,一停下来就会遭到打骂。在高温酷暑下,庞建军每天汗水淋漓的超负荷干活,那种痛苦真是无以言表。

(四)王虎进京护法被毒打

王虎,男,六十四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王虎和几名同修来到了北京想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刚走到天安门广场就被几个便衣绑架到一辆依维柯警车上。

在车内王虎看到的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幕,使他至今难忘:在驾驶员座位后的第一排座位上坐着一个彪形大汉(便衣)脚踩着一名三十岁左右非常羸弱的女子(法轮功学员),一只手揪着这名女子的头发,另一只手不断地殴打,还不时地用脚踢。这名女子的头撞得车地板咚咚作响。只见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又拿出一瓶风油精倒入这名女子的双眼,边倒边揉。女子痛苦地大声惨叫着,但那个便衣警察毫不手软,依然疯狂地折磨着女子。当时的情景实在让人惨不忍睹。

依维柯警车将王虎他们送到了天安门广场派出所。次日,王虎被遣返山西省晋城市,关押在晋城市看守所。

七月二十八日上午,警察将王虎由看守所带到晋城市城区东街派出所,由三名警察对他进行非法审讯。一位自称是所长,一位叫小健(音),另一位是被所长叫作领导的人。因这些人认为王虎不配合,他们就把王虎按倒在地,用橡皮棒猛打他的臀部,直到他们累得打不动了才住手。当时王虎被打得下半身失去了知觉,臀部周围全是青紫色的淤血块,好长时间都不能坐,睡觉也不能平躺着,只能俯卧。五年后,王虎的臀部仍有许多淤血块,一碰到就会隐隐作痛。

王虎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取保候审回到家中。

(五)秦广润因进京护法被非法劳教后折磨的骨瘦如柴

秦广润,男,六十六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一日因进京护法遭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陶然亭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山西省晋城市高平市看守所遭受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并开除公职。

在高平市看守所秦广润的饮食极其低劣,说话、行动都受到严格的约束,就连上厕所都必须在指定的短时间内完成。数月后,秦广润被辗转送到山西省太原新店劳教所遭受迫害(劳教两年,后又延期一个月)。

示意图:烈日下曝晒折磨
示意图:烈日下曝晒折磨

在劳教所秦广润遭遇了他今生最惨烈的摧残。开始在集训队,他被剃光头发强迫在烈日下站军姿,走正步。近四十度的高温晒得他头皮发烫,肿胀起一个个的大泡。汗水湿透了衣衫,体力严重透支,经常晕倒。晚上秦广润被强迫单独洗脑,不许睡觉。由于他不放弃信仰,被劳教所分配到最苦的劳教队,天不亮就被驱赶着去很远的一个工地上做奴工。超强的体力劳动,加上烈日高温使他的汗水不断地往下流,用手擦汗时竟发现脸上已没有汗水了,有的只是一层很厚的汗水结晶体与泥土的混合物。这时只有秦广润的鞋子里灌满了汗水,一走路就能听到鞋子里的水发出声响。即便如此,警察给他的饭食却非常糟糕,并且卫生条件极差。午餐基本上都是面条,里面的蔬菜几乎就不洗,吃着一股浓重的土腥味,少盐无油,令人作呕。秦广润的身体迅速垮了下来,最后连劳动工具都拿不动了,一风吹来几乎就要倒下。就在秦广润被摧残的极度虚弱的时候,警察对他展开了疯狂的洗脑攻势,将他转到劳教所内部所谓的“攻坚队”,他被折磨的迷迷糊糊、骨瘦如柴。

二零零二年八月,秦广润(因不放弃信仰被延长一个月劳教期限)终于活着走出劳教所,但人已瘦的皮包骨头脱了像。在回家的路上妻子和儿子与他走对面,竟没有认出他。可见,劳教所对秦广润的摧残有多么的残酷。

因进京护法遭迫害的还有:

刘喜良、杨玉凤、赵锋、王韶辉、王彩霞、魏彩英、李忠锁、邱月花、陈家安、王云、朱永富、朱薇、朱江、乔晋丽、王素珍、田月桂、李莲英、高小金、蔡荷花、杨玉凤、孔广荣、孔广先、张莉莉、张秋花、张永萍、常晋军、司桂荣、李先玲、王爱兰、史保英、郭广忠、庞建军、乔丽芳、葛炳育、苏贵平、王树兰和芦建飞(当时二人年仅十七岁)、许言宝、李芝团、宋年爱、田月仙、路文桂、李和尚、李雪花、李建新、李小桃、李小莉。

赵先荣、刘改荣、李新香、陈忠孝、郭云芝、王小娣、崔小软、田金桂、卫贞凤、等没有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也遭到了晋城市“610”、各级国保大队及派出所警察、以及社区居委不同程度的骚扰、绑架、关押与迫害。

有诗曰:

丹河浊水怨春迟
古晋寒风料峭时
数百悲歌惊短梦
万千壮志续长诗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