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怀孕期间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作为一名青年女大法弟子,我想谈谈我在怀孕期间的一点修炼体会。

排除干扰

一年前,我曾亲眼所见我的大姑子(一家都是修炼人)因带着两个小宝宝而无暇学法炼功,修炼状态不太好。我对丈夫同修表达了不想要孩子的想法,我说:“大姑子的那两个孩子是不是有罪的啊,他们已经干扰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和证实法了。”丈夫同修却说:“孩子有什么错,没走过来的是大人。”是啊,我怎么能向外找呢?再说一个生命的降生与否怎是一个小小的人说了算的呢?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安排的各种环境中不求也不怨,用大法的法理指导走过来。

不久我们年轻人的学法小组来了一个八个月大的宝宝,她的爸爸妈妈之前都是我们学法小组的,因没有老人照看,只能带在自己身边。小宝宝的到来使得我们的学法环境改变了。她实在是太可爱了,那天真无邪的眼神,纯真的笑容,让我学法的时候都忍不住望她一眼,自然学法变的很难入心。当意识到学法时不能被干扰后,我把她当不存在,这一关也就过去了。

本来这个宝宝已经比同龄的宝宝都要乖很多,但是一个多小时的学法,她还是无法保证不作任何声响。每当她咿呀喊叫或者爬来爬去时,我还是觉的容易受她干扰。因我所遇到的学法环境都是很静的,很少有外来干扰。我想到她的爸妈这段时间肯定都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学法炼功,不突破出来肯定不行。而我们也就是一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会遇到这样一个环境,她的到来或许是一种必然,也可能是我将来无法回避的修炼路上的一关,这一关也许对我也是一个偏得,让我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有时学法时这个宝宝非要缠着妈妈,妈妈同修就小声告诉宝宝:“你自己玩,不要影响我。”宝宝好像听懂了一样,立即就不闹了。我看到了那个妈妈同修排除干扰的正念,她没有随着那个宝宝去被带动,她知道她此刻要干什么。后来我得知这个妈妈同修几乎每天上午带着宝宝去集市庙会上讲真相,下午带着宝宝去当地学法小组学法,并没有因为有了孩子而在修炼上受到影响。我感受到了法的博大与智慧,我的顾虑和担心是我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并非真的无法突破。

之后我在学法时师父便点化给我如何排除干扰。师父说:“可是你们永远记住一点:不管谁在干扰,那都是暂时的,都是假相,都不是主体,都是一种象空气一样的流通。空间中的各种物质因素与生命到处都是,多的不可估量,有形象没形象它们都在,它们就是微观空间与不同空间的生命。在没有正完法之前,宇宙中微观的神,都在同时同地存在的各自空间中,有什么停留在这儿,和它不停留在这儿,只是一个概念。那些自然就存在在那的有形无形因素对你们什么都不影响,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操纵不了。”[1]

孩子的存在也许确实是一种干扰,他的一切都和我们发生着联系。但是那所谓的干扰仅仅就是没有内涵、没有牵扯的几个字而已,我们内心与它断开,它真的就无法影响到我们。

转变观念

怀孕初期,小腹隐隐作痛,有些怕冷。别人都穿着短袖,我穿长袖还得捂好肚子,要不就会感到肚子痛。所以在炎炎夏季,我不让开空调和电扇,丈夫为此对我很有意见,我就觉的他不可理喻,怎么不为孩子考虑考虑呢?

一次,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位同修的“鼻炎”病业反映出来,她自己说是因为怀孕时吹空调后落下的,之后每年夏天吹完空调后都不舒服,她自己现在也感到困惑,修炼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好?同修们为此進行了交流,我也表达了自己的认识:要改变观念,修炼这么久了,可你是对病业出现的原因仍然归咎于肉眼看到的和人的常识判断,要排斥这个想法,吹空调和所反映出来的不舒服并不挂钩,那只是表现在这个空间的人能理解的外因,越是怕吹就越是要吹,要突破这个观念…那天交流就我说的最多。

同修走后,丈夫同修说我:还说别人要改变观念呢,自己都不让吹电扇。一句话把我点醒了,是啊,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根据常人对怀孕的知识和感受去认识“疼”,认为“疼”是怀孕引起的,受凉会引起疼痛加剧。为了避免疼痛,就用常人的办法去缓解。我的整个认识和做法完全和常人一样,我在这个问题上忘了自己是一个修炼人。

师父说:“因为在他腿疼的时候,我们看到黑色物质在往他腿上攻。黑色物质就是业力,吃苦就能消业,从而转化成德。一疼那业力就开始往下消,业力越往下压,他腿疼的越厉害,所以他腿疼不是无缘无故的。”[2]

明白法理后,我不怕风吹和受凉了。有几次丈夫同修看到我進屋后主动说关了电扇吧,我说没事,我能吹。虽然吹时我还会有疼痛感,但这时我明白了,我的疼痛与电扇没关系,这不是它造成的。很快,我就没有疼痛症状了。

孕期不走常人路

自己本来对怀孕没有太多的常人观念和常人知识。可是当得知自己怀孕后,我常常有意无意的在常人网络上去搜索查询,这样就懂得了很多常人所谓的孕期知识和育儿知识。但是正如师父说的:“人类社会好象是進步了,其实是在向后退,离我们宇宙的特性越来越远。”[2]

我觉的自己越来越受局限,第一念冒出来的不再是法上是怎么说的而是网上怎么说的、专家怎么说的或者某个常人怎么说的,生怕不按照他们说的做,就会对孩子不利。如什么东西不能吃,什么东西多吃有好处,要购买什么婴儿用品,什么牌子的比较好等等等等,我当时没有意识到我渐渐的被一步步拖回人中,因为我选择了人的理,我和常人的认识是一样的。那时的我不仅仅是灌满了人的理,有限的学法时间都被占用了,知道自己状态不对,但是心却被勾着离法越来越远。

直到几天前我突然想到,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为什么要来到我家,是为了过常人的好日子吗?我这么做的目地不就是想给他人中最好的吗?想让他在人中舒舒服服的,不吃苦吗?这是这个生命投胎转生到我的腹中的真正目地和意义吗?多学一讲法、多救一个人和吃昂贵的人的食物、用舒适的婴儿用品,哪个是他真正想要的呢?

每个母亲都想把最好的给孩子,但是由于母亲的层次和认识不同,她所给予的却未必是好的,孩子分辨不了、排斥不掉母亲所给予的人中的一切,那么这个孩子就越来越陷入人中,所作所为也会渐渐远离大法,很难回到他真正的家园了。我意识到我的修炼状态会影响到孩子,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师父赐予我孩子的目地并不是让我享受人中的“天伦之乐”,也不是让他过上人的“幸福生活”,更不是让他在人中“成才”,拥有人的一切。

师父说:“给你安排的这条路是宇宙中有这样的因素给了你,让你来走。大家听懂我讲的这个意思了吗?(鼓掌)而有些个别有功能的学员却辜负了重大的使命,没有走好,认为自己有点小本事,沾沾自喜,甚至于不止是一个显示的问题,甚至于走了很大的弯路,甚至有的邪悟,还不悟!你辜负了这宇宙对你的重托,这不是一件小事。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各方面都得注意。大法弟子回过头来看看你走的路,在不同的环境中,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就包括你在世间上的工作、你的生活方式,都是有原因的。”[3]

对一个修炼人来说,怀孕并不是一件常人中的事,怀孕期间的一切症状和做法都不能用常人的认识去对待。这条路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带好小同修是师父交付给我的重任,是让我在这条路上走出来,从法中修出来。明白后,我不再借着怀孕后很累很困而不早起晨炼,我意识到错过晨炼就不仅仅是我一个生命的损失;我不再借着怀孕了而减少外出讲真相的次数,讲前我都发出一念,我们要一起配合;我不敢再懈怠学法了,冒出的人念可能都在无意识中对正在孕育中的生命起着不好的作用;我每天尽量抽出一个小时时间去发正念,清除自身不好的一切和外来干扰。逐渐的,我的状态变的好起来了。

大法弟子是主角

怀孕后,我曾一度把心思用到了人中,影响了自己做三件事。我也很疑惑,为什么我总是被干扰,为什么我总是被常人的事务所带动,为什么我不能做一个让师父满意的合格弟子?

师父说:“因为人类是为大法而造就的,大法是这台戏的主线,众生的存在一切都围绕着这条主线。只是人们都被戏中枝节的矛盾冲突表演所迷住了,忘记了戏的主题、人生的目地是什么了。这台戏的戏台就是中国。”[4]

师父点化我思考:在一部戏中,什么样的人物是主角呢?主角一定是时时贯穿主线的人,配角是与主线发生微弱关系甚至毫无关系的人,而这个主线就是编者的主旨和意图。那么在正法的这条路上,剧中的主线是师父定的,紧紧围绕主线去做才是我们来世的目地和愿望。可是我们往往偏离了主线,在不是主线的地方用了很多心。而这一次,我把肚子中的孩子、把怀孕这件事看大看重了,把我作为师父的弟子、把我助师正法的使命看小看轻了。我意识到自己为什么容易偏离大法,很容易执著常人的东西,很容易受到干扰诱惑,很容易感到很累很空虚,就是因为我抓着常人的东西不肯放手,我在常人的事情上用心或者用时间过多,我把常人的事情当主线了。

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你要做的就是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把自己是修炼都放淡了,把常人事情看重了,对你们来讲,那是不是偏离了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啊?”[5]

在师父的棒喝下,我认清了自己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我把之前浪费的时间利用起来,利用下班后到晚饭前的时间口讲电话救人。虽然就短短的半小时,虽然有时半小时才救了一个人,我的内心感受到了一种踏实的喜悦,我找到了修炼如初的感觉,从偏离的修炼路上又重返回来。

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叩谢师尊!

向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