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过程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迫害之初我一直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后来有同修把我引荐到一个离家比较远的学法点,在那里只是学法,从不交流,我以为集体学法就是这样的,每次学法我都提前赶到,这样一学就是好几年。

一直到学法点房东同修大姐出现严重的不正确状态,同修们面对这个情况,不知道怎样用法来衡量,思维也多数是常人的思维,这时我才思考一个问题:我一直以为每个同修的状态都跟我差不多(迫害后我加强了学法,《洪吟》、《精進要旨》每篇都背过,新的短篇经文每篇下来以后也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背过,长篇的讲法都首先连看好几遍),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是不是师父安排我到这里来是帮助这个学法点的同修整体提高呢?

由于同修的离世,我们又转到了附近一个得法不久的新学员家里,因为学法点关系到十几位同修的修炼,如何使学法点能够坚持下去就成了那段时间的首要任务。因为同修得法不久,各方面的魔难比较多,对法又理解不深,再加上邪恶制造的恐怖,使学法点时时处于危险之中,因此我就多跟学法点同修交流沟通,学法日经常交流到晚上十一点以后(学法点的同修大多是上班族,晚上八点到九点三十分学法),有时发了午夜的正念才回家,特殊情况随叫随到。

新的房东同修尽管得法晚,但很精進,这也使我感到一些安慰。从中也慢慢的升起了自己修的不错的心,加上同修们的恭维和吹捧,虽然自己也比较注重实修,但自我的心也在不断膨胀。好在有明慧这个交流平台,自己在哪方面有问题或迷惑时,总能看到同修们针对这方面交流的文章,使自己在帮助同修中没有偏离修炼的大方向。

学法点稳定下来之后,我的眼光又落在了每位同修的修炼状态上:有的一说要谈体会就闭口无语;有的长期处于家庭暴力中;有的只停留在为同修做好事积功德而不修;有的处于家庭魔难中走不出来;有的多次出现病业不知原因何在;有的法背的挺好却只修别人不修自己;有的一家修炼人矛盾冲突激烈,真是一人一个样。

我把看到的每位同修的问题单独找同修交流,有的感觉交流的挺好,可过一段时间发现还是老样子,交流时总说不会修,不知道怎么修。我想把自己实际修炼的体会说出来可能对大家有启发,每次学完法后我就把近几天修心的过程和认识说出来。慢慢就形成了一种习惯,学完法后基本上都是我自己在说,没有互动,慢慢我发现这样做不对,这不跟那些到处宣讲自己的做法差不多吗?还是应该鼓励其他同修把自己修心的过程说出来,不管悟的对与错,高与低,说出来大家交流,对他人是个启发,对自己也是个提高。

但是这样一来又暴露出一些新的问题:有的同修说的都是常人的话,没几句在法上;有的说了十几分钟还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这么宝贵的时间也不能这样浪费呀!许多时候就只好中途把同修拦下。

由于我的心总是在同修的状态上,学法时也会读着读着就想这段法是针对谁谁说的,那段法是针对谁谁说的,学法也难以静心,自己还觉的是为同修负责。通过学法和看同修的交流,认识到这些都是由于自己太执著而演化出来的假相,自己把这颗心放下之后,同修也就不会那样表现了。修炼就是修自己,不要太执著于同修的问题,交流就是交流,不应执著结果,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在管,只要尽到自己的责任就行了,不要形成另外一种执著。

有个同修认为自己家属同修的状态不好,总想让我帮他解决具体问题,而我看到的却是这一家同修都不大实修,造成矛盾不断,跟他交流应该修自己,可是同修非常执著于解决表面的事情,对交流不入心。一次、两次,次数多了就生出了怨气:不修自己只想解决问题根本就不是修炼人的状态,你这就是不修。同修受不了说他不是修炼人,连放弃修炼的念头都有了。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对同修说话不能太苛刻,看同修不悟时就刺激对方是党文化的东西,应该修掉这些不好的东西,慈悲的对待同修。因为自己还没修到那种慈悲的成度,再指出同修的问题时就尽量委婉一些,有时候还要选择合适的时机才说。通过一段时间的纠正,自己觉的这方面的改变很大了,但前几天遇到一件事情,发现这颗执著心还是不小。

学法点有一位同修由于主意识方面的问题住过两次医院。集体学法时不时的会把书掉落,前两次住院都是这种现象出现后不久,交流过几次但都不接受,平时说的却都是自己如何正念足,做的如何好。有时也想交流不通就算了。近期学法时这位同修又出现几次掉书的现象。

看到同修这种情况,想到前两次去医院后许多同修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使这位同修从新走回大法中来,我觉的问题很严重,就跟同修交流这问题,问他是否知道前两次是如何闯过病业大关的,同修说:“正念一上来,我是神,马上就好了。”我就问他正念什么时候能起来,自己能不能主意识控制自己保持正念?同修都无法回答,而且表现的无动于衷。

于是我就指出了同修的一些根本问题,对同修触动很大,当时也没说什么。没过几天是集体交流的日子,我想同修一定会说说这几天的感受,自己的问题所在,可是同修还象往常一样说自己多么有正念,做的多么好。我觉的同修这样对自己修炼很不好,就想提醒同修,尽管尽量保持语气平和,但刚一张口同修就炸了。

我首先的反应是:“这么好的修炼机会放弃了,还是不想修自己呀!”接下来看自己:同修这样强烈的反应是针对我什么心呢?还是执著于同修的问题,执著于自我的认识,自己觉的怎样对同修好,同修就应该那样去做,否则自己就要说道说道。要是没有同修这样激烈的反应,我还意识不到这颗心还这样强烈呢。而且碰到问题时不是首先向内找,看自己,还是习惯性的向外看,这也是必须扭转的一个观念。

这几天一直在深深的思考这个问题,到底应该怎样帮助同修?应该如何看待同修的执著?以什么心态来对待同修存在的问题?帮助同修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这个道理都知道,但是你在“帮”的时候,你就已经觉的自己对了,觉的自己悟的好了,悟的高了,要不你怎么会想去“帮”别人呢?

我目前的认识是:认为自己悟的对这没有错,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对自己所在层次的法理清晰。关键问题要认识到当前的这个认识是有局限性的,这个理可能符合同修的正悟思维,也可能不符合,不能够强迫让同修认可,甚至于还要让同修按照这种方式去修。应该把自己放平,只在陈述自己的认识。

每个同修都有每个同修的长处,也都有自己非常执著的地方,也许在这一点上你的认识是高的,是好的,可是在其它方面你却不如同修。所以,切不可保留那颗自己认为自己如何如何的心,这样就不会象同修说我 “你就像个监寺一样时刻盯着每一个同修的不足。”的心态了。

自己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