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解开迷茫 正念叫醒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我是农村老年大法弟子,长年劳累,得了一身病,神经衰弱、腰腿疼痛、走路困难,每天忧愁苦恼,生不如死,怨天怨地;找个丈夫有时挨打受骂,怨自己命不好,度日如年。成天为孩子活着,孩子没妈怎么活呀?哪天能过到头啊?

一九九八年秋的一天,经朋友介绍喜得大法,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身体健康,精神振奋,懂得人生的道理;前世造下的业债,今生还,怎么还?就得身体有病、有苦、有难、还业债;真正改变了我的人生世界观,解开心中的迷茫。从此每天心情快乐,时刻按大法标准做,遇事向内找,宽容对方,与人为善。

二零一六年七月的一天上午,外地同修夫妇俩骑车走在我地下室门前,我正在地下室里往出走,正好打个对面。我问:你们上哪?他们说:“朋友家办事我俩走错路了,应该走大道。走这,怎么遇着你了?正好告诉你一件事,我地同修香莲(化名)昨夜三点送医院去了,状态昏迷不醒,什么也不知道。”同修夫妇俩走后我在悟,没有偶然的事情,为何安排叫同修夫妇俩走错路?是给我捎信。要不我接不上头啊,这是个十万火急的事啊!我当时悟到:是师父安排我们相遇,得知同修遇魔难。

我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心里自语:“师父,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师父说:“常人管常人的事情是没有关系的,他用常人的理来衡量。你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衡量,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但是有一点,这些东西与我们修炼的人没啥关系。不一定给你安排,不一定让你碰到。”[1]在修炼这条路没有偶然的事,我悟到:这是旧势力想杀人了,心中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我告诉旧势力说:“旧势力,你靠边站,你听着,我师父不承认你旧势力,我们弟子也不承认,全盘否定你旧势力安排,哪做的不好有我师父管,一切在法中归正,你旧势力不配。”

当天下午,我去找乙同修配合,我俩骑车去了同修香莲家,问明在哪个医院后,就快速赶往医院,一路我俩用佛法神通,沟通香莲主元神赶快回到肉身,回到大法的整体中来;一路在心中呼唤,到了医院找到香莲的床位,和香莲的家人打个招呼,香莲一动不动,什么也不知道。她家人说:“我们叫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医院诊断为脑出血,头剃了,待手术。我与乙同修俩就开始配合用师父赐给弟子的佛法神通,叫她的名字,沟通她的主元神,我在她头前,乙同修在后边,一连叫,叫第三遍时,见香莲全身开始活动,用手把大夫给夹的夹子(仪器)直往外拔,眼睛睁开了,不说话,总算醒过来了。我心里说谢谢伟大的师尊。呆一段时间,陪同我一同去的乙同修说:“时间不早了,咱俩走吧,就是不会说话。”我当时在想:师父讲:“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在想,不会说话是旧势力安排的,清除掉。我们配合用正念,叫她会说话。我到香莲的头前,喊她的名字,告诉她大姐往家走了。香莲说:“好!”她会说话了,一切都正常。当时在场的有香莲的大儿、二儿及儿媳和她的女儿等在场的人都非常惊喜,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威德。第二天,我又与丙同修去医院看她,香莲完全正常,有说有笑,家人非常高兴。在此我们又给对床的其他患者讲真相,他们都看到了这真实的一幕,见证了大法的超常(神奇)与威德。我在回家的路上,激动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流,心里说: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为弟子操尽了心。

师父说:“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弟子只是跑跑腿,动动嘴,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走好修炼的每一步、报答师尊的苦度。香莲回家后,村里人听闻此事,都认同大法,谢谢伟大慈悲的师尊又给同修一次生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