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人性化”管理的背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黑龙江省女子劳动教养所非法关押过很多法轮功学员,在此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甚至有的还失去了生命。劳教所人员嘴里喊着“人性化”管理,背后隐藏着的却是虚伪与恶毒。

所里的四大队,队长丁杰,教导员吕培红、警察刘莉、路博雅、师帅、钟景川、王海英。这些人都有一定的学历,是专门负责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知道对这些法轮功学员靠强制是没用的,于是他们就从身心、人格、尊严上毁灭着人性。

践踏人权,侮辱人格。我刚一进去就被师帅及其他警察领到一个寝室让我脱光衣服,说要安检,我觉得这是在践踏人权,对人格和尊严的极大侮辱,于是不从。她们让我脱了外衣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才让我回寝室。

利用伪善,钻我思想的空子。我刚到那里,师帅队长就伪善的对我好。所里不让炼功,我就要炼功。被包夹举报。队长找我谈话时说,你们不是做事要考虑别人吗?我也是工作,你也得配合我们啊?不然我也没法向上面交待。会上我也会受到批评的。她利用了我的善心、人情钻了我的空子。当我不服从他们的安排时,他们就推脱责任说,你们也不是我们抓来的,和我们没有关系,不要和我们较劲。我说;你们都是一个系统,谁也逃脱不了责任。

不断洗脑,强制“转化”。一到所里,警察就让法轮功学员背他们的所规,不背就不让睡觉,也不让“包夹”睡。还让背弟子规,让看其它的宗教书,强制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如果不看就会遭到警察的训斥或体罚。每天都强制法轮功学员唱邪党歌,跳邪党舞。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写“五书”,强制“转化”。对不同的法轮功学员利用不同的手段,有伪善劝说的,有威胁的,有多名警察把住法轮功学员的手强行在“五书”上按手印的。

精神摧残,肉体折磨;限制自由,剥夺人权。每天早晨五点起床,一直到深夜十点才让睡觉。长时间不让上厕所,强制我长时间坐在小凳上。强迫我写所谓“矫正纪实”和“作业”,我不写,就给我扣分、加期。我不配合他们的安排,他们就把我单独隔离在室内只有十平方米的屋子里,不许和任何人接触、说话。隔几天就换一个被“转化”的人---“包夹”来监视、劝说我。不到休息时间不让上床,不让随意走动,不许去窗前,不许到门旁。警察在监控器前监视,随时都有警察用呼叫机大声训斥。

把法轮功学员当奴工,获取利益。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当奴工,对不配合干活的法轮功学员,王丹队长及警察就没完没了的打击、侮辱、训斥。并且给扣分加期,不让接见家人、不让打电话。从早晨起来就干,每个人都分有数量,完不成的就不让休息。并在监控器前监控。队长、干警不间断的巡视、训斥。连病人、年老的都不放过。装的是牙签,来货的时候,从一楼搬到四楼,一批活干完后,再从四楼运到一楼,多数都是老弱病残负荷大,大家都是勉强干。

不定期的“安检”造成很大的刺激。警察会突然闯进屋里,逼迫法轮功学员脱去衣服进行“安检”。 如同强盗入室一般。顿时屋里被翻的一片狼藉,灰尘飞扬,霉味刺鼻。没翻到与法轮功有关的东西,她们便扬长而去。

在这里人没有了尊严,人的所有人权完全被剥夺。劳教所用欺骗、虚伪、恶毒上演了一场场人间的悲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4/所谓“人性化”管理的背后-346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