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真善忍遭劳教迫害 安徽樊坤夫妇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安徽省颍上县慎城镇法轮功学员樊坤、冯利夫妇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冯利被非法拘留四次,劳教一年;樊坤被非法拘留二次,劳教迫害三年。

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樊坤、冯利夫妇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樊坤、冯利夫妇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们都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开始学炼法轮功的。冯利是因为全身类风湿病,中西医都治不好才寻得法轮功的。炼功后,风湿病神奇般好了。樊坤这时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不长的时间里,困扰多年的头痛、胃痛、十二指肠球部出血好了。我们身体都恢复了健康。

以真、善、忍为理念的法轮功,在中国城乡,给成千上万的修炼者带来了身心健康,在华夏大地广为流传。而江泽民出于个人嫉妒之心,以其最高领导人地位,凌驾于宪法之上,一九九九年七月悍然在中华大地发起了迫害法轮功运动。我们家也是这场灾难中受害的一员。

冯利第一次被抓是因为和妹妹在一九九九年皇历十二月二十四日去北京上访,行使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才到北京就被便衣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当晚就送到安徽驻京办事处,三天后,颍上县公安局政保科张明祥等用手铐把姐妹俩人铐在一起带到颍上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后又转到拘留所,在转所时姐妹俩人的五百元钱被看守所常所长 告之“作废”,不给了。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后勒索了一千三百元钱才放人。

冯利第二次被抓是颍上城东派出所受政保科科长杨忠诚指使,以问话为由骗到派出所,以怕上访为由非法拘留十五天(没有拘留证,也没有释放证)。

冯利第三次被抓,樊坤第一次被抓,因我们夫妻二人都不放弃修大法,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三日夜里,政保科科长杨忠诚及城东派出所指导员等以查计划生育为名骗我们开门,非法抄我们的家。我们堂堂正正做人,他们鬼鬼祟祟不敢光天化日下做事,而后以我们有法轮功书为由把我们非法拘留,我们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孩子无人照看,孩子失学流落街头。颍上政法委“610”主任林继辉、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忠诚及金德乐、张明祥等多次非法提审,无视法律,把我们从拘留所转到看守所,度过漫长的寒冬,又从看守所转到拘留所洗脑,他们这样转来转去是为了把非法拘禁变为“合法”。历经六个月的时间还准备把我们送劳教。为了孩子、父母、我们说不炼了,才放我们回家。

冯利第四次被抓,樊坤第二次被抓,在二零零四年十一年份的一天夜里,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忠诚伙同城东派出所多名警察又非法闯入我家搜查、抄家,因为我们家有几张法轮功真相光盘,就把冯利关押在颍上看守所,樊坤关押在拘留所。长期的关押使我们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痛苦无法形容。在二零零五年过大年的前几天颍上县公安局法制科黄姓警察把我们从颍上拘留所送往合肥,把冯利送到合肥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樊坤送往合肥戒毒所,后转入宣城市南湖劳教所劳教三年。我们在劳教所期间每天都被强制洗脑;我们每天都经历着精神和肉体的摧残;每天都要看、听那些诽谤法轮功及法轮功师父的东西;每天都能看到受酷刑的学员。劳教所的警察们为了得奖金、争先进,利用各种非法手段强行洗脑转化,要把好人转变成坏人,为了达到他们 “百分之百” 的转化率,欺骗他们的上级,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伪善欺骗教唆下,使很多法轮功学员违心的写了 “四书”。由于我们也违心的写了 “四书”,我们的心里更加痛苦,精神更加倍受煎熬,我们对不起教我们做好人的法轮功师父,后来我们声明“四书”作废,才堂堂正正的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以来,这十几年里我们夫妻二人经历的冤狱之苦总计六十四个月。我们只是普通的法轮功学员,是社会上、单位里、邻里间公认的好人,“610”人员、派出所警察、社区人员、国安人员经常打电话或到家骚扰。这十几年是我们生命的黄金时段,却限制我们夫妻二人外出打工、做生意。江泽民的妒嫉、一意孤行的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疯狂迫害,给这个伟大的民族、给我们的家庭、父母、孩子带来了巨大的灾难;给我们精神、经济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