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七里河街道社区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近日,兰州市七里河街道社区派出所警察多次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

◎桂玉秀屡遭骚扰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下午两点,七里河区敦煌路派出所以核实户口为借口给桂玉秀的丈夫打电话,问桂玉秀在不在家,丈夫说在家。

之后,派出所片警和社区主任等五人,闯到桂玉秀家,未经家人同意,私自在家中各屋乱转、乱翻,翻出几本交流文章和一本《转法轮》。

片警说:我把你的东西拿走我去毁掉,你还有的你自己毁掉。并说:再不要炼了。

桂玉秀说:我修真善忍为什么不炼了?我正因为炼了法轮功,我才有现在这样好的身体,我为什么不炼呢?对片警说,你把我的书放下。片警说:原来那个管段民警调走了,我是新调来的,来认识一下你。

这些人闯到桂玉秀家中,胡作非为,还理直气壮,嘴里还说着中共邪党媒体灌输的谎言邪说,并在屋里随意非法拍照,桂玉秀不让拍,他们还是强行拍了。

他们还要求桂玉秀在他们写的笔录上签字,按手印,桂玉秀不签,他们就逼迫桂玉秀按手印,还逼桂玉秀不要再炼了。

桂玉秀站起来说:我八十多岁的人了,你们还要干啥?我不按(手印),你再要,我就这条命。这时他们说:不要生气,我们就是访问一下,然后走了。

二零一七年过年前,敦煌路派出所管段民警到桂玉秀家里做笔录,桂玉秀说:你写就写,我不签字、不盖章、不按手印。民警说:你签不签是你的事,我写不写是我的事,这是我的工作。桂玉秀的儿子说他也经常接到派出所电话骚扰。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敦煌路街道办事处女主任带着一个女的,两人到桂玉秀的家中说她来访问一下,再没啥事。问桂玉秀住的房子是租的吗,还把家中座机号码记下拿走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因为诉江,社区、派出所就开始找桂玉秀,先后来家里三次骚扰。

敦煌路社区打电话问桂玉秀:你写告江泽民的状子了没?后来管段民警带着另一个警察到桂玉秀家中问:诉江了吗?为什么告江泽民?

桂玉秀告诉他们:江泽民犯了群体灭绝罪。这些年我被非法拘禁到拘留所、西果园看守所;他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眼角膜等,我怎么不告他?

片警做了笔录,桂玉秀拒绝签字,他们就走了。

◎邢元贵、朱桂兰夫妇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骚扰,因诉江被威胁。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派出所民警给法轮功学员王爱兰的丈夫打电话,找王爱兰,还问家中有没有打印机。

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西站派出所、社区等人到面粉厂80岁的马姓老年法轮功学员家里问:再炼不炼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敦煌路派出所管段民警闯到法轮功学员邢元贵、朱桂兰夫妇家中,询问:再炼不炼功了?你们老俩口都炼吗?不要再出去发资料,有啥困难没?

邢元贵说:我要我的工资。该民警就让邢元贵在笔录上签字,邢元贵不签,他就说,你不是要工资吗?你要工资不签字能行吗?骗邢元贵签了字。

◎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小西湖派出所等好几个人闯到法轮功学员赵玉英的家里,对着赵玉英丈夫的电脑非法拍照,强行打开电脑搜索,拉开抽屉乱翻,并拿走两本《明慧周刊》。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康茜华申请公租房,被七里河建工社区主任叫住,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并做了记录,要康茜华签字,康茜华不签。

社区叫来小西湖派出所管段片警将康茜华带到派出所,说他是新来的,姓郭。并询问康茜华:在哪儿住,家里的情况,并作了笔录,让康茜华签字,康茜华不签字,派出所的另一个民警要给康茜华拍照,康茜华制止他不要拍,片警就将询问康茜华的场面拍了下来。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小西湖派出所女民警打电话要法轮功学员康茜华去派出所一趟。康茜华说没空。女民警说:有空就明天或者五一过后去一趟派出所。康茜华说:没空。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建兰路派出所管段民警姓王,电话18919065396,到法轮功学员孙喜兰的家中,让孙喜兰签字,孙喜兰说:我签什么字?警察还问孙喜兰:有没有出去发资料?片警还非法拍照。对着孙喜兰女儿玩电脑的镜头说:我给你们拍个照,看有没有电脑?有没有打印机。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因为孙喜兰诉江,该片警就到法轮功学员孙喜兰家骚扰了四、五回,早上来、下午来,分不同时间到家里,试图碰上孙喜兰,逼孙喜兰签字。后找不到孙喜兰,就逼孙喜兰的儿子签字,还以“不签字就送洗脑班”来威胁。

◎法轮功学员苏安洲、张玉芳多次被西站街道社区派出所骚扰威胁。

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下午四点左右,兰州七里河区西客站社区以让苏安洲取低保卡为由骗法轮功学员苏安洲去社区。

到了社区后,他们就叫来派出所副所长吕明齐(音)等三人。气势汹汹问苏安洲:你一天不要到处胡跑,不要发资料,不要和法轮功走动。说完后还要给苏安洲拍照,被苏安洲制止后并对他们说:我干了三十多年的工作,今天却让我吃低保,把我的妻子和儿子都迫害死了,剩我孤身一人,你们还要干啥?他们再没有吭声,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星期三,西站派出所片警姓孙,先打电话到家里,说来看看苏安洲,苏安洲说没时间。孙说,他在学校门口执勤,要个车不容易,让等一等他。

孙到家里后,拿出一张纸,说我执行上面的任务,我知道你也不签字,这个任务得完掉,就问苏安洲:有没有车?有没有打印机?有没有护照?还问苏安洲,有啥困难没?之后就走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苏安洲依法控告江泽民之后,西站派出所副所长吕明齐等三人,把苏安洲堵到家属院楼下,非要到家里去,苏安洲制止说:不行。你们是不是因为诉江来的?他们就让苏安洲坐他们的车,苏安洲骑电动车去了他们西站一个岗楼。

进去里面坐着五个巡警,他们问苏安洲:你什么时候写的(诉江状)?什么时候发的?谁给你写的?等等。苏安洲详细诉说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原因及多年来被迫害的经历。副所长吕明齐做笔录,苏安洲说你写是写,我不会签一个字。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上午十二点十分左右,西站派出所副所长吕明齐带着六个人,共七人,其中两个是女的,又闯到法轮功学员苏安洲家门口砸门,连喊带砸将近半个小时。未敲开门才离开。

◎二零一五年八月份到十二月份,因为诉江,法轮功学员张玉芳被西站街道办事处、社区、派出所多次骚扰,并强逼写不修炼保证,以不写保证就送洗脑班威胁。

一次,社区、派出所、街道的一伙人闯到张玉芳家中说:你的诉江状是谁写的?再不要写了,再不要出去了。并让张玉芳写保证。张玉芳不写。她们威胁说:办洗脑班,连社区陪员都找好了。

他们还给张玉芳的女儿打电话说:一个礼拜打两次,逼迫张玉芳写保证,张玉芳写了一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之后,西站派出所副所长姓李,社区人员姓郭,每次都是三、四个人来骚扰。这些人还给张玉芳的丈夫打电话,询问张玉芳每天和谁一起出去。

二零一六年底西站街道、社区、派出所四、五个人又到张玉芳的家中,逼迫张玉芳的丈夫签了字,还说他们一年要来一次。

二零一七年三月,张玉芳去社区工资认证时,西站社区姓郭的工作人员要张玉芳等一等,张玉芳问:是不是让我签字。对方说,就是。张玉芳说,我不签。

下载甘肃省相关讲真相电话(150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