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让我以后经常去给他讲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以前我对明慧网报道的有关同修被迫害的内容从未关注过,总觉的和自己关系不大,认为看迫害的报道看多了还增加自己的怕心。自从修大法的亲人被绑架之后,我需要不断的跟公检法人员打交道,他们总吓唬我,我才感觉自己从法律这方面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知识太贫乏了,甚至不知从何说起。

于是我赶紧下载了以前的每日明慧,把很多正义律师的辩护词复制下来连接在一起,从国内网站把法律和相关的追责规定也下载下来,对照辩护词找到法律条文和追责规定,整理出来,作为给他们写信或当面讲真相的素材。因为我讲的是中国现行法律和追责规定,所以不用担心他们给我扣帽子,或把我抓起来。

我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开始只是写信和打电话,而后去掉了怕心,就直接去找迫害者面对面讲真相劝善,效果明显变好。

写信打电话讲真相营救亲人

家人被关在看守所时,我寄了大约四十封信,名义上是写给里面的同修的,实际上就是寄给那里的警察看的,因为所有的信件都要经过检查,很多信都被拦截了下来。

我寄的信中有很多讲真相的内容。有一次法院里办这个案子的法官托律师带信给我,叫我不要到处寄信了,说这对我有危险,我想可能是那些人把信都转给公安或“610”了。在那些信中,我也提到那些跟江贼搞迫害的人是受到了上天的惩罚遭恶报,并就文革后对毛“三七开”,对造反派的惩罚等,分析了对大法的迫害是江贼的死穴。我想他们看了这些信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我也通过电话讲真相。先以家属的身份问一下“案情”,接着就讲法律和追责规定,占据主动权,他们看我知道那么多,都心虚,不敢吓唬了。我再进一步的讲是江贼一意孤行搞迫害,现政权当然不会为江贼背黑锅,才有现在的反腐斗争。现在有两个司令部,看你们要站在哪一边。还讲了以前乔石组织人对法轮功做的调查,认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江贼要没迫害法轮功,哪有今天的下场啊。再结合我自己以前治不好的病、周围人得癌症治不好,却在修炼大法后病好的。我把这些都告诉那些听真相的人。我开始以第三者身份讲,讲不清,改为以修炼者的身份讲就好讲多了。

我发现那些执法人员平时并不学法律和政策,就是听上级的指挥,或看江派的媒体宣传,天天开会。这正中了江派的下怀,那些媒体狂轰滥炸,千百遍的污蔑大法,致使检察官(公诉人)在法庭上称“法轮功是X教”是常识,遭到律师的耻笑。市中级法院的庭长说判刑依据的是国家政策,当我追问是什么政策时他说不清,恼羞成怒的挂断了电话。那些人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到大马路上随便拦住一个人问一问法轮功,你看他怎么说?我说那都是听信江贼迫害的谎言,为什么不让我上电视上讲我的身体怎么炼好的?难道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傻子吗?

我到省高检和省监狱管理局反映亲人同修被迫害,迫害都是违法的,我本不想讲自己的,结果他们都问我自己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我说是的,我心里有点儿虚,但他们都登记了我反映的事,并没有对我怎么样。

跟上形势 改变讲真相的方式

师父说:“我听说有些地方啊,已经出来炼功了,有的学员讲真相到派出所讲,到公安局讲,到政府楼里讲,甚至于做的很好。有些地区邪恶真的是不敢再那么严重的迫害大法弟子。这个形势在变,邪恶也越来越少,不管怎么样,就包括那些迫害者,有的也都等着你们救度呢。”[1]

我想形势在变,我得跟上啊!

本地的派出所还时不时抓人,前几天我把我所整理的相关法律、现政权上台后制定的追责规定和去年七月十日的人民日报第五版(全部是关于宗教信仰的政策)带在身上,找到派出所找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给他讲真相。他说:“我知道迫害没有法律依据。”我紧接着说:“也没有政策依据,你迫害大法弟子凭的是什么?”他说:“思想”,“共产党不会让你们炼法轮功的。”这就是说他摸透了中共恶党的邪劲儿——表面上冠冕堂皇给人讲法律,那是做给人看的,背地里心照不宣的都干尽了坏事。

我把报纸拿出来,指了三处我画了线的内容给他看,他傻眼了,马上又说:“这是讲宗教的。”我说:“法轮功不是宗教怎么被扣上‘X’教的帽子了?”他再也强硬不起来了。我帮他分析了形势,讲了“党的政策象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讲了邪党一贯卸磨杀驴,讲了文革结束后的清算,我警告他他在本地老抓人,民愤很大。他说都是上级叫他干的,我说上级叫你干给你什么做凭据了,我们看到的就是你带人去抓人、抄家的。他很沮丧,说头昏,一个小时量了三次血压,并把抽屉打开叫我看他一直在吃药,我告诉他都是搞迫害造成的,他说:“我干这个工作,我需要吃饭啊!”我告诉他在这个职位上根据情况要怎样变通的去做。

我走时他说:“以后经常来给我讲课啊!”

通过跟这些人一次次的打交道,以前对他们惧怕的心没有了,以前是因为怕,给他们讲真相时把自己摆放的位置太低了,以弱者的身份去讲,从而招来他们的恐吓。我一次次总结经验,突破自己,当我心里没有了惧怕,且有诸多的道理要说的时候,正念也就强了。当然我也不能带着恨、带着争斗心去讲,不能触怒他们。

明慧网上同修发表的《接二连三的追责规定》,一些法律常识,一些对形势的分析,我把它们下载下来再整理补充,用于给政府官员和公检法、610的人员讲真相太有用了,就是给同修的常人家属看也很好。常人家属拿这些材料去营救同修也很有用。因为仅仅讲大法好的真相,对一些丧失良知或被上级指使不能做主的人作用不大,当他们看到自己将会被清算的时候,他们就容易醒悟。

我在讲真相时,有时感觉自己修的太差,能量不足以控制场面,不能抑制住邪恶。虽然因为有理,能使对方无以言对,但如果邪恶没被清除,就不能保证他以后不被邪恶驱使。所以修好自己是保证做好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基础。

以前经常有“我今天出去不知能不能回来”的想法,现在没有这种想法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