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间隔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我和A同修去买耗材,第一次老板笑着说:你换了伙伴了?第二次又乐呵呵的说:你俩是好朋友!我想这是师父在借用常人的嘴鼓励我们吧!我俩相处的这么融洽也是最近的事,我们曾经间隔很大,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年,今天我就把这个过程写出来。

在B同修家认识了A同修,A同修给我的感觉是:遇事爱耷拉个小脸、爱发个小脾气,跟她说话都得小心翼翼的,我就觉得A同修莫名其妙的不知为什么小事就不高兴了,跟她在一起心里很紧张。比如A说出对一个问题的看法,我刚说一、两句自己的看法,她就会突然间不说话了,好象跟我没什么可说的,有种看不起我的感觉,弄得的我很尴尬,有过几次这样的接触后,我就有些抵触她了,偶尔回想起她的言行来,就觉得很别扭,象有一块东西堵在胸口似的,压也压不住,排也排不走,心里想,既然这样,何必自找苦吃呢,以后再见面,几乎就很少说话,敬而远之吧。

我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劲,也渴望化解这个矛盾。就主动的邀请她到我家来学法,可是,我发现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记的有一次,冬天很冷,她進门后说:在楼下等了很长时间B同修,也没等到她。她和我之间还是很拘谨,心和心之间总是隔着一种物质,就是达不到很自然的相处。还有一次,我们约好了晚上去做弘法的事,没想到突然间刮起了大风,紧接着电闪雷鸣的下起了大暴雨,这场雨把A同修留在我家学法,虽然她坐在那儿学法,可是我和丈夫同修都能感觉到她如坐针毡,心早飞到B同修家去了。

这种矛盾只是表面上的消减,实质上深层的间隔并没有消除。我不喜欢A同修的根结在哪呢?我重新理順了一下和A同修的交往过程,想起B同修说过:你们俩个都比较强势,可能有这方面的原因,或许还有历史上的恩恩怨怨吧!心里觉得很苦恼、很无奈,就是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这样一拖就是好几年。

去年冬天我结识C同修,她纯朴,憨厚,遇事就向内找自己,大小事都修自己,大家都爱和她交往,我就在想:人家为什么都喜欢C同修呢,因为她象一块美玉,晶莹剔透。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回过头来再看我和A同修这件事,就是没向内找,修自己,A同修爱发小脾气,而我呢,脾气暴躁,说话声音大,爱争常人的理,同修看不上我,这都是自己要修去的人心呀,同时我也悟到:那个矛盾你绕开它,没去真修它,它不会自动消失的。

我主动问A同修:你看到我第一次的印象?她笑了笑说:没什么。等别的同修走后,我又问她,她不好意思的说:说出来太伤人了,不说了。我非常恳切的说:没关系,说吧!她说:就是觉的你太“脏”,遇到事就陷到事中去说事,而不是从中发现、触动了哪颗心去修心,还有就是你觉得自己做的这么对,那么好,让人没有说话的缝隙,所以你也就听不到同修的真心话。

A同修的这段话让我联想到:我在常人中养成的不爱麻烦人、不爱帮助别人的观念把自己包裹着、束缚着,表现出来就是很独立、冷漠、自私,在同修的眼中就是执着自我,在A同修的提醒下,我还突然间明白了A同修不高兴这件事对我并不重要,而是从中应该修去我要面子的心,豁然间我有种开窍的感觉,唉!这么多年,都是向外看,不会修炼,A同修在这块修的好,一下就把我最关键问题指出来了,感谢同修给我讲出这么坦荡的话来。

A同修也渴望我指出她的不足,我知道她正在过心性关,过的很辛苦,就提醒她,同修情太重,甚至是姐妹情了,遇到事时,比发生矛盾的同修还执着,她很吃惊的说:这么多年,都没有觉察到,也没人说过,对她来说,一下找到了一个不容易察觉到的很大的执着。因为我们站的角度不同,看对方比较清楚,指出来的都是隐藏很深的执着,就象那个包裹着很脏、很隐蔽、很不愿触动的执着从根上拔出来了,就在我们敞开心扉的那一瞬间,那种顽石一样的间隔消除了。

回顾这段修炼经历,发现就是没有真正的实修自己,才把这关过的这么拖拖拉拉的,对师父讲的法:“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1]有了更深的体悟:我和同修陷在情里太深了。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不管在历史上有什么样的恩恩怨怨,都能在大法中化解成善缘,我会和同修共同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圣缘,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