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们修炼成熟了 邪党迫害没招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经过十八年的讲真相、反迫害,法轮功学员渐渐走向修炼的成熟。近半年来,各地警察或居委会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敲门”,以各种借口企图使骚扰合理化,都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慈悲中,没有达到目地。

无奈的警察:“你就不该给俺开这个门”

从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前后,山东威海市各辖区派出所与居委会人员,三人一组,其中,两个警察、一个居委会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敲门”,有的说是查户口,有的说“问点事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善心待人,问什么就说什么。

最后要走的时候,则问一句:“听说你以前炼过法轮功?现在还炼不炼?”这时,学员才缓过神来,多数学员都能堂堂正正的说:“以前炼现在也炼,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不炼哪有这么好的身体呀?全家老少都高兴!”

他们说:“是啊,什么也比不上有个好身体,好就在家炼,别出去发光盘什么的。”学员再想讲真相,他们插话,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还有的敲开门后,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就说:“你就不该给俺开这个门了。”

还有的学员就是不开门,告诉他们:“我知道你们来干什么,我家的电话你们二十四小时监听,你们还来干这些事?!”他们只好走人,再没去过。

只要社区人员知道姓名的法轮功学员,都去“敲门”。同修们成熟了,邪党迫害没招了,名不正、言不顺的骚扰而已。

善心的对待“上面让我们来的”警察

今年二月份至今,尤其是四月底至五月上旬,广东省佛山市禅诚区、南海区各片派出所片警、居委会以打电话、私闯民宅、敲门等形式,以“查出租住房”为由或直接问是否还炼法轮功、有无发放法轮功资料、认不认识谁等等,骚扰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

这些警察有的向大法弟子要身份证,有的私自给大法弟子拍照、录像,从事着侵犯人权、违法犯罪的活动。被佛山市禅诚区派出所片警、居委会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胡美娟、李丽娜、李燕群、苏四、蔡彩影、李玉群、黄婉珊,余瑞贤、简润玲、梁连花、余瑞明、霍少萍、潘钜祥等。被南海区派出所片警、居委会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黄惠芳、陈海班、谭美光等。

面对警察、居委会的骚扰,大法弟子善心的对待他们。有的不配合他们,有的给他们讲真相、劝善。警察说:“上面让我们来的,我们是吃这碗饭的,没办法,法轮功好就在家炼吧。”

“我都给你录了音,只要你做坏事,就给你曝光”

五月底六月初,山东省济宁市东门派出所警察李伟分别电话骚扰大法学员卢冬梅、刘伟一家,让他们去派出所,并威胁如不去,就去他们单位。问他们还炼不炼,法轮功学员都说,炼不炼与你没关系,那是我的权利、我的自由,你没权利问我,我更没必要回答你。

李伟还是打电话让去,卢冬梅想,违法犯罪的是警察,于是就带上她儿子,拿着手机去了,卢冬梅的儿子首先给李伟拍了照,李伟还是那些问话,卢冬梅给他讲了真相和善恶有报的天理,还告诉李伟,我都给你录了音,只要你做坏事,就给你曝光。

李伟也不凶了,就让她娘俩走了。

丈夫说:妻子炼大法,一身的病炼没了,不炼是不可能的

法轮功学员鲁利华,六十五岁,家住湖南省长沙县北山区,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当地北山区派出所穿了制服的两个警察对她上门抄家,警察从她家的一楼到四楼,全部翻找了一遍。

鲁利华本人不在家,她丈夫狠狠讲了他们一顿,并告诉他们妻子炼大法,很好,把一身的病炼没了,她不炼是不可能的,她炼大法还经常帮人做好事,说得他们无言以对,灰溜溜的走了。

讲清真相 警察离开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东风派出所警察(两男一女)到大法弟子仝秀英家骚扰,非法询问。仝秀英讲清真相、制止其行为后,警察离开。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山东济南历下区姚家派出所警察到大法弟子田素琴的儿子家骚扰。六月六日,又到大法弟子田素琴家骚扰,问有没有光盘、资料,要到各屋看看,被田素琴正念制止,并使他们离开她的家门。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济南历下区姚家派出所警察四人到山东行政干部学院环姓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警察進门拍照。环姓法轮功学员问有什么事吗?环姓法轮功学员接着正念制止,并讲真相。警察说:例行公事,看看你。没说什么事,就走了。

五月二十五日,姚家派出所警察到雁翔小区大法弟子郭丕岭家骚扰,被正念制止。

五月三十一日,姚家派出所警察到雁翔小区大法弟子张殿风(又名张殿珍)家骚扰,被正念制止。

六月五日,姚家派出所到警察到法轮功学员菊家骚扰,被正念制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