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中实修自己

一年来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这是我这一年来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排除干扰 跟上正法進程

去年刚刚过完年,由于种种原因,我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旧势力利用工作干扰我:工作忙的不行,几乎没有时间学法,晚上学一会就犯困,状态很不好。

这可不行,我在心里求师父:师父,我要参加集体学法。一次有事需要去找F同修。到她家时她正在和一个同修一起学法,她说:“你和我们一块学吗?”这正是我要的,就很高兴的和她俩一起学法了。

我们仨一起学了一段时间,F把我介绍到大组去学法。我找到了学法小组,很快走出了那种不好的状态。

参加集体学法不到两个月,明慧网上开始出现了控告江泽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文章。当时自己悟性低,认为这和我没有多大关系,因为我是新学员,没有遭受过迫害。但通过和其他同修切磋、交流,大家都参与了诉江。通过这一次的诉江,感觉自己真的在实修中升华了,师父也为我展现了一层法理。我以前也在学法,却感觉不到有多大的提高,我深切的体会到是因为自己没有真正实修,所以法理是不会展现的。

去掉怕心

由于悟性差,总觉的自己是上班族,空余时间不多,所以救度众生的事做的很少。后来知道自己这种状态不行,得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了。

一次偶然间听到F同修说她们出去发资料的事遇到了困难:因为她们只有电动车,电动车是跑不了太远的,她很希望自己会开车,可以跑很远,救度更多的人。我知道让我听到这事不是偶然的,就说:“我会开车,我也有车,是师父安排的。我星期六可以开车带大家去乡村或你们不方便去的地方。”

于是我们每个星期六约好在她家见面,一起出去发资料。她负责准备真相资料,我负责开车。开始的时候,人员不太固定,临时约,一般是三到四个人。后来,我们这个讲真相小组人员基本固定,大家不用约了,到时间就都来了。她们以前都是选择城区里的地方或者不太远的村子发真相资料,自从我参与進来后,有了车可以跑的更远了,县里的乡镇我们几乎都走了一遍。

由于我从未真正走出来讲真相过,刚开始怕心很重,同修们发资料,我只是开车。我通常将车开到较为隐蔽的地方等待同修。这时我就在车里打真相电话,或发正念加持同修们,清除干扰救人的邪恶。渐渐的,怕心去掉很多,我也参与发资料了,我将车停好,和一位同修配合一起去发。

我发资料的过程一直是很顺利的,没有什么干扰。我还以为自己做的不错呢。后来我偶然间和M同修配合,那天就我们两个人。我发一面,她发一面。

这一下我看到了和同修之间的差距:我只顾着低头发放,完全忘了自己的使命是救人,就是抱着一种做事心,一种完成任务的心在做。而同修则不同,她在每一个门口都默默的说:“众生啊,快点醒悟吧!我师父派我来救你了!”而且我看到她的心很纯,完全在想着众生,她很珍惜每一份资料,让资料配合她一起救人。

回去后,我认真想了想自己做事的基点,还是为私的,是为了自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知道自己不做证实法的事就不能圆满,只是被动的在做,做的过程中完全没有想到众生的得救与否,也没有真正的做到无私无我。我得赶快转变自己的观念,去掉这些不纯的心。

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这条救度众生的路就这样平稳的走着。后来,我们这个讲真相的小组又来了俩位同修,这俩位同修经济条件比较好,也有车。这是师尊的苦心安排,我们做起证实法的事更有力度了。这俩位同修可以提供车,还能提供真相小册子(我们以前只是发《明慧周报》)。有了非常精美的小册子,讲真相时世人更愿意要。

一次去乡村的路上碰到了几个干活的农民,同修提议跟他们讲真相,于是我们四个人都过去,分头讲。其中一个人很不接受,说我们大法弟子往门缝里塞资料,他对此很不理解,还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回来后,我们交流切磋,知道这是师尊在点化:我们应该堂堂正正的面对面讲真相了。

在这之后,我们都是早早出发,遇到人就讲,面对面发放真相小册子,如果剩下一些资料才适当的发一部份,或者留待下次换地方发。我们悟到,我们自己对真相资料的珍惜,也会影响到世人,他们一样的会珍惜大法资料。

珍惜修炼的机缘

开始的时候,由于回来的时间一般是下午两、三点左右,没有时间吃午饭,我们在饭馆吃了几次。有几次,都是经济条件比较好的Z同修付帐。后来我看到明慧网上的一篇文章,大意是一个老同修出去救人,中午只吃馒头和几片咸菜。我想了一下我们的吃饭问题,这也是修炼,同样需要严肃对待。虽然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的经济条件不同,修炼的路不同,也许我们比上面提到的那位老同修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不一定非得吃馒头和咸菜,但是在这个方面我们要严格要求自己。

我和同修交流,我说咱们每次吃饭少则七八十元,多则上百元,如果长此下去,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资金,如果把这笔钱用在救人上,是不是更好?如果我们把它都消耗在吃饭上了,是不是不应该啊。我们应该吃的简单点,这也是修炼的一部份。从那之后,我们每次出去都是自带干粮,我们吃的非常简单,每人一个糖大饼,一颗鸡蛋,一个西红柿和一根黄瓜。我们的要求就是吃饱就行,有力气救人就行,同时又能做到把消耗额降到最低。

炎热的夏日到了,动辄是三十几度的高温,这样的天气大中午不休息,还要走很远的路去救人。一次,在一个村庄发资料,我快走出村子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老人,那时候人不多,我本来可以面对面给他讲真相的,可是当时自己感觉到很热,很累,很饿,也没有悟到这是干扰我救人的假相,没有正念对待,心里却出了人念,只想着赶快回到车子里,喝点水,歇一下脚,完全没有把救人当作最大、最要紧的事去做。这个人和我可能就这么一次见面的机缘,他把得救的希望都寄托于我,我却出于为私为我的念头,而放弃了救他。那天回来,我的状态很不好,我也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等到下一次出去救人的时候,由于家庭和工作的原因,我碰到了很大的干扰和阻碍。我不悟,到底我错在哪里呢?正好师父的最新经文下来了。我学了一遍,马上明白了,师父点悟我,我们这个讲真相的小组,这是个修炼的平台,是修炼中的机缘,一定要珍惜,如果你在里头起不到救人的作用,那你就不配还在这个讲真相小组里了,那神就不叫你参与了,不让我参与的是神。因为我没有真正在里头实修自己,没有珍惜师父给我安排的每一次提高的机会。我赶快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改。

我把我悟到的和同修们说了,同修听了后,都向内找,有的找到了急功近利的心,好大喜功的心,有的找到了敷衍了事、完成任务的心,有的找到了为私为我的心,大家都归正了自己。那天我们救人都非常顺利,神在帮我们配合。

从那以后,我更加懂得了“珍惜”两个字的分量,我更加明白了师父的每一次苦心安排,我更加不放过每一次提高的机会,扎扎实实的修自己,珍惜修炼的每一分每一秒。

世人渐渐觉醒

在这个过程中,我利用一切机会证实大法,我体会到年轻的大法弟子更应该面对面讲真相,更应该利用这种机会从不同角度证实大法。

有一次我碰到几个农民,我递上真相资料,他们迟疑了一下,没有接,问我:“你也炼法轮功?”我说:“是呀,这么好的功法,我当然要炼呀!”他们上下打量我以后,把资料拿到了三轮车上走了。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有很多面对面讲真相的都是一些老年同修,世人很少见到像我这么年轻的,尤其是在农村,所以他们很惊讶。我悟到年轻人出来证实大法从某种意义上说,更有力,我一定要给世人一个慈悲美好的印象。

我们大法弟子的一切都应该是美好的,包括衣着。我和Z同修搭档,我自认为我俩配合很默契。我俩从年龄上、穿着上都很相仿。我俩都很注意在世人面前的形象。当然我们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穿着,只想要穿着大气、简单、干净,给世人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我们到过的村庄,世人基本上都对大法有一个全新的认识,不管他接受不接受大法真相,最起码改变了一些看法。以前人们都认为炼法轮功的都是一群老头、老太太,没什么文化的人,现在他们不这样认为了,他们知道了这里边也有很年轻的人,也有有文化的人。

我们每次出去救人,师尊都会给我们安排有缘人让我们救度,很多人都做了三退。

一次,我们大中午顶着烈日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一位老妈妈听明白了后表示很相信大法好,还说:“你们快進屋吧,喝点水,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们做点饭。”我们听了很感动,谢绝了老妈妈,继续往前走。世人都在觉醒啊!

还有一次,一位老人讲述了自己出车祸后,因为口袋里装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毫发无损。老人讲的很生动,在场的村民都听到了,纷纷抢着和我们要护身符。

在去乡村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们只付出了一点点辛苦,师尊却给了我们建立巨大威德的机会,师尊心里装着每一个众生。

谢谢师尊,我会继续精進!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