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劳教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5)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接上文

五、贩卖法轮功学员牟取暴利

劳教所这一非法机构,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折磨摧残后,又将其以几百元上千不等的价格贩卖到全国各地劳教所奴役迫害。团河男子劳教所会不定期将法轮功学员以每人1000元的价格“卖”到外地劳教所,北京女子劳教所也以几百元的价格贩卖法轮功学员到外地劳教迫害。主要贩卖地点有:河北、辽宁、湖北、山西、内蒙等地。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劳教所绑架进了大批法轮功学员,也是贩卖法轮功学员最疯狂时期。转卖到外地劳教所迫害往往涉及金钱交易,把人当商品买卖,如“卖”给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每人八百元至一千元,在那里强制法轮功学员从事繁重的强力奴工劳动。这些学员在外地都遭受非人的迫害和奴役。

(一)被贩卖到辽宁马三家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至二零零九年,从调遣处和劳教所分五批,秘密押往恶名远扬的辽宁马三家男女劳教所一百多名学员,这些学员每两个人用手铐铐在一起,有的学员的嘴被胶带封住,关进布帘严密遮挡门窗的汽车里,被武装押送到马三家,学员到了之后才知道是什么地方。二零零八年,从北京转移到马三家劳教所的五、六十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们一下车,便高呼“法轮大法好”,被以恶警刘勇(男)为首的警察用手铐吊起来,马三家劳教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采用吊铐、上抻床、电棍电击腋下、大腿根内侧、头部等敏感部位,或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吊起来几天几夜。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酷刑,有许多人受到过严重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严管队”,恶警要求会唱三支歌(均为劳教歌及邪党歌)、背诵条例(即所谓的“三十条”)、队列、劳动、每月签考核等等。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警就疯狂的迫害。恶警们专设了几个刑室,把法轮功学员用手铐吊在床上,称为“上大挂”、并且逐步加紧吊的程度,称“加压”,还用力抻法轮功学员的双臂。还有用电棍电腋下、大腿根内侧等神经敏感部位,留下了黑麻麻电击后的伤痕。有时甚至电击法轮功学员的头部,还有长时间罚站等等,谩骂更是不绝于耳。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1、北京法轮功学员郑旭军、苏南夫妇

郑旭军,男,一九九一年福州大学本科毕业,一九九六年获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硕士学位,同年开始攻读博士,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一九九九年一月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曾赴中国驻英使馆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

二零零八年二月,昌平国保大队绑架法轮功学员郑旭军、苏南夫妇到昌平一洗脑班,后送看守所并再次劳教两年半。又经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卖”到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夫妻分别关押在男女劳教所。在马三家劳教所,郑旭军被长期罚站、不让睡觉、奴工劳动、殴打、电击等。一次被五、六个恶警电击一个多小时后,恶警李猛又单独用刑,电刑后又被罚在大厅面壁站立,除吃饭上厕所时间外,几乎全天站立,午夜十二点睡觉,早晨五点起床再站,如此持续一周。在三大队两次被警察用电棍电击,每次参与的警察至少七、八人,他们把郑旭军双手铐起来,将他整个人踩在地上,四、五个警察拿高压电棍电他的头、脖子和其它裸露的部位,每次半个小时以上。

苏 南
苏南

苏南,郑旭军妻子。原解放军总装备部二炮计量站文职干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上访被部队非法隔离、禁闭五个月。二零零零年因坚持法轮功信仰被开除军籍,强行转业返回原籍。后只因携带法轮功资料被非法抓捕,并判刑三年。苏南曾因拒绝迫害被铐在窗户上达四十余天,饱受非人折磨。被绑架转送到马三家劳教所后,被强制劳动,逼迫看诬蔑法轮功的东西,强制转化。出狱后苏南因身体严重损伤,只能由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老父亲照顾生活。

2、孙晓香,被带入一大队队部办公室。孙的嘴部被恶警用胶带封住,恶警赵国蓉骑在她的身上,恶警张春光抓着孙晓香头发将其头部及上半身向上提,向上揪 起,然后猛电孙晓香脸、脖子及身上,恶警小赵用电棍电击孙晓香。近一个小时的殴打、电击、脚踢、用塑料鞋底抽打,孙晓香被打的脸部肿胀,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

3、徐惠,五十八岁左右,北京法轮功学员。被强迫背三十条“监规”,后悟到没做好,声明重新做好,被上大挂,绝食反迫害被用开口器,绝了七、八个月食。吊铐后,右手残了。

4、毛桂枝,北京朝阳安贞学员。她喊:法轮大法好!被上大挂,衣服扒光用电棍电。

5、李雨玄,北京市法轮功学员,抵制狱中所谓的三十条,恶警气急败坏,三个恶警张环、黄海燕等轮番毒打李雨玄。

6、刘淑芝,遭恶警张良殴打。

7、邱淑琴,九月九日在食堂高呼“法轮大法好”、“解体共产邪灵”等,警察把她拖走。被用手铐吊,用电棍电击。当天夜里,邱淑琴头痛难忍,被连夜送进医院,住院多日。警察说脑出血,现今下落不明,警察声称已送回北京家中。

8、九月二十三日,众多法轮功学员在食堂高呼“法轮大法好”,吴娟、张印英(北京)、张敏、贾亚珲遭到吊铐、电棍电击等迫害,时间长达几天几夜。

9、法轮功学员赵淑琴也因拒签考核被恶警张春光电击十几分钟,恶警并扬言要电够了再逼其签。

10、北京法轮功学员李令霞被恶警赵国蓉、小赵狠狠抽打脸部,致使脸、嘴肿胀,腿部打伤,走路一拐一拐的。

11、北京法轮功学员苏薇因喊“法轮大法好!”并要冲出门外,恶警赵国蓉将她打倒在地,用硬塑料棍打、用脚踢。恶警张华守在门外,怕外人知道,苏薇的嘴及手被打出血。

12、法轮功学员仲淑娟拒签考核,被恶警赵国蓉打得大便失禁,拉在裤子里。

13、法轮功学员张国珍拒签考核,被恶警张春光、赵国蓉用拖鞋打脸,用手铐砸脸,脸部被打出一道口子,嘴被打破,流了很多血。恶警用电棍电击她的脖子、腰部。张国珍被打得满脸是伤,走路踉跄,张春光并扬言要“打残”张国珍。

14、张连英绝食抵制,一女警用铁勺子砍开她的嘴。她遭到吊铐,最长时间是三天三夜,半爬着出了刑室的门。她还被用电棍电,长时间罚站,木棒击打等等,已被上刑十多次了。

15、北京法轮功学员刘淑芝遭恶警张良殴打。

被贩卖到马三家劳教所的已知名单:张玉贤、张小月、祁洪玉、朗东月被恶警张宇、王淑征、苏薇、张莲英、卢琳、林乐、张树平、王连英、李德萍、孙慧兰、刘桂锦、秦广润、景润菊、北京法轮功学员朝阳区法轮功学员雷中富、密云县西田各庄镇卸甲山村法轮功学员刘景方、北京法轮功学员刘英等。

(二)被贩卖到湖北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北京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每人几百元的价格被“卖”到湖北劳教所继续迫害。中共劳教所把被劳教的人员作为奴隶,肆意迫害并强迫他们无偿做繁重的劳役以牟取暴利。在那里强迫劳动,早出晚归,中午只有十几分钟的吃饭时间,高强度,高定额,超时的无偿劳动,完不成定额还会反扣钱。

1、北京农妇卢富莲

卢富莲牙齿被撬掉
卢富莲牙齿被撬掉

北京市延庆区香营村人,五十三岁。二零零八年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里,卢富莲撕掉劳教票,绝食抗议迫害。卢富莲被转到湖北女子劳教所。被绑在“死人床”上二十多天,动就打。那二十多天,卢富莲的脸、身上到处是伤。卢富莲坚持炼功,她们就把卢富莲腿双盘上后,把整个人捆上,嘴里塞上擦地用的脏布,又用胶带缠上,不让卢富莲喊“法轮大法好”。从早上五点一直捆到下午五点。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恶警王宏芳、汪芹 指使吸毒犯用撑子塞在卢富莲嘴里,把嘴撑开,然后大杯大杯的往肚里灌水,灌了大约半小时,卢富莲的肚子撑的鼓鼓,灌的时候,有时喘不过气,但他们不管卢富莲的死活,就是一个劲的灌。卢富莲要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就指使吸毒犯于艳红、周琼等人把卢富莲按倒在地,捆上,嘴里塞上脏布,头上缠上胶带。卢富莲不让他们塞东西,她们就用东西撬她的牙,把两颗门牙给撬掉了(见照片)。她们还把卢富莲按倒在地,用脚踩她的腿、脚,使卢富莲的腿脚都肿的很厉害,走不了路。

卢富莲用绝食反迫害,她们就野蛮灌食,把管子从鼻子插到胃里,故意来回抽。不让睡觉、长期罚站来折磨她,甚至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让睡觉,一动就打。吸毒犯于艳红踢她的腿、下身踢的红一块紫一块,肿得很高。在湖北女子劳教所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卢富莲生命垂危、骨瘦如柴,才被提前释放回家。

2、北京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的严重迫害,其中有一位叫张洁,女,四十多岁,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

3、王玉红: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卖到湖北女子劳教所,不让睡觉,罚站,被拖到厕所里毒打。罚站从早上七点站到晚上十二点。被恶警和几个保安用很多根绳子捆绑在椅子上,把木塞塞进嘴里,然后用很粗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进去后,再拔出来,然后再插进去,再拔出来。胶皮管子挂满血块。插进去拔出来几次,然后灌很大一杯脏物。她腿烫伤后,被捆绑在椅子上输毒液。强迫奴工,从早上七点出工,到晚上九点,中午只有十几分钟吃饭的时间,完成不了任务,还要加班加点,不给工资还扣钱。不完成任务就罚站,打骂、不让买日用 品,罚做厕所卫生。繁重的劳动,有时还吃不饱,伙食极差。清水煮白菜、清水煮萝卜。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被贩卖到湖北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已知人员:朝阳区马秀云、延庆张燕、顺义杨京辉、密云县西田各庄镇张淑英、密云县张翠芹和裴红霞、北京法轮功学员赵玉敏、金玉兰、冯萍、龚瑞平、张 杰。赵玉敏和她的母亲同时被绑架其母被转卖到山西太原。

(三)被贩卖到太原的山西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深夜,女子劳教所劫持约六十名学员秘密押送山西,第二天到达后,从车上下来的尽是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还两个人铐在一起。

被贩卖到山西非法关押的已知名单:北京法轮功学员刘颖原、郭莉、秦秀娥、吴明、冯蕴青、孙善香、黄玲。

(四)被贩卖到内蒙劳教所

北京各看守所及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北京团河劳教人员调遣处分期分批秘密转押到偏远的内蒙古各劳教所——图牧吉劳教所(位于兴安盟扎赉特旗)、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五原劳教所。那里的恶警对这些外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五原劳教所自二零零六年就开始从北京劳教调遣处“购买”劳教人员来维持其存在。

内蒙的劳教所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做奴工,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拒绝被奴役,冬天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站在冰天雪地里挨冻,夏天在太阳底下暴晒,从早晨五点罚站到晚上十点。罚蹲、罚站,还使用吊刑,就是用手铐把两只手吊起来,脚离地,或不离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这种酷刑,手铐卡到肉里头,吊晕了再放下来。

1、张学庆坚决不“转化”,而且在三年的非法劳教期间,一直没有给劳教所干任何活,因此被处以每个月加期十天的迫害,本来她的劳教期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就到期了,但又被延期一年多。

2、许秀芬,北京良乡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和休息,警察用角铁猛击其头部,强灌迷幻药。

3、刘凤霞, 60岁,北京市房山区。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到内蒙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每天被迫做工十多个小时,早六点开始空腹干活,干的活都是有剧毒的,由于没有防毒设施,长期接触有毒物质,大部分人出现中毒迹象。她从头到脚红肿流脓水,被遭强行灌药,造成牙齿松动,吃东西很艰难,依然被逼迫继续劳动。碗底被发现有白色小颗粒,包夹犯人说是狱警让放的不明药物。一年半后被保外就医,回家三年多,腿上流脓的地方才好,至今腿上还留有一块块黑黑的痕迹。

4、陈文蓓,零八年八月九日在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度过了她四十二岁的生日。

5、张晓,二十一岁,被恶党人员从北京非法转押到内蒙古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在此地她受尽各种折磨,包夹夏春玲、尹莉萍在恶警授意下,经常毒打虐待她;一次恶人尹莉萍把张晓在楼梯上打倒后顺楼梯踢下,造成张晓身体多处摔伤;之后恶警钟志荣又把张晓拖到僻静之处打嘴巴。由于受到残酷迫害,造成张晓精神失常。

6、北京团河调遣处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将非法关押在十一大队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秘密转移到内蒙古女子劳教所。

7、北京女子劳教所就把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卖给了内蒙的图牧吉劳教所做奴工。每人卖五百元;年轻的、身体好的每人卖八百元。到了图牧吉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抱头蹲下报数的无理要求,被恶警大打出手,拳打脚踢,当时法轮功学员刘燕和崔秀玲暴打后架到四楼;暴打保护同修的法轮功学员桑霁迎。在那里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不同成度的折磨。法轮功学员朱进中和桑霁迎两人长期遭这种酷刑折磨,朱进中被吊了四十分钟晕过去了。他们还把朱进中的手背到后边用手铐吊起来,上边还要坐上人……。

8、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转至内蒙劳教所

恶党十八大前,北京女子劳教所将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转押至内蒙图牧吉劳教所

为了恶党十八大前维稳。现已知有上海籍的法轮功学员沈越千和哈尔滨的法轮功学员王少华。沈越千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由于不“转化”,被关小号长达四个月,期间除了每日坐小凳迫害外,同时不允许任何人和沈越千说话。

9、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和二零零九年年初,有两批学员近百人押送至内蒙古呼和浩特劳教所和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

10、顺义区女学员朱进中,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被警察闯进家绑架,后送女子劳教所,因坚守信仰不转化,不久就被押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在那里朱进忠抵制迫害,不穿囚服,不做操,不劳动,不妥协,遭受多种酷刑折磨。因不穿劳教服,被警察尹桂娟用手铐铐在床上十八天,用电棍电击脸部、脖子和身体;还被其他警察用胶皮棒暴打、脚踢、撕扯头发,又上背铐,嘴贴上胶带,拖到太阳下曝晒,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因不做操,被警察和包夹拿皮鞋底打脸,用一根一尺多长的有小指粗细的带铜线芯的类似电线的东西抽打,还把她的双手铐吊在双层床上,脚就要离开地面,很快晕过去,醒过来再吊起来。经过长时间的摧残,原本健康有一百六十斤体重的她只剩一百斤左右,走路都很困难。

11、高连贵原是北京市某医院退休院长,恶警王东雷以高连贵不服从管教为由,对六十八岁的老人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高声问在场的所有人:有没有看到打人的?众人齐声喊:没看见!王东雷哈哈大笑, 对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高连贵说:你必须转化,要不然“好日子”在后头呢,听见了吗?没人为你作证。随后将高连贵关进地窖一样阴暗潮湿的禁闭室,不给送食物和水,不准上厕所并派了两个包夹折磨高连贵,不让睡觉。

12、北京朝阳区的李华,在零八年三月间,被恶警赵乃卫,魏玉智等伙同三大队恶警,不间断的采用杀绳、电棍、毒打等手段残酷迫害。一次它们用了七根电棍连续电击李华长达四个小时。

被贩卖到内蒙的已知名单:石小兰、臧利珍被劫持到内蒙古某劳教所;北京市金葵公司陈娇龙、苏娜被转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马秀琴、张学庆、奚照文、北京良乡许秀芬、海淀区的陈文蓓。被非法劳教的其他学员苏那、佐艳、柳艳也有可能被转到这里迫害。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在二零零八年一共从北京劳教所接收过四批劳教人员:

第一批: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法轮功学员有十五至二十五人之间。

第二批:零八年六月十八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法轮功学员人数不详。

第三批: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北京女子劳教所,可能全部是法轮功学员,有三、四十人。

第四批:零八年九月二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法轮功学员十几人。

另外,零八年九月二日还有一辆大巴车从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开出,车上也有十几名女法轮功学员,去向不明,推测被贩卖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

(五)被贩卖到其它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

1、刘昱见,大学学历,原籍新疆。二零零五年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调遣处后被三百元卖到河北高阳劳教所迫害。被转送至河北高阳劳教所迫害。期间被殴打、野蛮灌食等迫害。

刘昱见
刘昱见

刘昱见说: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被送往河北高阳劳教所,强迫做奴工:劳教人员春天铲地、秋天扒玉米、冬天打玉米、用糨糊糊纸袋等,精神折磨尤其残酷。被劳教所强制灌食,鲜血流的满身都是,衣服和床单都是血。第二次灌食身体极度虚弱,我拼死挣扎,他们用钳子强行撬开我的嘴,使劲往里插,鲜血从鼻子里、嘴里往外喷,连续 插了多少次我已记不清了,我早已奄奄一息昏迷过去,棉衣及外套全是血,就把棉衣反过来给我穿上。每一次的灌食对我就是折磨和损伤,原本一百多斤的体重变得骨瘦如柴。

刘昱见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劳教二年半,在海淀区看守所、团河劳教所遭受残忍折磨。二零零五年刘昱见在北京科技大学MBA班带班, 再次被绑架,被卖给河北高阳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刘昱见被海淀区中关村派出所绑架,被再次送往河北高阳劳教所迫害。

2、法轮功学员岳乃明在北京市海淀区空军总院对面胡同内开了一个食杂店,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在食杂店内被海淀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被送到辽宁省关山教养院进行迫害。期间遭到酷刑迫害,当他被酷刑迫害后开始绝食(绝食两次共四十六天),被送到公安医院强迫打吊瓶。

3、奥运前另有五名法轮功学员从北京被送到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关山教养院。

4、北京法轮功学员顾新华现在关押在东北某劳教所迫害。

5、北京法轮功学员韦慧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6、白少华被秘密转移到河南省郑州市白庙劳教所迫害。

2005年十月一日前,白少华、季磊夫妇被遣送到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同被遣送去的还有刘昱见、万喻、张文胜、彭权等。

五、奴工迫害

强迫奴工劳动,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又能够牟取暴利的基本方式。因此男女劳教所和调遣处都设有所谓的生产车间,设置专司劳动的主管副所长和各大队副大队长之职。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大部分时间是在车间或室外从事高强度体力劳动,各劳教所在不同时期每天劳动时间有所不同,根据劳动任务至少十小时左右甚至更长,中间除午饭外不休息,经常为赶任务延长劳动时间至深夜;劳动任务繁重且定额定量,对学员特别是年龄大身体差的学员是一种身体和精神双方面的摧残。而且是无偿劳动。之后为遮人耳目劳教所自欺欺人的竟然象征性的给个块八毛钱,以示有偿。

这里主要列举女子劳教所的奴工迫害:

北京女子劳教所的警察四处钻营揽活干,有活就有提成,各大队的警察之间为了抢到活干,相互表里较劲、甚至吵骂起来,因为劳动效益关系到他们个人的提成收入。

劳动有大田、车间、院内环境拔草等。参加劳动的除大田队之外,绝大多数都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劳教所90﹪是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黄赌毒盗们要做法轮功学员的包夹,就更没有几人出来干活,出来的也是带着任务监视并限制法轮功学员之间的言行。劳动一天之后,晚间,被要求笔挺的端坐小椅子上看新闻,岁数大的法轮功学员累得打盹的,会被警察斥责或被罚站着看。警察们还要疾言厉色的斥责“要正确对待学习”,看每晚的“CCTV新闻联播”的谎话连篇,这里叫学习。

吸毒人员杨美辉,就曾经因为给劳教所介绍了绑墩布的买卖,而被重用并减期。负责劳动的吸毒人员感慨的说:开劳教所真赚钱!偷盗的劳教人员说:我们在外面干就算违法的事,在劳教所干都合法了,还谁都不敢进来查来。

警察的严酷奴工以及侮辱性的言语手段,造成自杀事件时有发生。卖淫盗窃在押人员年龄基本在20至50岁之间,她们心理承受不了如此残酷的超体力劳作和身心侮辱以及还要被逼迫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因而出现了多起自杀事件:用鞋带自杀,劳教所的防范管理措施仅仅是不再卖有鞋带的鞋子;用暖壶开水自杀,措施是全劳教所不准许在押人员使用暖壶,每日喝的开水由警察锁上并监管、控制用水;吞肥皂盒自杀,掰碎塑料肥皂盒吞下自杀,劳教所的措施是不允许再使用肥皂盒。这种事件发生,警察和黄赌毒盗总会一起开会,并作为机密不能透露给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年龄50-60岁居多,承受身和心的迫害的同时,会经常劝善开导周围的黄赌毒盗们,劝三退并让她们明真相。

朝阳区一名六十多岁的女学员在调遣处,和其他学员一样被当作奴隶一样对待,强制要求每天包装筷子八千至一万双,完不成不让睡觉,在调遣处关押四十天,她包筷子约合三十五至四十万双,还要自己打包搬运上下楼。长时间高强度简单的手工重复动作,使人即使不干活也条件反射不由自主做动作,让人想起五六十年代著名电影演员卓别林的表演。恶警不把学员当人,而是生产产品的机器。

北京市魏素雯女士今年五十七岁,早年工作中从建筑的脚手架上摔下,腰和肋骨重伤。一九九三年三月,她开始修大法,仅几天工夫,病痛消失,腰与肋骨恢复正 常;后因工作出色,曾几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然而这样的好人,只为救命的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八年被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奴工的活各式各样:翻地、锄草、施肥、做包装盒等等

北京清华大学72岁的退休职工刘香兰女士,繁重的无报酬的奴工劳动,搓棉签。有定额的,特别是每年的7、8月是最忙的,经常加班加点赶任务。装绿豆、白糖、茶叶等,都是站着。奔70岁的老太太,都退了休了,还得和年轻人一样的干活。特别是装茶叶,大工棚里茶绒满天飞,每人脸上、胳膊上都象长了一层毛,在这样的条件下,经常为完成任务不按时吃饭。负责劳动的吸毒人员说,一天能挣4、5万,每个队装茶叶时,最好的茶绒球都得选出来象黄豆大小的,据工厂负责人讲都是嫩茶尖,形成的小球是茶中最好的,都是给领导上供用的,当然警察也可以要一部分。劳教所没接到活时,就叫搞卫生,拔草,打扫警察的办公室,大楼的厕所,在大田里堆肥等,反正不叫你闲着。

奴工劳动列举如下:

1、 包一次性筷子。包装纸上标明经过高温消毒,事实是整个操作过程都不卫生,甚至去厕所后都不让洗手回来继续包筷子。现在各小饭馆甚至有些大饭店还在使用这种一次性筷子。

2、 搓手指套。将单个手指的指套搓成卷。这个劳动按重量定任务,每个人当天要完成定量,因为要先将指套套在手指上再搓,指套里面有滑石粉,再加上手汗,很快手指就烂了,皮被腐蚀的破裂。

3、 装绿豆、白糖、月饼时,要整天站着干活,绿豆还要搬运,非常沉。月饼装满了整箱后也要搬运,五、六十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迫搬运。因为警察强迫学员成天站着干活,导致许多年岁大的人下肢浮肿,关节疼,腿僵硬,走不了路。

4、织毛活。为出口商品赶任务,让法轮功学员在筒道里加班至凌晨一两点,甚至通宵。在昏暗灯光下迫使法轮功学员劳动至深夜十二点,甚至通宵。以后,被外界揭露后有所收敛,开始晚上按时睡觉,早上早早起来干活。

5、装茶叶,茶叶屑散在满工作间,许多人粘在皮肤上,皮肤出现溃疡。为铁路上单位装礼品盒茶叶,好坏茶叶相混以次充好,要求3口袋好的加一口袋差的搅拌,称重、封袋、装盒、装箱。外边进来的膀大腰圆的工人们来劳教 所指挥在押人员干活。酷暑天,让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们抱着电视机大小的纸箱卸车,一车又一车。20几岁的警察在边上指手画脚的喊着指挥、站在阴凉地端着 水杯,与厂家工人彼此间聊着笑着。负责劳动的劳教所副所长(短发,40几岁),嫌干得慢不满的在一边:你们的劳教怎么管的?回去好好说说。

6、挖坑。冬天挖沟储存白菜,还要搬运白菜,在规定时间内把大量的白菜搬运完,让人处于极度疲劳之中。挖树坑,院内的树伐了种种了伐。劳教所置身荒郊野外之中,周边荒芜,临近火葬场。院内的土地基本是石头、沙土地,冬天一项劳动就是捡石头。

7、夏秋拔草、冬春捡树叶种草。劳教所野草茂盛,有的近一人高。 一周至少拔两次,有时几乎每天早饭前晚饭前后出去拔草、白天继续出工劳动。尤其是下雨过后的湿泥地,夏天的三伏天,浑身是汗和泥,拔完草却只能洗洗手,脚在布底布面的湿鞋里浸泡,每周只能洗澡洗衣服一次,这身汗臭的衣服要穿一周。一大早6点起床就被警察催着去拔草,不但在房子周围拔,还要为警察的生活办公区拔草。

尤其是周六日的上午10点多钟或下午2、3点钟,日头正毒,警察们穿着长衣、立起领子、带着宽边帽子,押着大家去拔草、为大田打垅等。20-30岁的警察们站在树阴等处喝着水,周围还有 20多岁的劳教所护卫队男女警察们,共同看着大多60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们穿着不透气的半截袖劳教服干活,还不时的品头论足、说三道四,恶警李守芬就会说这些话:“你会不会干活呀,尽指着你老公养着呢,……身后边还有…什么态度呀…。”指责声不绝于耳,说这些似乎成了他们泄愤、消遣的方式了。

野草中有能食用的野菜,警察要让挑出好的她拿回家吃。有学员也带回来吃,要被警察逼迫写检查当众念,认识不过关就要继续写检查,侮辱性惩罚。因为劳教所早晚就是咸菜,咸的程度要多次泡水才能吃,没有水就只能看着吃不掉,警察就由此说给多了下次减少份量。中午菜即便没有油水也少的可怜。

8、制衣车间。制作劳教系统所有的劳教服,男女监狱的服刑服装,还有外边售卖的大衣等其它衣服。在炎热的夏季,60-70岁的法轮功学员机器般的忙碌在缝纫机上,为了多安置缝纫机,学员座位一个紧贴一个,更是热的异常焦灼。警察还要拿点私活让额外为她们缝制衣服。

9、种地。劳教所的土地是沙土地,下面经常能挖出来碎石,土地及其贫瘠。要铺一层厚厚的土,并使用大量肥料。开荒种地,一切都要被劳教的人员手工完成,没有任何现代的辅助工具。收获的蔬菜水果,挑出品相好的高价卖给大墙外边和警察食用,劣质的就都大锅水煮给被劳教的人员吃了。大田队大多数是卖淫的劳教人员,并负责食堂一日三餐,警察也有把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大田队强迫重体力劳动、做苦力,每个人都日渐变得肤色土黑。冬天在塑料大棚出工,四季不会闲着。夏季发一两次西瓜,每人能吃到一、二块西瓜,劳教所还要拍照留念,要求抱着西瓜笑的有幸福甜蜜感。

10、装粮食。给黑龙江(包装盒上有地址,似双河农场。)基地的粮食,各种豆类粮食小包称重后装入礼盒。高价极品包装投入市场。都是掩人耳目用载客的大轿子车进入劳教所来拉出去。

11、为诺基亚、肯德基、邮票公司、学生公交车票卡、公交公司上海世博会纪念票、洪恩少幼儿书籍、英语托福考试练习试卷等等折页、粘贴、分拣等。那种黄色的胶粘度大、味道刺鼻令人头晕恶心,粘得手上很难洗掉。因为有毒性,一天下来,经常会有学员头晕、呕吐。

12、搓棉签。用一米多高的编织袋并且没有任何内包装的棉签,都是灰灰土土的,直接在桌子上用手搓整齐分装入精致的塑料袋子、方圆小盒子里,放入写着已消毒、卫字多少号的说明签供应外边超市。掉在地上的,会被警察说:别浪费,捡起来掸掸灰土放进去。这就是坑害人的“消毒棉签”。产地厂家有石景山和大兴的。放入的标签蓝色、粉色等不一,棉签杆红蓝白粉、塑料木棍不同,售价不等,却都是这一堆棉签一个货源。厂家说:你们千万不可把厂家标签装错,让超市发现一盒罚500块。想让我们同情他,却让我们更看到了这点:在外边小心干的违法事,在劳教所可以堂而皇之的干。

13、车间。大概是四个车间,除主要一个车间是制衣车间外,其它都干些随时揽来的零活,例如,穿鱼钩,做零件,非常复杂,难做,得用大工具凿。车间是由活动房充当的(类似工棚),冬冷夏热,在大田边建起的,蚊蝇多。在车间劳动,警察来回巡视监视着,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黄赌毒盗们可以随便说话他们放心不管。并且警察还要不断高喊催促着“快点、你们那儿怎么那么慢、干不完别走……”。

劳教所还象征性的设立了民管会,成员选择和中共邪党的两会代表一样,有警察选择,大家画勾“投票”唯一的候选人。警察例行开所谓的民管会,让提意见建议。真有当真提意见的,诸如菜太咸、粥太稀之类,24岁四川人符艳梅就曾经被警察厉声责问:“你是哪个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是吧!”会看警察眼色的就讨好的说:伙食挺好的。当即被警察赞扬:“看看人家改造的多好,学着点!” 符艳梅回到大队后被训斥。

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的奴工迫害奴工种类有:叠对联、裁盗版书、为印刷厂叠纸;为超市叠宣传品;包糖;扎头发;做止血带;做广告的宣传品;做木质地板;包装光盘;包装“卫生方便筷”;种草、拔草、挖树坑、移树;扛水泥袋;挖沟;修路;缝制皮球等。

分装大量装游戏光盘、装箱、装车。全天, 上、下午各几百张,干完活直接从工作间到饭厅吃饭之后继续做工,一个月下来给几块钱。

车间或者居住的室内(女子劳教所是吃饭睡觉和日常活动之地)劳动一般是加工一些小的成品半成品,如:为印刷厂叠纸、裁书;为商户做广告宣传品;织毛衣、帽子、手套;做动物玩具、布拖鞋;做木质地板;包装光盘;包装“卫生方便筷”;制作包装盒;包茶叶、白糖、绿豆,为集邮册插邮票等几十种上百种;

室外劳动主要有搬运物品、拔草、清理环境、搞卫生;有时扛水泥袋;挖坑挖沟;种树;修路;挖沟、翻地、施肥、种地等。

白天到车间做奴工劳动。主要是糊纸盒:有药盒、月饼盒、点心盒、火柴盒、纸袋、塑料制品、做手机的礼品,糊好的盒子堆在地上,然后再打包,没有任何卫生可言。折装广告、挂历,装减肥茶、做年节的各种礼品、包装年画等。不分老少,都分一定数量,完不成任务,就要在休息日加班,有些胶水或涂料异味非常大,刺激的人头晕目眩。

劳教所奴工劳动,其中有一部分产品出口,因违反国际规定曾被国外商家抵制,但中共邪党官方否认。当年一位亲自处理过这类事件的外贸部官员,由于不了解实情,曾为了维护所谓国家利益而力争,之后因坚信法轮功却被中共恶党非法关进了劳教所,并被强制做这些产品。劳教所就是中共治下社会生活在假恶暴充斥下的一个缩影,只是更不加遮掩更邪恶更无人性。

列举部份奴工迫害人员情况:

1、李春荣,女,六十多岁,大学,教师,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非法劳教一年。

2、聂晓梅,女,是原中科院武汉植物所科技人员,现为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公司首席科学家。不到50岁。二零一一年被劳教迫害二年。被晒伤。

3、郭晓楠,男,年龄不详,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本科毕业生。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非法劳教二次。

4、吕素民,女,六十多岁,北京门头沟人,教师。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七年:非法劳教二次。

5、何端练,女,年龄不详,清华大学毕业,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职工。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九年:非法劳教二次。

6、李焕兰,女,七十多岁,原农展馆职员。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八年:非法劳教二次。

7、刘淑臣,女,五十多岁,务农。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一年:非法劳教二次。被迫害时间约:四年。

8、刘树英,女,五十七岁。北京崇文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三年:非法劳教三次。被迫害时间约:五年。

9、王福玲,女,六十五岁,退休职工。北京海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10、赵怀春,女,六十二岁,军人家属,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二次。

11、班启荣,女,五十多岁。原北京公共交通系统职员。2005年至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劳教二次。高强度奴工迫害。

12、王朝英,女,六十多岁,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二年:非法劳教三次。强制洗脑,强制奴工。被千家店镇派出所非法罚款一千五百元。

13、王明月,男,四十多岁,油画家,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14、勘淑凤, 女,六十五岁,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三年:非法劳教三次。

15、冉奉云,男,五十多岁,中医药大学毕业,北京某门诊部医生。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九年:非法劳教二次。

16、王传裕,女,当时六十多岁,物理教师,北京海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

17、戴秀茹,女,七十多岁,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18、滕秀云,女,六十多岁,大学,北京广播电视部医院中医大夫。北京西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19、郭玉兰,女,六十七岁,北京师范大学教师。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20、孔繁芬,女,七十多岁,中科院化冶所研究员,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非法劳教一年。

21、胡秀清,女,六十多岁,北京顺义公路局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三年:非法劳教二次。

22、孙淑华,女,近八十岁,务农。北京密云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八年:非法劳教二次。

23、宋敏慧,女,六十多岁,工程师。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24、付金玉,男,六十多岁,原中国汽车汽车贸易总公司党办主任、中汽贸控股集团公司综合办主任(被迫害中被免职调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北京西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25、陈桂霞,女,六十三岁,原北京齿轮总厂职工。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一次。

26、权稿锡,男,七十多岁,原生物系副教授。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27、郝福宁,男,六十多岁,北京昌平区城北街道西关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28、何志英,女,六十多岁,医生,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劳教二次。

29、王安琳,女,七十多岁,北京师范大学校医。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一个月。

30、李增启,男,六十多岁,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二年:非法劳教二次。

31、刘大华, 女,六十多岁,联合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校办工厂职工,现已退休。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二次。

32、岳中生,男,四十多岁,原中国民航大学英语副教授,北京岳川翻译中心企业法人。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劳教二次。

33、李淑英,女 ,六十三岁,中关村中学物理教师。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34、孙淑香,女,六十五岁,大专,工程师。北京航空计量测试研究所。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二年:非法劳教二次。

35、李淑珍,女,七十多岁,北京红冶钢厂职工。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二次。

36、付永安,男,七十多岁, 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37、王 弘,女,七十四岁,大学,工程师。北京大兴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劳教二次。

38、赵淑静,女,六十多岁,北京石景山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非法劳教三年。

39、李焕兰,女,七十多岁,原农展馆职员。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二次。

40、一家三人被劳教迫害

杨秉海, 男,五十多岁,北京市凤山石灰石矿职工。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九年:非法劳教二次。

杨秀玲,杨秉海的妻子。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一年:非法劳教三次。

杨金菊,女,六十多岁,杨秉海之姐,北京昌平区西环里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一年:非法劳教三次。

七、罪责难逃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国的劳教所已然成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北京理工大学著名学者胡星斗教授在北京奥运期间就披露说,如果没有法轮功,中国的劳教所早就不复存在了。北京劳教所的恶警也曾说过:劳教所就是为法轮功开的。2000年始中共开始大量抓捕黄赌毒盗人员劳教,为的依然是能帮凶警察来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黄赌毒盗一进劳教所就要被要求签署保密协议就是例证。随着劳教所的恶行被大量揭露、曝光,恶人罪行被国际社会追查,世人开始聚焦劳教所惨绝人寰的迫害,2013年邪恶至极的劳教所黯然解体,然而其罪行却被记录在案。

被劳教所迫害的人员有法官、工程师、教师、科学家、军人、警察、运动员、学生、农民、工厂职工、银行职员、退休老人、年轻的母亲和普通北京市民。劳教所用灭绝人性的几十种酷刑折磨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依然达不到洗脑的目的,法轮功学员坚不可摧的意志在暗无天日的劳教所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光辉。令之后的警察即便是恶警以及极其邪恶的包夹私下里都唏嘘不已,在这些目击人员的口里经年传颂。

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群体必遭天谴。法轮功学员十八年的坚持不懈讲清真相,已足以唤醒善良的人们并让世人知道。目前在中国大陆反腐中被惩治的大小官员实际上都是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血债帮,包括老虎级别的周永康、薄熙来、“六一零”头目李东生、王立军、苏荣、徐才厚等,表面上虽是以贪腐罪名治罪,实际上这些人全都是参与过迫害法轮功而犯下了反人类罪。

北京劳教所恶报案例:

1、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原三大队恶警焦学先遭恶报。焦学先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三大队任大队长卖命替邪党做事,直接迫害 法轮功学员邵岩、张亦洁等等。焦学先去年遭遇车祸,他父母跟他一起遭殃,双双死亡,而焦学先本人折了六根肋骨,在重病室半年不会说话,现在心脏又得了病。

2、女子劳教所教育科黄科长,男,30-40岁。此人满脸疙瘩。劳教所大的场合都由他出面主持。教育科主要负责制定法轮功学员的洗脑验收和“洗脑教材”。2008年前后,此人死亡。死亡原因是劳教所的禁忌。

3、团河劳教所有一个“老资格”李姓警察为赚得“转化”奖金,摧残学员必亲自动手,结果他嗓子哑掉,几天后被辞职回家。还有一个助纣为虐的犹大,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和施暴过程中十分猖獗,几天后这人的嘴唇肿大异常,严重溃烂,吃饭很困难,其脚气病突然严重的路都走不了。

4、二大队副大队长杨洁,因积极迫害法轮功,遭报得了禽流感(HINI);恶警杨莉得了喉癌;大队长李子平糖尿病加重,双腿已开始溃烂。

5、团河劳教所集训队恶警张宜军,38岁,脸色黢黑。此人与集训队恶警刘金彪(原集训队大队长)沆瀣一气,经常用电棍疯狂电击法轮功学员,如:曾命令护卫队恶警十余人将法轮功学员孙天彤捆在车间的工作台上,用十余根电棍电了一宿;曾挑头电击法轮功学员吴相万整整两小时,所用电棍电压高达30万伏!恶警张宜军在外经常嫖娼,嫖娼被抓。张的恶行殃及家人。2001年9月,恶警张宜军的妻子遇车祸被撞成终身残废,而撞她的车子是司法系统内部的警车。

6、原团河劳教所副所长庄许红,参与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鲁长军,被打断腰椎,造成鲁长军瘫痪。此人因嫖宿被公安机关当场擒住,被撤职。

一位劳教所护卫队的警察,因为不能下手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被安排培训依然不能达标。跟法轮功学员叙述,本人也曾担心被辞退失去工作,但还是做不出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之后被安排到护卫队巡筒,虽说升职无望,但良心安,每天也能轻松工作。

法轮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中共邪党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残酷迫害,已经给自己招来了灭顶之灾,敲响了天惩灭共的丧钟。退出中共邪党的邪教组织,弃恶从善,才能得到神佛的宽恕和护佑,此乃是上天给世人最大的慈悲。找回自己善良的本性,回归“真善忍”本性的同化,人类才有希望!

法轮功被迫害十八年后的今天,在经历了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血雨腥风的疯狂迫害后,在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暴、和平反迫害、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的不懈坚持中,众多的世人了解了真相,二亿七千多万中国人觉醒,退出了中共邪教组织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掀起了震惊中外、大规模的捍卫人类信仰、挽救人类良知、维护人类基本人权的诉江大潮,正是在唤醒那些被江氏犯罪集团职权绑架被动走向绝路的人。

《西游记》中有一句名言:“人身难得,东土难生,正法难求”。生活在当今的中国人,此三者齐备!但能不能认识并把握住还得靠自己的良知慎思选择。


北京市劳教体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单位:

直接参与迫害单位:
北京市劳动教养人员调遣处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
北京市天堂河劳教所
北京市新安劳教所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北京市其它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场所

参与迫害单位上级机关:
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北京市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
北京市司法局;
北京市政法委;
北京市处理×教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610办公室);
北京市公安局;

间接协助参与的迫害单位:
北京市所属各区县、各单位、各系统处理×教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610办公室);
北京市配合迫害接收法轮功学员的相关医院;
驻京中央国家机关各单位向北京劳教所强制输送法轮功学员的相关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