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高庆娣再被绑架到烂泥沟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高庆娣,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被云岩警察绑架后,她的家人、亲友们转辗四处打听,直到六月七日,才打听并证实:高庆娣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市金竹镇烂泥沟“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

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上午法轮功学员高庆娣与彭真二人一同外出,当天未归;七日上午十一点左右,警察三、四人与高庆娣本人,去了高庆娣的家,非法抄家后离去。

在以后的一个月里,家人和亲友们提着给高庆娣换洗的衣服,去了贵阳市的几大看守所、拘留所,到处打听、四处寻找都没有音信。高庆娣的姐姐整日为妹妹担心,吃不下、睡不好,精神一度出现恍惚。

就这样家人和亲友们一直在辗转奔走,多方打听。一个月之后,六月七日,又拧着衣物到烂泥沟洗脑班,在经过一番折腾(洗脑班要家人去市610开证明、要亲友出示身份证等)之后,烂泥沟洗脑班接去了衣物,家人和亲友们这才确认了,高庆娣被再次非法关押在这里——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这是高庆娣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关押。

一、修炼前后身心变化

出生于一九六二年的高庆娣,于一九九五年三十三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前,近四年的修炼中,用高庆娣自己的话来讲:精力充沛是从出生到长大从未有过如此奇妙的感觉。她非常感谢大法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修炼前,高庆娣身体非常不好,浑身上下十多种病:失眠,头晕、贫血、低血压、胃病、风湿、鼻炎、肾病、肠炎、胆囊炎、感冒、妇科病、卵巢囊肿等;住院动手术、下三次病危通知、有五年多没上班;也练过其它多种气功。一身的病痛医院不能治,练其它那么多气功也好不了,在那些年里高庆娣对人生很绝望。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一位阿姨借给她《法轮功》一书,还没等看,睡觉时一下就睡着了,看见头脑中有法轮在转,二十多年的失眠就这样消失了。

随后在修炼的不长时间里,所有的病痛都没了。高庆娣通过学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严格要求自己、宽容待人、不和人争斗,不去争名利。

二、遭到的迫害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后,高庆娣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坚持向世人讲真相,曾被抄家、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和洗脑班迫害,社区居委会不断骚扰、并且家人也因此被连累迫害等。

1、被抄家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左右,河滨派出所、市府路派出所、博爱路社区居委会等一群人,到高庆娣在遵义路租住的房门外先敲门,接着就砸门,三道门全部砸开后,冲进十几个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抄家,把高庆娣的台式、平板等电脑、刻录机,师父的法像、手机、MP5、光盘等,大法修炼的物品全部拿走;还抢走了银行卡、包里的现金六百多元、金银首饰、准备办退休的档案袋、石英炉、酒、旧版钱币、纪念币等。家中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全部抄走。

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的高庆娣回家后,看到的是:东西被房屋中介打包了,堆在中介公司后面的小院内,打开看时,只剩下高庆娣的一些衣服,其它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

2、河滨派出所的审讯和抽血

抄家后高庆娣被非法抓捕到河滨派出所,七、八个人轮番审讯;接着又第二次去抄家,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又把高庆娣送到南明区医院做体检,做了全身透视,抽了较大一针管血,回到派出所,警察又强行在高庆娣的食指上又抽了一点血,还强行按手印。天亮后把高庆娣送到南明区看守所。

3、在南明看守所的三十六天里

高庆娣被强行搜身、拍照;四十七个人挤在一间屋子;被两个吸毒犯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上厕所都要报告并记录;每天要做十多个小时的劳工,叠锡皮纸的元宝等,中午也不休息。高庆娣不背监规,还被罚打扫厕所、洗碗。

这里,每天两个电视从早开到晚睡不好觉,每天都是水煮莲花白,还要军训,洗澡就是两盆冷水,限定十分钟洗完。高庆娣体重减轻了十多斤,出现心慌、胸闷、头晕、掉头发等。

这期间,河滨派出所的警察到看守所,对高庆娣非法审讯三次,第二次送两张单子叫签字,高庆娣不签。

在看守所被关押三十六天后,检察院不予立案。南明区分局又签了一张监视居住半年的通知单,河滨派出所、中东派出所的警察,还有中东社区两个女的,他们又把高庆娣,从看守所直接送到烂泥沟洗脑班。

4、在洗脑班的七个多月里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在烂泥沟的七个多月里,他们每天叫包夹放光盘,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不停的放,还要求把声音开到很大,要在走廊上能听见才行。

晚上整夜都是开着灯睡觉,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和任何人说话,上厕所都要跟着。

高庆娣在这里睡眠不好,经常头晕、心慌,吃不下饭,人瘦得不成样,头发也白了很多,眼睛视力下降。

他们不断要求高庆娣写保证,高庆娣不写,他们就不断的威胁说:不写是出不去的,要么就无期在这里,要么就送监狱。

二零一四年元月二十四日,市公安局国保四人又到洗脑班来审问威胁我说:不说出来是出不去的,什么退休都办不了。中共人员还说他们那打死二、三个人都没事的。

二零一四年元月二十七日,高庆娣在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后才释放回家,到了家的大门口路边一下车,中共人员用摄像机一直从外面拍到家里。

5、连累亲人遭迫害

在洗脑班期间,高庆娣的姐姐和表姐去给她搬家,也被抓起来,送到烂泥沟洗脑班迫害,半年多才放出。

高庆娣母亲一九九九年以前也是修法轮大法的,当时修炼的时候身体非常好,脾气也变得好了。一九九九年以后,由于江泽民的高压迫害,使她不敢修炼了,单位说再炼就要停发退休金。高庆娣姐姐因修炼大法,还差几个月退休,就被开除了工作。姐妹俩靠母亲九百多元退休工资生活,母亲常为姐妹俩忧心,身体也不好了,于二零一二年去世。

6、派出所社区不法人员骚扰不断

高庆娣从洗脑班回来后,居委会、派出所、社区人员对她骚扰,跟踪,她的电话被监听。高庆娣本人的退休金至今也未办到,生活困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