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珍惜迟来的缘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二零一五年九月中旬我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一年半多了。我从内心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在回归的路上升华。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已成为我生活中的主要内容。

我今年六十三岁,移居美国二十一年。修炼前是个信了二十多年的基督教徒。

我一直多病多灾,晚年有幸喜得法轮大法,是我迟来的缘份。由于师父的洪恩与慈悲,救度着一个罪业深重而不配修大法的我,有时想到师父对我的怜悯与为我所承受的一切我会流泪。在此感谢伟大的师父!

二零一五年我六十一岁。因身体出状况,四月底放弃了工作,拾起了多年未碰的太极拳。七月底的某天,我在住地小区公园处准备打太极拳,同时又在手机的You Tube上找寻基督教歌曲听,忽然看到穿着金黄色衣服的师父的短暂教功录像。我看到“法轮功”这三个字,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下:法轮功似乎听到过,哦,想起来了,是两个月前的一天,教会里有个刚从中国回来不久的人,在和一群人讲诋毁法轮功和大法师父的话,我在远处做事,无意中听到了这三个字,当时既没思考也没往心里去。而此时出于好奇,想:这法轮功是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既然叫我碰到了,不妨回家查看一下。

曾在上海市中心地区居住的我,由于从小身体不佳,少年时学了太极拳,后来又学了强身健体松身操,在一定阶段对自己的身体有些帮助,但从没去病根。那时在我周围有许多人练各种所谓的“气功”,因为觉的他们不正,所以从不介入。

回家后我马上就在YouTube和Google上查找有关法轮功资料。这一看就放不下了,不断的查看了约一个月。正反两方面的资料都有,对一些负面的东西我不但不信,还進一步在网上找到并拜读了宝书《转法轮》。我被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所折服。自问:这不就是我一直以来所追求而求不到的吗?我被大法带给人们身心两方面的快速提高和带给世界的美好所吸引。

由于在国内就不信那个党,二十年前出国时,我自己制作了一个表格,填好后预付了一年党费,宣告退党(前年得法后,又在大纪元上用真名公开做“三退”)。这些年来,由于对这个党反感、不抱有希望,中国的消息一概不问不闻,所以那边发生的所有的事在我脑中是空白。当看到他们污蔑法轮功的事,我觉的他们可恶可恨。

伴着后悔我自责:一九九六年以前我还在上海,怎么就不知道法轮功呢?要是早得法多好啊,我生命的历程就完全不同了。自知那只是一厢情愿,只是个人利益之心,为自己不生病不受苦过得好而着想的。转念又想,六十一岁得法虽然很晚,但这辈子没有错过就已经是很大的缘份了。

苦难人生何时了

回顾过去生长在家庭经济宽裕的我,从小到大不碰任何家务,因身体不好只是被父母“逼迫”多吃、吃好的和穿好的,什么都是预备好的。物质的富裕替代不了我心灵上的空虚,不知什么才能填满自己的内心,别人都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而我却没有幸福感,心灵空虚。我想要是人就这么活着一直到死又有什么意义呢?事实上我不但心灵空虚,苦难也一直缠绕着我,从我出生到修炼前病痛不断,还过了几次生死关,还遭受不少次精神的打击,这些在此省略不谈。

因为母亲的身体原因和其它,我来到人间便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我出生在山东胶东半岛靠海边的一个乡村里。听大人们说,奇特的难产使母亲和我濒临死亡,出生时我的体重跟小猫没两样,几个弟、妹在婴儿期都相继夭折了,家中就剩我一个独女。五岁到上海时发育不好,像个玩具娃娃那么大,走在街上人们以为是“神婴”,不相信我的真实年龄。

我一生反复遭受各种病痛的折磨:免疫力低下,皮下无端的瘀血,白血球逐渐减少,雷诺氏综合症等等。发高烧感冒、扁桃体化脓肿大增生、鼻炎出血、中耳炎经常伴随着我;青中年时期几乎每天都有心动过速、头痛、噁心、流泪、嗜睡;颈、腰、膝关节炎、小关节疼痛变形;身体素质不好,致双膝软骨畸形运动受限,曾几次跌断腿和踝骨(粉碎性),多次手术打过钢钉、穿绕过钢丝,左脚后跟跟腱部份撕裂未修补;两次因高血压做了肾动脉狭窄扩张术;疝气修补术;子宫卵巢全切除术;鼻中隔重建术;孕毒症、先兆子痫、孕期在医院打点滴度过,危险至极;产前中央性前置胎盘、胎头骑跨(因剖腹名额有限,被强行引产)引产失败导致子宫早期破裂,临危剖腹大出血,总算幸存了两条命;产后出现心脏奔马律、心肌炎等继续住院治疗多月;剖腹产手术后导致八年肠粘连反复发作。二零一三年底五十九岁时,又过了一个大关——因肺癌切除了左上肺叶。术后纤维增生粘连包裹了左下肺、横膈膜、胃网膜等等,左下肺呼吸功能受限,相继造成心肺功能下降;心脏病心律紊乱、心律不齐、常需挂急诊处理;晚上睡觉要用电动呼吸机帮助。我知道医生又会要求我开刀,后果可想而知,我放弃了医疗,解除了所有的预约。我本人曾行医,很清楚在医学上没有治愈的可能。胸部术后疼痛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为了生活我总是挺着,我不知道没病是什么感觉。二零一五年二月底,为了解除腰痛,又不幸在做运动时损伤了原手术后位置不正的两根胸肋骨,剧痛胸闷,不能正常睡眠,不能开门、提物等,只好放弃工作。

停工后,经常在健身俱乐部与公园中徘徊,奢望改善自己的身体。真可谓是处在苦难人生何时了的境地了。

修大法 放下其它法门

我想修炼还不能马上行动,因为还要放下其它法门的事。《转法轮》中明明白白告诉我:不二法门。为了做个“好人”,一九八九年在国内就信了基督教。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那天,应当是我约定教西人太极拳的日子,接下来周末教会的礼拜又轮到我带领服侍。八月二十二日我彻夜难眠——这意味着我必须放下教会,必需表态的时候到了。自从看了《转法轮》,解答了我很久以来一直在找却一直不得其解的人生之谜。从童年时代起我就对人生有着许多的困惑与迷茫,以后又对自己所遭受的苦难无奈、消极和悲观。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完整的答案,我得到了生命的真谛。我认定法轮功就是我要找的功法,我要修炼法轮大法。

随后我在师父的帮助下,果断的卸下了教拳与教会的职责。我决定放弃以往二十六年的追求与信仰,离开教会;八月二十三日我向学员宣布不教太极拳而修炼法轮大法了。当我终于决定放下其它所有的一切时,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作出了生命中的一个重大的、也是正确的、美好的选择。尽管教会的许多中国人都在阻止我,我义无反顾的炼起了法轮功。在排斥声中许多朋友都离开了我,我坚修大法的心没有动摇,与此同时还带着其他人炼。当然,自那以后再也没有去教堂做过礼拜。

初学大法 无病一身轻

从那天起,我跟着师父在网上的教功录像,每天炼五到十分钟的动功,也没打坐只是跟着比划比划。两、三天后师父就为我调整了我的胸骨错位(炼功时肋骨有响声),马上夜晚能安然入睡了。约十来天,即九月初时又清理了我的身体,为我能修炼打下了基础。有天晚上刚吃完饭不久,开始出现喷射状的呕吐,前半夜五次,下半夜腹泻四、五次(几步路的厕所都来不及),扁桃体非常肿大,伴有低烧等,家人害怕了,要送我去医院挂急诊。我说没事的,因我心里明白是师父正在给我消业、净化我的身体,我感觉头脑清醒了,心里不堵了,身体变轻了,非常舒服的看起书来了。两天后扁桃体肿大就完全退尽了,要是以前会身体很沉、腿拖不动、需卧床休息,还非得用退烧药抗菌素不可,还得持续约五到七天才能完全恢复。

我非常感激师父的慈悲与怜悯。

从那时起各种病症一下全没了,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无病一身轻”。得法至今没有再花一分钱的医药费,我甚至能挖坑种树了,这是我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

在我仅仅发出想修炼的愿望还不懂得怎样正规修炼时,大法已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结束了我以前苦难的人生。我珍惜师父和大法所给予我的,我也相信修炼后的将来会得到一个更美好的、永久的生命。

我住的当地没有法轮功学员。九月中旬才联系到另一个城市的同修们——他们距离我的住处约一个半小时车程。周末就去和他们一起学法,协调人帮助我下载了炼功音乐,纠正了我的炼功动作,为我更好修炼打下了基础。在此谢谢同修们!

从那时起我成了法轮功的新学员。当时我要求参加十月份的洛杉矶法会,也如愿以偿。

为得法而来——跟师父回家

我的双亲在我中年时就都患癌症离世了。从小多病的我就没指望自己能活过五十岁。可得法时我已是六十一岁了。

我以前是行医的又是信神的。二零一三年在我肺癌开刀前就无奈的放下了对死的惧怕。我知道开胸的危险性,而且我身体的组织结构又很特别。我告诉丈夫,假如过不了关,请他为我开个庆祝会,因为我认为到那时我已卸下了人间的苦难和负担,神将带领我回那美好的天上的家。现在我明白,那是不可能的,带着深重的黑业能上天吗?当然不能。

度过了手术关后,病痛没有离开过我。我问神:你为何留我、要引我向何方?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直到我生命走到低谷(尽头)之时,遇到了法轮大法,这时才真正的明白,我还能活着,这一生就是为得大法而来的。

感谢师父和法轮大法!我将在大法中记载我人生的新篇章。我知道修炼的路也并非是容易之路,自己的罪业很深重。只有遵循大法坚持不懈的真修实修,处处记住我是个修炼人,放下所有的人的执着并做好正法修炼中的三件事,按照真、善、忍的宇宙基本原则不断的提高心性,才能返本归真,才能圆满跟师父回家。

我要听师父的话,舍弃那些身外之物、不好的东西,不断在法上提高。

跪拜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