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脉管炎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从一九九五年春季开始,双脚出现一种症状,正在行走时,脚部突然肿胀疼痛,休息一会后肿胀疼痛消失。

一九九五年夏季,我去北京协和医院、武警部队等多家医院進行检查都没有确诊。一九九五年秋季,脚趾末梢出现发白、发凉疼痛的症状,去吉林医院检查后,确诊为脉管炎。为了治好我的病,我开始住院治疗,打针吃药也不见疗效,从此开始四处求医问药,均不见好转。症状从初期的下肢末梢发白、发凉、疼痛到脚趾开始溃烂,病情逐渐发展。

一九九七年五月的一天早晨,我出去散步,看见一群人在炼功,一问是炼法轮功的,我就开始跟着比划,当时就有炼功的人教我炼功动作,一比划,身体很舒服,就每天早晨去炼功点炼功。

十几天后,辅导员告诉要办九天班,放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就和妻子一起去看录像,看完录像后,感觉这个功法很好。我就一直每天早晨出去炼功,不知不觉脚趾溃烂处愈合了。那时,由于没有真正理解法轮功,就把它当成了一种气功,所以也没有按照《转法轮》书中的要求真正修炼自己,在社会上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三天一打鱼、两天一晒网,不能坚持学法炼功,即使这样师父也一直在管我,脉管炎没有再犯。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我知道共产党又要搞运动進行政治迫害了,在怕心的作用下自己很少看书和炼功了,在社会上吸烟、打麻将、色心和利益心都回来了,根本不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这时脉管炎病又回到身上了。双脚开始十个脚趾轮流溃烂,然后愈合、再溃烂。双手的十个手指末梢也开始轮流溃烂,然后愈合、再溃烂。在这期间 先后去吉林、河南、哈尔滨等地治疗,从各地能治脉管炎的地方邮寄口服药,病情时好时坏,在这期间双手已截掉三根指。

到二零一一年五月初,病情急剧变化,疼痛使我不能站、不能坐、不能卧,只能扶着圆角凳在地上移动。双脚小脚趾溃烂见骨,在右脚小脚趾靠近脚掌处,烂了一个深坑,已看见白骨。双手各有一个手指溃烂见骨,这时体重从一百二十斤下降到九十多斤,每天睡眠不足半个小时,连续二十二天,最后一天,我连扶着圆角凳在地上移动的力气都没有了,真正体验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自己决定第二天去医院截肢。

就在这时,我的妻子(大法弟子)和我讲:明天去医院截肢,我陪你去,但是你在外面已经走习惯了,截肢后,你走路就困难了,你要考虑好。如果你能下决心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功,把一切交给李洪志师父。师父一定会管你的。

就在我已经没有出路的时候,我决心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师父,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功,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第二天,我将所有吃的药,外用药,输的药液,全部扔掉,吸了几十年的烟也戒了,溃烂处用生理盐水冲洗创面,外敷纱布,每天坚持看《转法轮》书,患处疼痛在逐渐减轻,我从不能站、坐、卧,到开始间断的能够站立和坐下,从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十多天后,可以躺下睡觉了。

从能开始站立的时候,我就开始炼功,溃烂处一天天好转,渗出物每天在减少,特别是在学法炼功后的二十多天时,右脚掌深坑露骨的地方,一夜之间长上一多半新肉,白花花的骨头不见了。

一个多月后,我可以行走了,手指和脚趾露出的骨头自己脱落,伤口自己愈合了,两个月后伤口全部愈合,脉管炎病好了!

这是我得病十六年各处医治没能治好的病,在学法炼功两个月的时间中,不吃药,不打针,不上药,自己完全好了。喜悦的心情难以言表,我生命的深处深深感谢李洪志师父,将我从生不如死的疼痛当中,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我的体重现在达到一百四十多斤了。

我的亲属、同事、同学,从我身上的变化,真正的知道了法轮功是好的,很多对法轮功不了解的人,通过我身体的变化,也不再听信中共的谎言了。我真心希望世人能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