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识字的老人能通读大法书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八岁,修炼法轮功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我以前患有脑血栓,右侧半身发麻,住院无效;九七年秋天又患十二指肠肿瘤,各种药、中药、西药、進口药都用了也不见效,最后医生不给治了。还有神经衰弱整夜睡不着觉。

九八年正月我到我大姐家,她送我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带让我听,共十五个带子,我听了十个带子时,身体有反应了,出现拉肚子、拉了两回血,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随着不断的听法和炼功,我感觉身上的病一天比一天轻了,不久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真是奇迹!

记的那一天,我正听着师父的《济南讲法》,突然带子没声音了,我想一定是带子坏了,我就拿到青岛去,想从新录制带子;正碰上那时青岛地区辅导员学习班,我二姐领我到学习班上找同修试一试讲法带。一试,声音还很清楚,根本没坏,这是咋回事呢?有一个辅导员很郑重的对我说:你得回家看书!意思是不能光听带子。我说:我不识字。他坚定的说:不识字就学!

回家的时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回来后我把《转法轮》放在写字台上,这时我突然发现“转法轮”这三个字光芒四射,金光闪闪,满屋都照亮了。我打开书想学法,但是不识字啊,急的光掉眼泪;我捧着书、跪着求师父:能不能让我把书学会了?

后来我到外地去,加入了一个学法小组集体学法。一个辅导员很耐心的教我念《转法轮》,一天只教一段反复念,并嘱咐我回家多练习念。我每次集体学法回家后,把在小组上学的法反复练习念,有不识的字就问老伴,老伴也没好态度,责备我,因为这个事我不知掉了多少眼泪!第二天到学法小组上(每晚都去),大家都是先让我念一段,能念下来了,大家才开始轮流读书学法,我则在一旁听着他们念。小组上共有十几个同修,我很感激同修们总是那么耐心!

就这么个学法,学了一年,《转法轮》上大多数字都认识了,能自己读下来了!读法时,有时看到书上的字镶了金边!以后我还能读《洪吟》了,里面师父的七十二首诗我全都能背下来了!《论语》也背过来了!后来还能读其他大法书和《明慧周刊》了!

学法轮功后我放下了怨恨心,对于老头子的打骂和虐待也能忍了,并且按法轮功的要求善待老伴,严格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发动了这场迫害,我三次進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讨公道,两次被绑架拘留,身上带的总共一千多元路费和手表也被非法没收。二零零二年,因我不“转化”被派出所送到劳教所迫害,逼迫我写所谓“三书”,我用亲身经历告诉警察真相:我是修炼了法轮功才从死亡边缘上逃脱出来。一个月后我安全回家。

二零一二年四月,我给一人讲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想到此人就是610头目,他说:“我们到处找你,今天可抓着你了。”结果我被绑架到警区派出所并非法抄家。二零一二年七月,610带领三人到我家骚扰,造成家人害怕,受了巨大心理压力。我老头子由于江泽民集团灌输的谎言毒害和恐惧,经常打骂我,有一次拿马扎子猛砍我头部,我昏死过去,他以为我死了,吓的跑到河南住了好几个月。我醒过来后,儿子们看到我这样被毒打,给我买了套楼房,装修好后让我一人搬進住。虽然这样我依然不怨恨老头,我知道他是受江泽民集团谎言毒害了才这样,我和儿子们说都不许记恨你爸爸,要善待他多去看看他,孩子们听了我的话哭了。

去年九月份,我在集市上赶集时,被一辆三轮车从后边撞了,把我撞倒在地,三轮车司机想送我上医院,我说:没事,你走吧。我自己打了个出租车回了家。回家后,感觉右腿疼痛难忍,象骨折似的,不敢动。儿子们知道后,非要送我上医院,我说我有师父管,没事。坚持没去医院。结果第四天早上腿就好了。儿子要给我做早饭时,看我已经把饭做好了,腿也好了,他很惊讶!相信法轮大法的神奇了。

回想学法轮大法十八年来,师父让我明白了如何做一个好人,如何善待他人,如何修炼。十八年来,我没杀过一次生,没得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越活越年轻。孩子们也支持我学大法。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和明慧网的无私帮助!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只有精進再精進,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