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一个真正幸福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一九九六年一月的一天,我丈夫下班回来对我说:邻居家正在放法轮功录像,今天我来看孩子,你去看吧。

晚上,听到师父的讲法,就觉得特别亲切,心想这就是我要找的!回到家后特别激动,拿了支笔想把这个日子记下来当作我的生日,在屋里转了一圈也没找到适合写的地方,心想还是好好学最好。当时我和婆婆住一个院,我就到她屋跟她说太好了,她第二天晚上就跟我一起去看师父讲法录像。回来后的第二天就发烧拉稀,她觉的很神奇,对我说:我原来什么都不信,这个我信了。我说您有缘。她又相继叫她的俩个好姐妹一起去看,这样我们一起得法了。

到了周六,我们一起参加中心公园的集体炼功,炼第二套法轮桩法时,我十指钻心的疼,双臂有些发抖,辅导员走过来告诉我是好事,我点了点头,一动不动的保持正确的姿势。我回来的路上走路一身轻,从此以后坐月子落下的手怕凉水、脚后跟疼的毛病全部消失。我也把法轮功介绍给同事,有好几个同事也开始炼法轮功,单位一片祥和。

我婆婆家自然的成了学法小组,我家附近又成立了炼功点,我先生自愿做了义务辅导员,我娘家爸爸妈妈虽然没炼,但知道我们炼的挺好,家庭关系更和睦了。

历经风雨更加成熟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大法以后,我们一家人经历了风风雨雨,坚持修炼,上访护法。先生被拘留四次,流离失所一年半,判刑四年;我被非法拘留两次,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强行“转化”,但这些都成为了过去,我们更加成熟、对大法更加坚定。现在家里恢复了小组学法,每周二次,修炼如初。一家人这么多年一粒药没有吃,身体健康,亲戚朋友都羡慕我们,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对我们更加理解支持,有的朋友由反对者变成了修炼者,大家都按真、善、忍做人,师父悄然而护,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这十八年的迫害,不但没有改变大法修炼者的信仰,反而使世人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把我变成了一个做事考虑别人的真正幸福的人,我的家人、朋友,在跟我承受压力的同时,得到了身体健康、家庭和睦的福报。

记得二零零一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编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播出当天,我正好和我姐夫、哥哥在我的爸爸妈妈家看电视,大家的表情都很严肃,我很坦然,知道这不是真的,姐夫哭了,哥哥抓住我的手说:“妹妹你不会这样吧?我可就这一个妹妹。”我当时说了一句话:“八十岁以后咱俩炕头上说这事。法轮功不让杀生,自杀是有罪的。”家里人都沉默了,我们各回各家。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劝我别炼了,劝不成就说好在家炼,别出去说,怕我被抓,我每次都笑着说:没事。

回忆起修炼的路也真是神奇,我先生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我被绑架拘留所、洗脑班,家里、单位、邻居都觉得我们俩人不错,就是搞不懂为什么,但他们看到我们总是乐观的样子,从我们身上看到了一种生命的状态。

我是一名幼儿教师,由于坚定修炼大法,被迫害失去工作,先生当时还在监狱,我就到批发市场,批发袜子卖,买的人都觉得我不像做生意的,买的多的要个塑料袋我都没有,他们教我批发一些小塑料袋袋,我谢谢顾客的指点。他们觉得我很亲切,就问我原来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老师,因炼法轮功被解聘了。人们都很自然的了解了真相。我先生也是老师,有一次,他们学校的教导主任在街上看到我在卖袜子,一下买了好几双。我说不要钱,送给她。她说:我其实不缺袜子,我就是想让你挣几块钱。我特别感动。还有一次,我在街上卖袜子,有一个人过来说:“这袜子就爬了一次山就坏了,给我退了。”我一看是有个洞,就给她退了。她满意的走了,丝毫也没影响我身边的顾客。

我又弄了一些秋衣和袜子到早市卖,有时半天也不开张,就拿袜子换几个苹果回来。我每天都特开心,我觉得人都是善良的。我原幼儿园一个班的老师还特意到我家买我的秋衣,告诉我哪种好,哪种不好,下次别進了。

有一次在早市有一个人对我说,我认识你,你就是在街上给退袜子的,那女人也真够差劲的,爬山自己弄坏的还退,二块钱的东西至于吗?我笑了笑说没事。接下来她说:你的小号秋衣不好卖,我妈妈人瘦不好买,都给我吧。我高兴地答应了,有意思的是,我手里的货卖完以后没多长时间,我又被朋友的幼儿园邀请当老师去了。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巧”。

在师尊的一路保护下走到今天,我快乐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给我的孩子们的心中播撒着真、善、忍的种子。我的家人看我如此幸福快乐,再也没有担忧。

三年前,我妈妈曾因得脑血栓坐在轮椅上二十二天,在医药无效的情况下,我鼓励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妈妈诚心念后就站了起来。妈妈至今快八十岁了,身体越来越好。姐姐曾经捡到苹果手机,寻找到失主归还,高兴的告诉我是跟我学的。有一次她被藏獒咬伤,完全没有想自己,而是担心别再咬了别人。当狗主人想杀了狗,给姐姐出气时,姐姐替狗说话,说狗不是故意的,狗被送到远方的库房看管,幸免一死。由于她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医生说不植皮就无法恢复的腿伤恢复完好。

我身边明真相得福报的例子太多了。有时见到哥哥,我开玩笑说:不用八十以后,现在就明白啦。身边的同事聊天说:江泽民没干过好事;邻居高兴的说:听你的,退!居委会、片警对我们也更善意,看到我们都祝我们越来越好。他们曾经的过错我们也不计较,我们全家二零一五年六月向两高起诉恶首江泽民,这一切罪恶都由它一人承担。

我愿更多的人早日明白真相,有美好的未来!感谢同修们的整体配合!让我们一起用心实修早日迎接师父回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