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师父给的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没上过学,不识字,是一个农民。修炼大法前做什么事都不顺,在世上争争斗斗的,可什么都没争来,只落了一身的病,做生意经常赔钱,常常怨天尤人,心中怨恨命运造人。为此经常胸闷,特别难受,吃什么药都不管用。

有一天,刚刚十来岁的女儿回家突然对我说:“我跟着我叔叔学了法轮功的功法。”说完就在我跟前炼功给我看,女儿说,这是第一套功法叫“佛展千手”。炼完功后,女儿说身体特别热,而且特别舒服。神奇的是,在看她炼功时,我感觉我的身体也在发热,非常舒服,一点也感觉不到胸闷了。心想:这功法好神奇,我也要炼功。

我不识字,弟弟就给我请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听了以后,只觉的师父讲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从来就没人讲过这些做人的道理。就这样我走入了修炼,妻子不识字,也走入了修炼。我们一家人身体健康、精神快乐、感到人生特别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无事生非的开始打压、诬蔑、造谣陷害法轮功,同修们都知道大法好,可很多老百姓被邪党的诬陷宣传迷惑了早已分不清好坏,有头脑的因为恐惧邪党,也不敢为法轮功说话。

我们为世人感到担心,就想让大家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是被冤枉的,于是开始制作真相资料发给大家。

二零零一年,我们四个同修同时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狱中,邪党为了“转化”我们,让我们放弃修炼大法,把我们集中起来,断章取义的念师父的法。我站起来说:“把师父的法念完整。”狱警说:“你不想学,别影响别人。”又叫人把我关入了小号。过些日子又单独叫我去学法。我心里明白他们又在耍花招,就说:“我不识字,不学。”他们也没辙了。但我心里时刻想着师父的法。

同时和我一块被判刑的三个人去学了,其中一个放弃了修炼,两个邪悟。直到今天他们都不按照师父说的做,不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一转眼三年过去了。我突然想到,我根本没有做犯法的事,不是罪犯,不应该听从他们的安排去给邪党做奴工。于是我就不出工了。队长过来吼叫:“你知不知道这是监狱,由不得你!”我说:“地狱我都不怕,还怕监狱,就是不出工。”他们拿我没办法就把另一个比较邪恶的队长叫了过来。队长说:“怎么了,为什么不出工?”我说:“我病了。”队长说那快到医院检查去。

在监狱的医院里,三个法医鉴定:我的心脏每分钟只跳三十多下,而且肺部有阴影,还夹杂着其它的病。医生对队长说:“还不让他出狱?随时都可能出现生命危险。”一个月后,他们就把我送回了家。

邪党对我非法判刑七年,我三年半回家。见我回到家中,亲友们都不相信我能够这么快回来。

为了生活,别的我也不会,我就干我以前干过的事吧。以前我养过猪,我就还想养猪。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爱买母猪,一下子买了二十多头。邻居们开始说我,“在监狱关的都傻了,现在谁养猪谁赔钱,都在想办法往外处理呢。他老婆好不容易攒点钱,都让他瞎折腾了。”

人算不如天算,过了半年,猪肉价上涨了一倍多。一年内我就赚了十多万。邻居们反过来都说我有福。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我的。

后来,在我家又成立了学法点。几年下来,我们夫妻俩都能通读《转法轮》了。我们这里的同修们都能跟上正法進程。为了证实法,能给人讲的就出去讲,能贴真相的就去贴,能发资料的就发资料。我家多年来都开着优昙婆罗花。

我的猪养的很平稳,这几年都能赚到钱。同修到我家交流时说:“现在正法進程很快,养猪太浪费时间了,你就别养了。”我想也是,就都卖了吧,不养了。等我的猪都卖了,猪价一下掉了下来。养猪的没有不赔钱的。村里的人都惊讶了,都说我背后有高人指点。

不养猪了,但也不能整天闲着啊,不然别人会说炼法轮功的什么都不做,只学法炼功。

不长时间村里出租梨树,我想挣不挣钱不管了,好歹有个工作干着。我就租了一块梨树地。那年我家套的梨袋比别人家套的都多。有经验的梨农都说我家的梨长不大,卖不出好价钱。那年的鸟雀飞来飞去的还特别多,妻子常对着它们说:“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会有美好的将来!”

到了秋后,我家每棵树上都硕果累累。我家的梨枝伸到别人家地里去了,鸟雀不啄我家的,相反别人家的梨枝伸到我家这边,鸟雀就来啄。于是许多人都来看我家的梨。我夫妻俩都说:“这是我师父给的,你们以后记住‘法轮大法好’,也会有福报的。”邻居也说:“炼法轮功的就是神奇,真是太神奇了,我可相信法轮功了!”

那年梨的收购价格特别高,我家卖了许多钱。

今年想不到的事又出现了:我家梨袋套的又特别多,而且没用膨大素药。我的梨个比别人家的小。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今年小梨的收购价格比大梨的价高,大个的梨价格反而不如小个的梨卖的价格高。购梨的都抢着要买我家的梨。

我当时真是激动啊!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做什么什么顺,这都是师父给的嘛!师父说我们大法弟子是主角,我真的体悟到了。我们怎能不做好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呢?

我们全家人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们一定要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