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石嘴山女警张仙蕊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宁夏石嘴山公安局女警张仙蕊为了编造所谓“政绩”,迫害法轮功学员绞尽脑汁、不遗余力,在惠农区甚至石嘴山市掀起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血雨腥风: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惨遭非法劳教、判刑、绑架、拘禁、抄家、罚款、开除、刑讯逼供,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抄家、盘问、登记、逼迫签字、按手印等方式的迫害。二零零六年,惠农区法轮功学员孙磊被绑架后,遭诬判十一年,是宁夏地区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一六年被诬判刑期最长的;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王德生再次遭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法院诬判十三年。

张仙蕊,女,汉族,先后任宁夏石嘴山市惠农区国保大队队长、惠农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兼国保大队队长、惠农区公安分局政委、惠农区“610”(迫害法轮功的盖世太保组织)副头目,曾兼任石嘴山市公安局副调研员,因积极参与迫害,曾被石嘴山市公安局抽调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案组”。

张仙蕊亲自参与绑架、审讯、诱供、构陷、毒打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拘禁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同学,以此胁迫;曾伙同姓马的男恶警轮流毒打谭秀霞耳光,将谭秀霞嘴巴打烂了,脸都打得变形了;张仙蕊诱供谭秀霞得逞后还辱骂她:知道你是咋死的?你是笨死的;将程江红(女,当时二十三岁)强行按倒在墙根处扇耳光逼供;非法抓捕王丽未遂,将王丽的丈夫、父亲、弟弟抓起来胁迫;指使爪牙给翟毅平的电脑里装上法轮功资料,企图构陷。

上述事实,基本勾勒出了张仙蕊“屡破大案要案”的伎俩。本文搜集的主要是明慧网已经曝光的张仙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一、折磨法轮功学员谭秀霞 致使三人遭诬判、一人间接致残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谭秀霞在大武口遭绑架。石嘴山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张仙蕊因积极参与迫害被抽调到了“专案组”。警察抢走了谭秀霞的随身携带的手机,从中查到了法轮功学员乔建辉的信息。

第二天,谭秀霞被秘密关押到大武口东升宾馆内的后院。第二夜,张仙蕊和姓马的男警察审问谭秀霞,谭秀霞什么也不说,两个恶警轮流扇她耳光,将谭秀霞嘴巴打烂了,脸都打得变形了。其后,“专案组”一伙人押着谭秀霞抄了家,另一伙人去谭秀霞父母家抄家,企图绑架谭秀霞母亲未遂。

抄家后,张仙蕊和一些警察轮番和谭秀霞唠家常套近乎,诱口供。有一天,张仙蕊卑劣地欺骗谭秀霞说:乔建辉已被抓,他承认资料是他给你的。谭秀霞信以为真就承认了。张仙蕊立马翻脸了说:这会我可找到你的罪证了,知道你是咋死的?你是笨死的。

张仙蕊诈出谭秀霞的口供后,五月二十七日,到银川市乔建辉租住的房间内将法轮功学员乔建辉、胡建才、蔡国军三人非法抓捕。乔建辉被石嘴山市国保人员吊在门框上一晚上不让睡觉,扎着“背铐”摁在地上,国保警察还用脚踩住乔建辉的手铐,铐住他的一只手把他使劲摔在地上,让交代资料来源。

后来谭秀霞被非法判刑四年,乔建辉、胡建才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蔡国军被酷刑逼供间接致残。

二、迫害法轮功学员杨洁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九日,杨洁在亲戚家被宁夏中卫市国安、公安便衣绑架到公安局审讯了一夜。第二天中午,张仙蕊等人将杨洁劫持到石嘴山市公安局,审讯一天一夜后转到石嘴山看守所关押。

三个月后,杨洁遭石嘴山市法院诬判三年半。

三、迫害宁夏电力修造厂工程师王玉柱

王玉柱,男,五十一岁,宁夏电力修造厂工程师。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十二月王玉柱给单位退还了以前利用出差和工作之便贪占的一千五百元。王玉柱修炼后工作出色,由他主导的《PT二次回路补偿器》新产品项目荣获宁夏电力局一九九七年度科技进步二等奖。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二日,王玉柱被惠农区国保大队、宁夏公安厅及银川市开发区派出所恶警合伙从单位绑架,关押到了在惠农区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期间遭酷刑逼供,后被冤判四年。

二零零九年三月,王玉柱被非法关押在平罗监狱期间,狱警搜出了他的电子书和《转法轮》手抄本等物品。

为了逼迫王玉柱供出这些东西的来源,石嘴山市平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和惠农区国保大队张仙蕊指使多名警察,将王玉柱从监狱劫持到大武口市一座宾馆后院的住宅内,打上“背铐”后一夜不让合眼,打盹就被警察推醒,直到他说出实情。

三月七日早上九点左右,恶人张仙蕊带着一伙人,将曾经到监狱探望过王玉柱的人全部绑架抄家:王玉柱的哥哥王玉周、姐姐王玉香、前妻潘艺元被同时从各自的家中强行绑架、抄家。之后王玉周被劫持至洗脑班拘禁数日。

四、迫害法轮功学员王丽及家人

王丽,女,今年四十八岁,家住石嘴山市惠农区,原来在石嘴山市惠农区钢厂证谊变电所上班,父母家和公婆家都在甘肃省平凉市。一九九六年,王丽和大女儿程江红相继走上了修炼道路,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成了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人。

1、绑架、关押,非法抄家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张仙蕊伙同宁夏平罗县公安人员到王丽家的临时住所抄家。当时王丽不在家,张仙蕊将王丽的丈夫程守军(未修炼法轮功)劫持到大武口一个宾馆秘密拘禁了五、六天,以此胁迫王丽。警察轮番审问,没有结果后才将程守军放回家。

期间,张仙蕊还伙同其他警察到王丽父亲在惠农县的租住房内,将王丽的父亲王国武和王丽的弟弟绑架到惠农区公安分局拘禁了一天,以此胁迫王丽。还先后两次到王国武家抄家。

十几天后,王丽在单位上班时,被河滨街派出所所长王新军和张仙蕊的司机绑架到宁夏石嘴山第一看守所。王丽被关押在看守所三十七天,被迫干奴工制作打火机,传染了严重的脚气。

在此期间,张仙蕊多次到王丽家抄家。有一次,王丽大女儿程江红一人在家,张仙蕊和司机直接闯入家中非法抄家,说是要拿王丽的什么东西。他们一边翻一边诱骗程江红,家中被翻得人都没法子进门,衣服、被子等扔的到处都是。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就离开了。

当年八月王丽从看守所回家。几天后,张仙蕊、一个自称花姐的和张仙蕊的司机又将王丽劫持到银川,让指认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居住地。途中,王丽给张仙蕊讲法轮功的真相,张仙蕊说:不要说了,再说,我不打你,他(司机)可真打你呢,真的打呢!

2、王丽、程江红被迫流离失所 家人被绑架骚扰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张仙蕊一伙再次到王丽家抄家,当时王丽的丈夫程守军和外甥在家。程守军挡住不让抄,结果这伙人就走了。他们过了一会儿拿着搜查证又来了。张仙蕊一伙将程守军和其外甥控制在沙发上,劫掠走了王丽家的电脑、法轮功书籍。

当日,河滨街派出所三、四个警察再次将王丽的弟弟劫持到派出所拘禁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中午,河滨街派出所十几名警察将程江红从单位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张仙蕊亲自审问程江红。张仙瑞让程江红炼功(法轮功动作),程江红没有照做,张仙蕊魔性大发,骂了很多污蔑法轮功和程江红的话。随后花姐和警察轮番审问,到下午五点多程江红没有配合。张仙蕊气急败坏地伙同司机、花姐等人一起审问,仍没有得到想要的。张仙蕊命令程江红站起来,然后推倒程江红旁边的椅子,将程江红强行按在墙根处扇耳光,边扇边说:只要签了字就没事了,放你走。程江红被打骂、恐吓诱骗签了口供后,张仙蕊不仅没放她,还命令警察贺忠、马学军和两个协警将程江红拉扯到警车上送往宁夏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不收,他们又将程江红带回了派出所。程江红明白了,张仙蕊根本不是“警察”,而是个骗子,就自己解开手铐走脱了。

第二天,派出所的人将王丽丈夫程守军劫持到派出所,直到将程江红绑架后,才将程守军放回。

程江红从派出所走脱后,六月一日天还没有亮,河滨街派出所的人到王丽家找程守军要人,说:程江红跑了,让程守军把人交出来!此后几天,警察就住在王丽家。几天后,没有程江红的消息警察才离开。在王丽和程江红流离失所期间,警察时常到王丽家骚扰,王丽家周围布满了便衣,家中灯一亮就会有警察上门。程守军走哪警察跟踪到哪,还多次被叫到当地公安局问话。

六月一日,派出所警察还到王丽的父亲家逼问程江红的去向。

3、王丽、程江红被绑架劳教、判刑

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王丽和程江红在北京被绑架,王丽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北京、内蒙古劳教所遭受迫害。程江红被河滨街派出所王新军伙同一男一女劫持到当地派出所。怕程江红再次走脱,王新军等人将她五花大绑,用手铐脚镣锁在老虎椅上,一动不能动。第二天,王新军等人强拉程江红到一个地方,站在从程江红家抄的法轮功书籍旁照了像,又拉扯程江红到她家附近的河滨街菜市场门口的电线杆旁照相,随后将程江红劫持到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程江红被强迫干奴工制作项链扣,因一些原材料都是有毒有害的,致使她手指多处溃烂。

二零一二年四月,河滨街派出所所长贺忠和警察马学军到看守所提审程江红。他们哄骗威胁程江红说:你爸爸和妹妹马上就到,你签了字就可以见到他们了,你家人办个取保你就可以回家了,你不签就不让你见。程江红糊里糊涂签了字,但并没有等到她的家人。

当年九月二十六日,程江红被警察偷偷劫持到石嘴山市法院非法开庭后被冤判四年,在宁夏女子监狱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

4、骚扰、跟踪、绑架

王丽从劳教所回家后,河滨街派出所警察刘岩两次到家中骚扰,还将王丽的《解除劳动教养书》要走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程江红结束冤狱回家后,当地公安人员经常给程江红的父亲程守军打电话恐吓,导致程守军时常从梦中吓醒。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早晨,王丽和丈夫、大女儿程江红、小女儿四人开车到银川市办事,在路途中被几十名警察跟踪劫持到公安局,直至晚上十二点左右,王丽和丈夫、小女儿才被放回,程江红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5、家人亲戚受牵连、遭迫害

因王丽和程江红修炼法轮功,王丽儿子的参军资格被取消;王丽小女儿无辜被扣工资,取消当班长资格;王丽的父母家也被抄家、骚扰,王丽的父亲曾被绑架到公安局拘禁;王丽的弟弟还多次被从甘肃省劫持到宁夏拘禁审问;王丽的妹妹、公婆家多次被骚扰。

多年来恐惧时时伴随着王丽家人及王丽的父母、公婆、弟弟妹妹家人,每当有人敲门就十分紧张,每个人精神上都承受着很大压力。程江红长时间找不到工作,家中经济困难。多年来王丽家的亲戚都受了牵连很恐慌,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五、莫惠萍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六月,石嘴山市公安局国保人员和惠农区国保人员为了查找莫惠萍的下落,将她弟弟强行绑架、恐吓、关押了二十四小时。同一天绑架拘留了莫惠萍的同学小王,并恐吓小王说出莫惠萍的下落,否则就让单位开除小王。小王承受不住恶警的威逼恐吓,配合恶警将莫惠萍诱骗去绑架了。恶警将莫惠萍拘禁在惠农县的一个派出所非法刑讯逼供“熬鹰”。几天后,莫惠萍被关押到了石嘴山市看守所,再次遭国保大队恶警多次提审、毒打逼供。三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为了查找莫惠萍的下落,一伙恶警还到她家吓唬她父母,给她爸爸录像,拿着录像去欺骗莫惠萍。莫惠萍的母亲被吓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二零零零年三月,莫惠萍的姐姐莫惠宁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宁夏驻京办,后来由惠农农场的几个人押回来关押到石嘴山市拘留所十五天才回家。回家后惠农农场的会计何小红和一个男的到莫惠萍家勒索了二千多块钱,说是到北京“接”莫惠宁的费用。

六、翟毅平遭迫害构陷 家人生活在恐惧之中

翟毅平,男,今年五十七岁,宁夏石嘴山市新日恒力钢丝绳股份有限公司电气工程师,家住宁夏石嘴山市惠农区。

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的一天,惠农区国保大队刘国立伙同河滨街派出所副所长邹江淮等十二三名警察闯入翟毅平家,到处乱翻后没有抄到想要的东西,把翟毅平家的电脑强行拿走,将翟毅平强行劫持到派出所,关进了一间没有窗户的小黑屋。

在此期间,刘国立、派出所贺忠还有一个张姓警察对翟毅平非法审问。刘国立和贺忠威胁翟毅平说:你不说话就别想出去!

国保大队队长张仙蕊指使警察检查翟毅平的电脑,结果里面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张仙蕊指使爪牙在电脑里装了一些法轮功资料。其后,张仙蕊带着这伙人拿着“证据”,审问翟毅平:这些资料是哪里来的?翟毅平当场气愤地指出:这是诬陷!在场的有五、六个警察。张仙蕊听到翟毅平的质问后诡异地笑了。在构陷没有成功的情况下,第二天下午将翟毅平放回家。

九九年七二零后,惠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伙同派出所警察多次到翟毅平家非法抄家、恐吓、骚扰,翟毅平几次被绑架审问,派出所的、居委会人员对翟毅平家长期监视、频繁地打电话恐吓、骚扰。

翟毅平全家人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因翟毅平修炼法轮功,他女儿大学毕业后,所有需要政治审查的工作、职业都不能报考、竞聘,甚至他侄女报考军校时都受牵连政审没有通过。

七、孙磊遭非法劳教三年、两次冤判共十四年

孙磊,男,四十多岁,惠农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孙磊曾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八月,惠农区法轮功学员张丽冰、孙磊、李静相继被绑架,此后孙磊家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劫掠,孙磊被秘密关押,后被非法判重刑十一年,李静被关押多日后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孙磊在散发真相资料时再次被警察田某绑架劫持至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月间孙磊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八、赵金凤、刘翠梅、史梅兰被绑架拘留、酷刑逼供

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惠农区法轮功学员赵金凤、刘翠梅、史梅兰三人在当地讲真相时被警察田惠志等人绑架。赵金凤第二天回家,刘翠梅和史梅兰被非法拘留。史梅兰被抄家,在派出所被一伙国保、公安的警察强迫照相、采血、采指纹、签字、按手印、戴上手铐铐在老虎椅子上,非法审讯致使史梅兰神志不清,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刘翠梅也被非法拘留数日。

'张仙蕊'
张仙蕊

结语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的修炼功法,法轮功学员是秉承“真、善、忍”的修炼者,法轮功学员制作、散发真相资料是为了破除中共的谎言、救度世人,是受法律保护的大善大忍的行为。

张仙蕊为了升官发财,不听劝阻,昧着良心迫害好人十多年,她已经犯下了滔天大罪。本文搜集的只是很少的一部份,张仙蕊更多的恶行还没有曝光!

古人云:苍天有眼、神目如电。不管是否曝光,张仙蕊的恶行一定不会逃过法律天理的惩处。张仙蕊从惠农区国保大队长蹦跶到分局副局长,从副局长蹦跶到政委。如今,在参与迫害者周永康、李东生、薄熙来、宁夏公安厅副厅长贾奋强(张仙蕊曾经的上司)等遭恶报入狱,在迫害元凶江泽民、罗干、曾庆红的罪行面临清算之际,张仙蕊最终会蹦跶到哪里?让我们拭目以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