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我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今年七十八岁,耳不聋眼不花,身板硬朗,骑自行车和年轻人一样。

修炼前,我可不是这样,那时我一身的病,最严重的是妇女病,六十多岁倒血,俗话叫倒开花,流的身上没劲、软,脸蜡黄,干不了重活。修炼后凭着信师信法,走到了今天。

开始修炼时,由于文化程度低,《转法轮》念不下来,闺女、老伴给我念,我听。后来我自己念,不认识的字夹小纸条,问别人。三个月的时间,我的眼睛也不花了,《转法轮》就能读下来了,别提多高兴了,边学法边炼功边修心性,按师父的大法要求去做,不知不觉的病全好了,什么活也能干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谎言铺天盖地,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两次上北京上访,三次被拘留,一次進洗脑班,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没有动摇我坚修大法这颗心,我就是信师信法,没有怕心,走到哪里,大法真相讲到哪里。师父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没有对邪恶妥协过一次,没有说一句违心的话,我就是信师信法,有伟大的师父,我什么都不怕。

师父说:“目前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救度众生,多救人!这就是最大的事情。”[1]要想多救人,就必须学好法,我每天学两讲《转法轮》,再结合着学些师父的各地讲法。救人是我对神的承诺,是我的使命,我把他当作每天的必修课,除特殊情况之外,每天都要出去讲真相救人,一天不出去心里就不自在,不踏实,象丢了什么东西似的,没有完成师父交给的任务。

讲真相救人时,我首先抱着慈悲善念,师父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2]碰到上点岁数的老人,我就跟他们讲,法轮功是什么功法,是佛法,是正法,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当好人的,讲法轮功的基本真相,然后讲共产邪党的历史,三反、五反、镇反、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法轮功。这些运动老人们都经见过,这些老人一听都很认同,再讲为什么三退保平安,讲藏字石等等,这样一讲大部份老人都同意三退。碰到中年人或年轻一点的人,讲现在社会腐败,社会的乱象,毒大米、毒产品、毒奶粉、地沟油等。再讲现在共产邪党无官不贪,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再讲法轮功基本真相,大部份人都能听進去,并做了三退,要真相期刊、护身符等。

讲真相救人我没有一点怕心,不挑人、不看人,碰到什么人我都讲,一次碰到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我给他资料,他说:“你还弄这个,我把你送到派出所去!”我说:“派出所也好,公安局也好,都知道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派出所、公安局是抓坏人的,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师父让我们当好人。”他一听就问:“你姓什么?”我告诉他我的姓名。他说:“弄你多少次了,还弄这个,快回去吧。”我说:“谢谢你,但愿你明白真相得福报。”

讲真相救人,不怕嘲笑,不怕骂,也不怕打,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是助师救人的大法徒。一次我上街讲真相,提了一兜子《九评》,碰到一位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干部,那人见到我就抢我的东西,打我,踢了我两脚,我也不生气。我着急我那一兜子东西,我想这些东西你送人了啥事没有,你要不送人毁坏了,你会遭报的。后来听说这个人腿断了,他自己说是打炼功人遭报了。

我修炼十八年,没吃过一粒药,遇到过关时,我就是信师信法。有一次,我屋里有一口山药窖,上面盖了一张纸,我就忘了,不小心掉到山药窖里了,我用胳膊架着,卡到山药窖的半腰上,我用尽全身力气才上来,上来后,腰、腿疼的厉害,我试着用扫帚扫扫地没事,我就发正念,解体迫害我身体的一切生命与因素,疼了一夜没睡着觉,我学了一夜法,坚持炼功,两天就好了。

以上是我在修炼过程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