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放下生死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今年“五一”左右,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大法弟子,村里贴画报诬蔑师尊,当我看到时,心里难受极了,比侮辱自己的父母还难受,当即决定去做我该做的事。

有一次我从外面刚回家,丈夫就恐惧的说,来了四、五个协警找你,看样子很横,你快别在家了。我不为丈夫的话所动,再说家中没有我不行,卧床不起的老人、孩子、丈夫都离不了我。我就想起师尊说的:“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1]心中很平静,心想:就像《西游记》中唐僧西天取经要经过那么多难,他不去了,他躲起来,能取得真经吗?

第二天,又来了三个警察,一進屋站不站坐不坐的,我说:“来干什么?”他们说:“来看看,”我说:“喝水?”他们说:“不喝。”客气一番后,我正念直接发过去。有一个说:“你还那个?”我反问:“还那个什么?”我说:“我们得做到真。”他们临走说,孩子学习好,得了那么多奖状,其余的连半句别的话都没说。

他们走后,丈夫怕心起来了,说当年被抓时没有孩子,怎么也好说,现在不行了,叫你就把孩子毁了。丈夫看我不为所动,就又说:“你爹怎么死的?”

是啊,那是二零零二年我第一次被迫害,被恶警抓走不到两个月,我父亲由于受不了惊吓,就去世了。那年我父亲刚满五十九岁,弟弟还没有结婚,那种愧疚和自责至今不能忘。

他又重重的说:“他们再来,你就说不炼了,以后再学再炼谁知道?!”

朋友听说也来劝说,其中一个说:“婶婶,他们再来你千万别说再炼了,以后再慢慢学。”我一点恐惧都没有,一点也不动心,就笑了笑说:“我们学的是真善忍,我能说假话?”朋友和我姐姐又说:“你一时假话,你可终生受益。”

丈夫看我没有回声的意思,就又说:“学吧学吧,再抓去,你娘也就死了。”

我从小父母就溺爱我为手中宝。因为修炼前我一身病——头痛、关节痛、心脏病,修炼不到两个月,全好了,年迈母亲至今还放心不下我,时常念着我,牵挂着我。我修炼多年,最难放下的是情,这是旧势力利用他们去我的情,可是今天我放下了,我是那么平静,那么安然。

丈夫又说:“等抓去受罪吧。”我说:“我早已放下生死。”师尊讲:“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

时隔一天后,我去同修家,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我一路发出强大的正念。师尊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由于放下生死,没有了怕,我对恶警答非所问。我说:“世道会变的。”他们气急败坏又带着我去抄我家,在门外给我戴上手铐,强行让我下车,抄走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我丈夫在使用手机录下抄家过程,被恶警发现,三人夺手机,说我丈夫妨碍公务,也可以抓捕。

我就说,不是还有监控吗?我一人的事朝我来,制止他们的恶行。他们又带我走,我对丈夫还有围观的人说,“告诉女儿,她妈妈永远是个好人,要她好好学习。”

我被带到派出所,还是发正念,一丝一毫不敢大意。想起师父给我们的太多太多了,师父的经书《转法轮》中讲到开天目,我看到那儿,就开了天目,书中说“百脉同时带开”[4],我的百脉真的就打开了,还有遥视功能、宿命通功能、周天等等,我整个身体充满了高能量物质。就象在家中一样,一点点怕都没有。

不大一会儿,我说没事我回家,起身刚要走,一个警察说,你道是在家中,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我只好坐下,继续发正念。

师父给我那么多功能,我完全可以制止他们行恶。他们又问我的岁数和修炼多少年了,我回答了他们。其余的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们,他就说我聋,侮辱我的长相。警察气急败坏的说:“我叫你家破人亡,就家破人亡。”我不为所动,说,我既没有杀人,又没有放火,我是修炼的好人,你就是执行者都有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力。这是师父给我的智慧,他们拿我没有办法,把我放在一旁,好像我不存在一样。最后,一个警察走路不小心,轻轻碰了我脚一下,就说对不起。他们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我再次要走,我说:“天快黑了,我车子没有灯。”一个警察说:“回家做饭?”“是的,还有孩子。”他又说:“等等吧,等当官的来了再说。”我正在想师父的法,“修炼是修自己”[5],“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4],“在常人这个最复杂的环境中修炼。”[4]

不一会儿,一个警察说:“走吧。”我刚走出派出所院中,一群警察挡住了我的路,我知道这是旧势力想迫害大法弟子。一个胖子问:“还炼不炼了?”我没有回答,一个说:“还炼就進去。”我不慌不忙的说:“我得回家,我还有孩子。”一躲开他们,我就这样走了出来。他们还要开车送我,我说不用。前后五、六个小时。

九点十二分,回到家中,女儿早已成了泪人,丈夫也没有责怪我。吃过晚饭,我刚躺下,马上就被强大的能量包围住,身体轻轻的,有时有身体,有时没有,就像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自身不动,内里像宇宙一样在运转,像躺在摇篮里一样,深深体会到佛法修炼的美妙。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加持与鼓励啊!

我感到愧对师父,弟子没有做好。由于协警第二次来我家,我生出欢喜心,造成了后面的被迫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我是属于在渐悟状态下修炼的,平时注重修心性,因为师尊:“心性多高功多高。”[6]遇事从来都找自己,别人做了再对不起我的事,我都能原谅他们,有的同修说真、善、忍中忍字最难修,但是我感到最好忍了,忍的很自然。别人说利益最难放,但我从没有感到难。与人交往中,我最愿意吃亏,吃了亏时我舒服自在。同修有时说我修的好,但我从来不敢默认,因为师父给我的功能与我的所做不成正比,比起那些精進的同修来,我差远去了。他们从迫害最严重的时期走到现在,他们才是最最了不起的,因为他们在迷中,我是在渐悟状态下。

由于层次所限,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