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国到北疆的奇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二零一三年的夏天,我和母亲从南方来到北方边境的一个小镇上,母亲患了类风湿关节炎,这是第二次来这山上泡温泉治疗。因南北气候差异,南方现在是炎炎夏日,这里却还是有些寒冷,于是,我去到镇上给母亲买外套,

我進了一家店,女店老板给我讲“三退”什么的(我那时不知道叫“三退”),听得我迷糊,因没有看到合适母亲的衣服,我就离开了这家店。又進一家店,店老板阿姨又给我讲“三退”的事,我还是听得迷糊。可能她们见我是外地来这里,就直接给我讲了,而我听后,觉的她们都神秘兮兮的。末了,店阿姨给了我一张光碟,好像还有一个“三退”的小册子,我看都没有看,出门离开店主视线,我就给扔了。我在这个店里买到了母亲的衣服。

在这个边疆小镇四面环山的神秘地方,这里的温泉水历史悠久,世界闻名。就在这个离我在南方生活的城市几千里的地方,居然又碰到了上一年与我生活的同一个城市的人。她也来泡温泉。没多久,她有朋友来这里玩,也是住在同一城市。后来渐渐熟悉。

回到生活的城市后,就保持了联系。我就把我在那个山下小镇上两个卖衣服的店主给我讲“三退”和光碟的事,跟这个后来去山上玩的朋友的朋友讲了。谁知她曾经就是大法的修炼者,后经魔难,没再炼,我就从她那里复制了电子版的大法书。

看完后,就觉的这书太好了,我平时也就是这样做的,而平时生活中不明白的事情,看完书后,全明白了。我对着录像学起了功,手是像触电。我又问她有没有其它资料,她说给我找找。这时间是二零一三年的年底。

二零一四年初,我投入到做一个中医的直销中。在这时,我碰到了小法小道,当时不清楚什么小法小道,只是纳闷这些年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些小道的事情,怎么现在自己身边这么多。现在知道,你要是想修炼,就会有各种干扰来阻挠你修炼。就这样,这一年,我断断续续的炼着大法。偶尔有什么问题,问一下那个朋友。这年底,我又做了一个旅游的直销。

二零一五年,我又去全心做旅游直销了。而在做这个直销中,经常有梦境暗示我。我感觉这些都不适合我,这两个直销,我做的全是亏损。大法的书这两年中我也只是看了一遍。后来知道大法弟子是不能做这直销(传销)的。

二零一六的初夏,我又去问那个朋友要大法资料。我说我想知道大法的近况和师父的情况。于是,她从旮旯里扒拉出来硬盘,我全给复制过来了。我把师父早期在各地的讲法很快的看了一遍。又去问她“三退”和“三件事”。她说的让我听起来感到迷惑,我心里感觉哪里好像不对。

这时,我想起了三年前在北国边疆的那个山下小镇,那个卖衣服阿姨给我光碟的事,萌生了想去那里找那个阿姨。在我犹豫到底去不去时,我连续做了两个几乎相同的梦:富丽堂皇的大酒店、客房、锅炉房、煤炭、我住的房间,而这些就是我和母亲在那泡温水的那个山上。那个小镇,在山下。

我以应聘的方式到那个温泉馆里打工,先前住在大酒店的客房,而此时我自己要求到里面员工的小餐厅洗碗。因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累的活,刚做一两天,我就嗓子疼,鼻子塞,像要生病,很快的师父就帮我把身体调好了。

这两个月短暂的打工生活,发生的事情和先前的梦境几乎一模一样的过程。我几乎都是“心想事成”。这个四面环山的地方充满神奇——山青、水秀、空气清新、雪花洁白。

我是八月中旬来的这里,十月这里就下雪了。我想出去看雪,而居然在我下山去找阿姨的途中,碰到我们南方的一群人在这里做工程。下雪这几天,停工出去玩,喊了我一起去。

那雪在金秋尽染的白桦林里,真是一幅国画,天为画布,白桦林飘雪为景,洋洋洒洒,广袤无垠,仿佛落下来的是人间仙境。

后来我上网,看到同修写的文章说是师父在人间寻找大法弟子。而我的脑海中,总浮现师父在这个广袤无垠的天地间一个人踽踽独自的走着,找寻弟子。

我宿舍的一个室友,正好也是住在山下的那个镇上,她说,她妈妈的一个朋友给她送来一本大法的书,她说看不進去。我说,我辗转几千里的路程来找大法,给你送上了门还不看,当然,这中间又有一些神奇的事情发生。

第一场雪时,我正好有休息,便下去小镇上。三年时间过去了,现在这个镇上到处拆迁的七零八落,原来的棚户区和街区很多都没有了。我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找,第一个街区走了一小半,感觉不像,印象中那个店是这个镇最大最干净的一个街区。而这个街区是道路泥泞又窄。就回头了,往前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找。

好在这个镇不大,很快的几乎找完了,也没找到。心想那个街区可能被拆了盖了楼,因为有一幢新楼立在这个镇中心。要是再找不到,就不找了。问人,说是菜场后面还有没搬迁的衣鞋店。

穿过菜场,从后门出来,走过两家店,一转弯,抬头,发现了三年前的那个店门,内心一阵惊喜。幸亏刚才没有放弃寻找。她的店墙壁上有个大大的“拆”字。

推开门,三年前的那个阿姨(她当然不认识我),我说还记得三年前的夏天给过我一盘光碟吗?阿姨笑了,我说,可是出门被我给扔了,那光碟还有吗?阿姨说没有了。我从阿姨这里拷了很多最新的讯息。阿姨给我说了怎么发正念和“三件事”,又找人告诉我怎么翻墙上网,第一次听到“同修”这个词。阿姨说,再晚些来,我也拆迁搬走了。我说前面那家店呢,她说已经拆迁搬走了。临走,阿姨还给了我一件新的羽绒服。感谢师父没有落下我,感谢同修。

从阿姨店里出来,走过这个街时却发现,这个街区就是我一下车找的第一个街区走了一半的这街。三年前的偶遇,现在过来找,转了个圈;现在在这个小镇上,又转了个圈。我辗转几千里路程,为寻法。可是,我生命的轮回又辗转几千年,为得法呢!

两个月后,辞职回到南方。我在网上几乎文章逐篇看,弄明白了“三件事”,原来发正念是这么强大的事情,救人救己。

看到师父慈祥沉稳的身姿,我心踏实、安稳,看到近期法会上师父的面容,我无声泪流。

我依然是在这个城市里一个人修炼。当然,我已经在做“三件事”,在尽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虽是一个人修,却不孤独,有师在有法在有大法弟子的责任在。我曾经质疑的生命的意义,现在有了方向!

我一定要随师还!随师还!鞭策!鞭策!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