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六旬钟义芳遭八年冤狱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七年一月,历经八年冤狱现已六十三岁的钟义芳走出四川省龙泉驿女子监狱。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获得身心健康的老人,却被中共江泽民一伙绑架、八年折磨——强制放弃信仰、超时奴工、关“小号”、一次次抽血……

钟义芳是四川省攀枝花市攀钢集团公司第二机械厂退休工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钟义芳身体不好,曾患有游走性类风湿关节炎,随时各个关节游动着痛,不能吃冷的,不能粘冷水,躺下去必须有人扶才能坐起来,穿衣服时,手翻不过去,必须有人帮忙才能穿上。还有轻微脑震荡,牙疼的无法入睡。钟义芳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好了,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遭绑架、刑讯逼供、枉判八年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五十五岁的钟义芳从外地回攀枝花办身份证,到达攀枝花市金江派出所不到十分钟,又一次被警察绑架。

仁和区610头目崔福利与十多个警察,伙同钟义芳单位保卫科的杨小华等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私闯民宅,抢劫钟义芳家的私有财物,接着把钟义芳劫持到仁和区610办公室的刑讯室,刑讯逼供。

警察逼问钟义芳的电脑哪里去了。之前,钟义芳回家时就发现自己的房间被人翻过,房间里面的二千三百元钱也没了。钟义芳知道,警察在她不在家时,已经偷偷进过她的家,所以知道她曾经有过电脑。

钟义芳告诉警察,电脑卖了,警察又逼问卖给谁了?钟义芳说:不知道。于是,610的警察强迫她坐老虎凳,还用手铐将钟义芳双手分开,吊在栏杆上,用一卷A4纸的复印纸卷成棒子,打钟义芳的头部和太阳穴,打了两分多钟。

酷刑演示:纸棍抽打
酷刑演示:纸棍抽打

接着,又将钟义芳反手绑着,吊在栏杆上,一点一点向上拉,见钟义芳还是不说话,又把擦桌子的毛巾打湿捂住钟义芳的嘴和鼻子。

警察一直折磨钟义芳到晚上十一点过,才把钟义芳劫持回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

钟义芳被冤狱八年,于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被劫持到四川省龙泉驿女子监狱。

在龙泉驿女子监狱被强制抽血、超负荷奴工等

钟义芳进监狱的当天,就被严管,十多天后,被强制检查身体,监狱的医生给钟义芳的静脉血管推进了一支不知名的药物针剂,接着又抽了一管血,当时钟义芳就晕倒在地。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接着,狱警又把钟义芳劫持回到严管组,迫使她睡了三个月的水泥地板。出严管组后,又强制钟义芳下车间劳动,全年全天超负荷劳动,钟义芳完不成生产任务,又要住严管组,还经常被强制抽血,强制吃不知名的药物。第一年四十九天每天被强制抽了三次血。第二年,五十五天每天被强制抽了三次血,以后每年强制抽血两次,每次一管。每次抽完血后,钟义芳路都走不动了,对她的身体伤害非常大。

钟义芳完不成超负荷的生产任务,就等晚上收工后被罚站在走廊里,连续罚站三天共三十多个小时。后来狱警还不满意,就把罚站改成鞠躬九十度,连续罚鞠躬九十度站三天,共三十多个小时。期间,弯腰不到九十度的,还要被踢打,被骂是经常性的。

狱警还经常说:你们的个人衣物及所有的东西都是危险品,还将钟义芳等法轮功学员个人的衣服、被子全扔了,以至钟义芳出监狱时只剩下内衣内裤了,还没有多的。其他劳改人员实在看不过去了,就偷偷送了钟义芳一件毛衣和一条睡裤。不然的话,钟义芳只能穿着内衣内裤出来了。

二零一七年一月,八年冤狱结束,钟义芳走出魔窟。

屡遭610构陷 被刑讯逼供、体罚、勒索

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钟义芳多次被单位不法人员和610人员构陷。

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钟义芳单位冯某跟钟义芳说,她得了许多病,身体不好。钟义芳善意的告诉她,炼法轮功好,跟她讲法轮功真相,她说不信法轮功。过了几天后,冯某到派出所构陷钟义芳,派出所的所长对冯某说:你一个人说了不算数。后来冯某又拉来两个人作伪证,构陷钟义芳,派出所“奖励”冯某一千五百元钱。

又过了几天,攀枝花市仁和区610头子陈队长、张洪太、崔福利等警察伙同钟义芳们单位保卫科刘科长等人,入室抢劫,抢走钟义芳所有的大法书籍。他们问钟义芳:跟哪些法轮功学员有联系。钟义芳按照真、善、忍做人,不配合他们,他们就用脚来踢钟义芳,用手打钟义芳,后来就把钟义芳绑架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里,九监室刘狱警让钟义芳作一百个下蹲,钟义芳不做。刘狱警就指使犯人打钟义芳,还对犯人说出了事她负责。她又叫人给钟义芳带上三十八斤重的脚链,带了十五天。

酷刑演示:脚镣
酷刑演示:脚镣

随后,仁和区610的头子陈队长、张洪太、崔福利等人,又伙同攀枝花市610头子,把钟义芳劫持到攀枝花市中心的一家旅馆里,对钟义芳进行迫害。警察把钟义芳吊铐在窗子的铁栏杆上,从当天下午二点三十一直吊到第二天上午九点三十,才给钟义芳松吊铐,然后警察又把钟义芳两手苏秦背剑的铐了三个小时。

松铐后,警察不让钟义芳吃饭喝水,直到晚上十二点多钟,又把钟义芳劫持回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警察还勒索钟义芳姐姐一千元钱,钟义芳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让姐姐接钟义芳回家。

二十多天后,仁和区610的头目又到钟义芳家来绑架钟义芳,钟义芳不开门,她单位保卫科刘科长伙同市610的警察,准备从钟义芳家阳台爬进去,钟义芳大声的和警察讲真相,邻居们听到后指责这些警察,警察见状自知理亏,才退出。

非法劳教一年半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单位财务科的张某某通知钟义芳去领预退工资,当天,张某某伙同单位保卫科的人、仁和区610的警察,在单位上把钟义芳绑架到弯腰树看守所。在看守所门前,警察让钟义芳打报告词,钟义芳不配合,他们就打钟义芳。

随后,警察又把钟义芳绑架到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在劳教所,狱警为了让钟义芳放弃修炼法轮功,曾经给钟义芳吃过精神病药。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八日,钟义芳从劳教所出来后,派出所警察和单位保卫科的人监视、跟踪钟义芳大约有十一个月。

钟义芳被非法劳教后,她的姐姐到当地公安局找警察,去要那被勒索的一千元钱,警察却说,他们抓钟义芳跟踪钟义芳的费用,就用这一千元作为补偿。

二零零八年,中共举办奥运会前,钟义芳又被警察骚扰,被迫出走在外。二零零九年,回攀枝花办理身份证,在被绑架,并冤狱八年。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