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得病的我不再跟“病”沾边儿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多年前,办公室里有位朱姐姐,她的父亲是位医生。在那徒工每月只挣十九元五毛人民币的年代,她父亲的工资就已经是一百六十多元了。因此,尽管她兄弟姊妹比较多,但成长过程都没吃什么苦。

听了她父亲的故事,我很羡慕,觉的他应该比这挣得还多才对,因为他的医德、医术都很高。

让我记忆犹新的有这么一件事:有个农村小男孩的腿被烫伤感染了,在医院住了一些日子也没痊愈。一天,朱姐姐的父亲办事途经男孩的病房时,听到主治医师说要给男孩截肢,否则性命难保。她父亲進病房了解一下情况后,说了几句话,结果男孩的腿保住了,并很快痊愈出院。

父亲说了什么呢?他建议主治医师给孩子换一种药试试,并说出了药名。几句话改变了男孩的一生,而这位父亲却不在该医院工作。朱姐姐说这是幸运的,感谢那位医师听了劝告(她父亲比较有名气)。

也有不幸运的。有个病人做了腿部截肢后,醒来一看,病腿还在,好腿没了。当时我边听边乐,以为朱姐姐在逗我呢,她却说是真的。

一九九零年底,我的母亲做了大手术,这时我才知道,病人的生命,真的是捏在医生的手里。从此我害怕得大病,因为我不想自己象砧板上的肉一样,有一天会任人切割。

六年后,在三十三岁那年,我彻底的摆脱了这个阴影,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告别了常去“串门儿”的医院。

有人对法轮功学员不去医院不理解。其实没啥不理解的。就拿我来说吧,还没等学法轮功的炼功动作呢,只看了一遍《转法轮》(法轮功主要书籍)就全身轻松,不知道那些病都跑哪儿去了。而当时,我还不知道《转法轮》是本什么书,只是当成故事书看的。

看完书的第二天早晨,我飞奔到炼功点,因为我知道法轮功的内涵了,是那些从古至今想长生不老的修炼人、皇上梦寐以求而得不到的天法;功中放射出的能量是用现代医学手段无法获得的。而那威力无比的能量,有调整、修复人体细胞的能力。我明白了我的病就是这样消失的。

二十一年过去了,我没再去医院,因为疾病不再跟我沾边儿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