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香河县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法院(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香河县法轮功学员郁兆霞、荆连珍、王建华同时被绑架,三月十六日被非法批捕,六月二十九日所谓的司法程序被移交到法院。

二月十四日下午,香河县法轮功学员郁兆霞与妯娌姐姐王建华,到同村法轮功学员荆连珍家串门。下午三点多钟,香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安平镇派出所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荆连珍家中,将郁兆霞、王建华、荆连珍绑架,并非法抄家。

二月十四日当日,郁兆霞、荆连珍被非法刑事拘留,被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王建华于次日被放回家。

三月十六日,郁兆霞和荆连珍被非法批捕。

三月十七日,香河县国保大队、安平镇派出所诱骗王建华,说到所里来有事,王建华去后,警察再次扣押王建华,将她非法关押到三河市看守所。

香河县安平镇王指挥庄村法轮功学员赵玉香,只因为向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绑架才两、三个月,就被枉法冤判五年。

荆连珍、郁兆霞家人非常担忧自己的亲人也被冤判送进监狱,顶着压力为家人聘请了律师。

国保大队长杨永利找借口就是不准会见,两位律师多次到香河国保,据理力争,终于会见到了当事人。

两位律师分别向香河国保人员及检察院相关人员讲明:修炼法轮功不违法,要求立即放人。

'法轮功学员郁兆霞'
法轮功学员郁兆霞

郁兆霞,女,四十九岁,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人。

一九九八年,郁兆霞和她的父母有幸遇到法轮大法。那时,郁兆霞和父母的身体都非常不好:父亲胸膜结核,母亲脚跟骨刺、过敏性感冒、肩周炎、癔病等。父母亲原本是需要郁兆霞照顾的,可郁兆霞比父母亲的病还要重,腰肌劳损、类风湿、风湿性心脏病、后转为腰椎间盘突出,大胯压迫神经、左脚脚面筋出槽、还有胃病,天天药不离身,长达三年零十个月之久。先后看病都记不得去过多少地方,有名的老中医、西医,北京医科大学等,多次拍片、针灸、按摩、气功疗法都无济于事。到后来,一提起医院头晕、恶心、想吐,孩子出生后,郁兆霞基本上没怎么抱过,因每天腰疼得不能入睡,两三个小时就能疼醒了,劳累一天的丈夫还得帮郁兆霞翻身,病折磨得郁兆霞生不如死,几次想跳进冰河死掉,一了百了。那时,孩子小,寸步不离,丈夫也看出郁兆霞不对劲儿,总是在后边悄悄的跟着。

这个时候,父母亲修炼法轮功了。一个月后,郁兆霞也捧起了宝书,一星期后,还真就象父母亲说的“那些病不知怎的就都没了”。郁兆霞按照《转法轮》书上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做好人,处处事事为别人考虑,当两个人发生矛盾时,向内找自己哪儿做错了,无论在家庭还是社会的任何一个环境中都要做好。

修炼前,郁兆霞与公婆的关系不睦,修炼后,当郁兆霞主动和婆婆说话时,婆婆惊呆了……郁兆霞告诉婆婆:我修炼法轮功了,师父让做好人,要与人为善,咱娘俩的矛盾全解决了,以后咱从新打鼓另开张。婆婆乐的:那么好?那我也炼!

修法轮大法后,不知不觉身体轻松了,浑身各关节都不疼了,那时,下地干活不管多累,晚上到家顾不上吃饭,学法炼功,一天不落,快乐极了。郁兆霞的家庭变得其乐融融,就连街坊邻居都知道是法轮功改变了这一家人。在学习师父的著作中,郁兆霞还明白了“不杀生”的法理,修炼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杀生。郁兆霞庆幸是师父给了第二次生命:再也不用想跳冰河了。

可是,快乐的时光转瞬即变成了黑暗的时日。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610办公室”,是一个全国范围的执行秘密任务、推行和实施这场血腥迫害的机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610办公室”系統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丈夫告诉郁兆霞说:派出所告诉的,这功上边不让练了,谁炼抓谁。

此后的日子,郁兆霞父母家就没消停过,镇里的大小官员、派出所的、610的三天五日的到家中骚扰。甚至就在父母家的门口设卡,凡是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就有人把守,父母出入都没有了自由,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在村里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给郁兆霞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与伤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郁兆霞去高庄村委会孕检,回家的路上,漷县镇派出所伙同香河县安平镇派出所将郁兆霞劫持,他们骗郁兆霞说:跟我们去趟派出所,有事问问你。郁兆霞还没反应过来,几个人就把她圈到他们的车上,非法将郁兆霞绑架到通州北边离主路很远的一个别墅,那里周围没有人家,手机没有信号,后来听说那是通州区特办的强制洗脑班。

在这里,为首的是漷县镇综治办王姓主任、区610的人、镇派出所警察,还有几个犹大轮番的围攻郁兆霞。他们采取的手段主要是“熬”,不让睡觉,威胁恐吓,逼迫郁兆霞放弃修炼法轮功,38天的时间,郁兆霞被他们折磨的体重从80公斤骤降到60公斤,脸色苍白,心脏病复发,他们不得不把郁兆霞送进医院,郁兆霞的头脑已经不清醒了,耳边只有他们的威胁和恐吓声,郁兆霞被他们整晕乎了。回到家,村里人已经认不出郁兆霞了,“花老百姓的钱整老百姓,这么几天就给整变形了。”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凌晨五点左右,郁兆霞刚出后门,就见一帮人在离郁兆霞家二、三十米的地方守候,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他们打招呼说想到郁兆霞家坐会儿,可一进家,男的、女的十几个人一下子就把郁兆霞家前后门都堵满了。一个高个子警察让郁兆霞跟他们走一趟,郁兆霞拒绝并真诚的告诉他们,“郁兆霞是守法公民,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可他们不由分说,四个男人连推带拽强行把郁兆霞拖上车,孩子哭,大人喊全都无济于事,紧接着警察又把侄女王雪也绑架,家也抄了。公公婆婆、左邻右舍、路过门口下地干活的村民都惊呆了,“这不是土匪吗?!”

后来得知,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由县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安平镇派出所合伙实施的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同村的女法轮功学员荆连珍。他们把郁兆霞拉到派出所只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又转到廊坊洗脑班。这里阴森恐怖,是廊坊拘留所的二楼,把郁兆霞关在一间屋,每天四、五个人轮番攻击或几个人围攻,强迫转化,威胁恐吓,制造假材料,侮辱谩骂师父、诽谤大法,但郁兆霞坚信师父是最正的,做符合真善忍的好人没有错!一个月过去了,见郁兆霞不转化,一个叫李汉松的一拳冲郁兆霞打来,然后就把郁兆霞关到西北角一个里外两层门的黑屋子,在这间屋就是喊人都听不见,50天后又是没有任何手续就把郁兆霞转到河北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量血压180,“不合格,不收”。就听香河县610的央求劳教所的“再量量,再量量,以后请吃饭”。这就是现今的国家公安,这就是盖世太保似的县级610,他们公然用公款公开行贿,互相勾结整这么一群手无寸铁的好人。郁兆霞正告他们:“修炼法轮大法祛病健身,做好人,没有错,郁兆霞没犯罪,你们这是非法绑架、非法劳教”。郁兆霞拒绝签字。但他们还是非法劳教郁兆霞一年。

在劳教所,郁兆霞们都受尽了折磨与摧残。刚一进去,就是强行剪发、睡大厅的地上,人挨着人,满地基本上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其中有老人也有孩子。十几天后,叫郁兆霞去了一个房间,立即又叫郁兆霞去大厅,由五个犹大包夹到一个保管室里,他们向郁兆霞连番轰炸,侮辱、谩骂,强行洗脑转化,一天二十四小时左右不离,每天必须是最后一个睡觉,目的是不让郁兆霞接触同修,防止串联。二十天后,强行转化未能奏效,就又让郁兆霞回到那个十二人同住的房间,每天五点起床直到晚上九点半熄灯,(除吃饭外)只允许坐在一个面积很小的、面上有凸出的花纹的小凳子上,几天功夫,臀部就坐出了脓包,疼痛难忍。

劳教所为了搞创收,就叫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去劳动。装一次性的筷子,那筷子的小口袋那个口不吐口唾液是捻不开的,筷子拉来后是没有框的,全部倒在地上,可筷子袋上明明写着“此筷子已消毒”。这里的普犯有患传染病、肝病的。作为修炼人,干这种违背道德良知的恶事,绝不能!法轮功学员们找监狱队长、指导员理论,可他们的回答是:“谁不干谁到大厅里站着”、“不干活还想吃饭”。腿站肿了,不会走路,不会回弯;不给饭吃,上厕所也受限制。法轮功学员们开始集体绝食抗议,可接下来的却是野蛮灌食。

在这种情况下,郁兆霞们首先想到的是:不能让他们再犯罪,不能让他们再造罪业。郁兆霞们开始吃他们给的一顿一个干馒头,没有咸菜,不敢喝水,因为上厕所就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还没等排上个时间就到了,因此几天都不排便,以致造成郁兆霞肛门脱落,痛苦不堪。

二零零八年石家庄最冷的一天是摄氏零下17度,劳教所警察预谋要整郁兆霞等拒绝串筷子的法轮功学员。晚上,警察让她们去厕所,趁她们不在,把她们(除身上穿的)所有衣服全部都抱走了。一大早起来,就叫她们倒楼后边罚站。零下17度,她们只穿着薄薄的衣服,一位法轮功学员只穿了一件花衬衫。她们都冻得发抖,上下牙打动的能听到响声,而警察们却穿着羽绒棉大衣站在阳光处还喊着冷,看见哪位法轮功学员站不直,上来就是一脚,还一边骂着,然后哈哈大笑。那一刻,郁兆霞想到了“人间地狱”四个字。其实,那些女警察队长们大都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是谁害得她们人性全无?

七月初,郁兆霞被折磨得突然眼睛几近失明,什么都看不清了,听力、记忆力同时下降,身体瞬间就消瘦下来,走路都很困难,身上长满了疥疮,一抓就破就流血,可是,照样还得被逼干一次性筷子装袋的活。钻心的痒,好像心上都长满了这东西,奇痒难耐,尤其是每天到了下午就开始,晚上根本就不能入睡。这期间,家人几次来看郁兆霞,他们都不让见。

一年的时间到了,可610、国保大队又把郁兆霞劫持到了廊坊洗脑班,又把郁兆霞关在了西北角的小套间进行强制洗脑。

回家时,郁兆霞已被摧残得双眼及太阳穴深陷,骨瘦嶙峋。可郁兆霞通过学法、炼功,身体迅速恢复正常,两眼视力渐渐恢复,现在郁兆霞能自己开车上街卖菜。尽管如此,当地610、国保大队、派出所还是上门骚扰不断。

二零一四年的四月二十三日,香河县安平镇派出所到郁兆霞婆家企图绑架郁兆霞,因郁兆霞没在家,绑架落空,家中的年画及大福字被撕毁。

'法轮功学员荆连珍'
法轮功学员荆连珍

荆连珍,女,五十九岁,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人。

荆连珍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年纪轻轻,荆连珍身体却患有多种疾病:头痛、咽喉炎、肌肉拉伤、美尼尔综合症、类风湿、风湿性心脏病、静脉曲张、毛细血管扩张、痔疮、便秘,十天八天才能解一次大便,痛苦极了,真是生不如死。因为荆连珍四处投医问药,把家里搞得一穷二白;身体不好,精神更不好,每天都和家里人找事吵架,真想轻生,一了百了。

就在荆连珍走投无路之时,有人介绍她炼法轮功,她半信半疑的跟着炼了。让荆连珍不敢相信的是,她还不怎么太会动作,师父的著作还没看完一遍,她身上的病却不翼而飞了,从此荆连珍摆脱了病魔缠身的痛苦。家庭和睦了,丈夫承包的十一亩土地荆连珍也能帮上忙了,家里渐渐的富裕起来。

荆连珍得救了,是法轮大法师父给了她新生,让她明白了更多做人的道理,荆连珍用尽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那时候,荆连珍们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几个人在一起学法,一大早在一起炼功,无论多忙,一天不落,幸福快乐。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荆连珍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早晨五点左右,荆连珍正在地里干活,突然有五、六个警察冲荆连珍来了,欺骗荆连珍说,“领导想跟你谈话,你上大队去一趟”,荆连珍信以为真,可刚走出承包地,他们就不由分说把荆连珍拖上车,直接就把荆连珍绑架到派出所,紧接着就又把荆连珍劫持到廊坊洗脑班。后来得知,他们是先去了家里,丈夫还没起床,一点戒备没有的告诉他们,“下地干活去了”。其实,那天他们是有预谋的实施绑架,据说,与荆连珍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同村的郁兆霞。

在洗脑班,凡是被绑架进去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单独被关在一间屋,不准出屋。威胁、恐吓、逼迫转化、强迫看邪恶光盘、编造假材料侮辱师父、谩骂大法是他们的“工作”,那里从上到下一致的口径就是:“不转化,就劳教你!”

这一次,他们整整非法监禁了荆连珍78天,这78天不只荆连珍一人受到了精神上的摧残,荆连珍的家人至今都不愿提起这78天,丈夫承包的十一亩土地,果树受损严重;韭菜和草连成一片全部毁掉。这巨大的精神伤害与经济损失对农民来说是难以想象的。这之后的日子,更是骚扰不断。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下午六点左右,一群人闯入荆连珍家,有男有女,便装,从大门开始撕对联,直到屋门对联、窗花、墙上的年画,一通乱扯乱翻。当荆连珍让他们出示证件时,他们却拿不出,过了好一会儿,又来了一个男的拿出一个小本晃了一下(后来得知他是香河县国保大队队长杨永利),后边又来了十几辆警车,他们抢走了荆连珍的大法书、师父法像、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切刀、看电视的大锅,机顶盒两个、DVD、打印纸等等,还抢走了七百元现金、儿子的汽车也一同被他们抢走(当荆连珍们把车要回家的时候,汽车已成废铁),警察绑架荆连珍的同时,也把不修炼的丈夫绑架,那一夜,整个家象天塌了一样,惊恐万分,全村的人都轰动了。

还是老一套,绑架荆连珍到派出所,然后转廊坊洗脑班。国保大队几次到洗脑班威胁恐吓,非法审问;洗脑班的李汉松拍桌子瞪眼睛狂吼“不配合,就判你个十年八年的”。荆连珍不明白,是谁给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权力让他们私设公堂非法审问荆连珍?李汉松不是公检法的官员,可谁给他的权力能在这儿限制荆连珍人身自由,口出狂言判荆连珍十年八年?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就是这个妒嫉、愚蠢的小人江泽民,他必须对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负最大的责任。

王建华,约五十岁,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人。二零一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到同村街坊荆连珍家串门遭绑架,家人非常着急,情急之下,四处托人找关系,花了不少冤枉钱,到现在,所谓的司法程序也被移送到法院。

事件发生后,郁兆霞和荆连珍的家人非常担忧自己亲人的安危,顶着压力为她们聘请了律师。

二月二十七日上午,郁兆霞的律师到三河市看守所,要求会见郁兆霞,香河国保大队长杨永利找借口,就是不准会见。律师与杨永利电话沟通多时,未果。

而荆连珍的律师于三月一日会见到了当事人荆连珍。两位律师分别向香河国保人员及检察院相关人员讲明:修炼法轮功不违法,要求立即放人。

此后,郁兆霞的律师曾先后两次到香河国保,沟通会见事宜,杨永利仍旧强硬坚持不准会见。

郁兆霞的律师一直坚持不懈要求会见郁兆霞,他向国保人员表示:“我是依法会见我的当事人,如果你们还在坚持不让见,我只能依法控告,控告的后果,你们很清楚。”这样香河国保杨永利才同意律师会见郁兆霞。

四月五日上午九点多,律师顺利会见了郁兆霞。

目前,香河县除了法轮功学员郁兆霞、王建华、荆连珍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安平镇王指挥庄法轮功学员赵玉香,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份遭恶人举报,被香河县国保大队绑架,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香河县公、检、法未经合法程序,未经公开审理,匆忙枉判赵玉香五年,并将她投进了石家庄女子监狱。安平镇王家摆村法轮功学员朱小梅,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下午,被非法拘押五个多月的朱小梅,终于获释,平安回到家中。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和责任人(邮编065400,区号0316):
香河县国保大队:大队长 杨永利 13503266006 香河县刘宋镇庆功台村人
副大队长:曹君英 13582785548 香河县刘宋镇庆功台村人
指导员:池海泉 13831655099 香河县淑阳镇后小屯村人
国保大队 刘建伟
香河公安局安平镇派出所所长 张会虎18832610999

香河县检察院(新开街69号,办公室电话8322554):
香河县检察院检察长 刘振华
副检察长曹宏艳
党组副书记张建国 13931631986
检察院起诉科:王颖 (本案由她主办)
王志新手机 13831605375、王志佳 (朱小梅是他俩主办)
检察院干部:黄艳华、张金路、丁福才、绳立健、李颖超
政治处主任杜长文,干警刘晓娜;
孙海东 13663164548
艾 检 13931608958
焦文祥 13180360800

香河县法院:
香河县法院院长刘君13903163558
香河县法院主管刑庭副院长:侯东祥18533638326
香河法院办公室 张玮
香河县法院副院长:于向辉
香河县法院副院长:李洪伟
香河县法院刑庭庭长周晓明13785593688
香河县法院刑庭审判员林晓文13931684015、
香河县法院刑庭审判员刘春燕13503266066
香河县法院刑庭审判员张晓莉13603167106
香河县法院刑庭审判员 徐桂萍、
法院法官:丁惠梅、执行裁决庭副庭长白海澎、
香河县法院执行申诉审查庭副庭长 李宏斌
现任香河县法院政治处副主任李芳 13463160402
香河县法院安头屯法庭庭长祁振宇,副庭长 李百军,
香河县法院民一庭长 韩利 13785610896
香河县法院民一庭 任玉庆
香河县法院民二庭长 徐天峰
香河县法院法警队政委谭振华
香河县法院调解庭:王松华 13582790587
香河县法院调解庭 王亚萍
王树营 13131699130 李洪波 13933938009 巨凤霞 13503169418
魏锋 13932619080 杨燕 13932668470 祁振宇 13930679586
高福旺 13603266108 姜瑞丰 13831655056 单德全 13785660532
王爱民 13930671917 王建军 13931664482 高福奎 13102479194
庄洪海 13833603288 周树斌 13831688100 谭振华 13932619196
马翔宇 13703163866 李君 13703165319 杨春燕 15631603718
马祥森 13503266388 于海波 13831670852 王金生 13931661853
王伟珂 13831670308 吴金和 13731620596 卢爱军 13785476217
杨玉伟 13930682828 李计和 13932698849 宗海峰 13833634085
李东升 13503266023 武宝忠 13932679369 梁瑛 13833696672
赵勇 13903261252 邵立13930670889 王海波 13603265202 孟建新 13903164964 吴凯 13292655968吴贺永 13103261098 邳万树 15932615326 张永鹏 13831671699 张健 13903261259 许广恒 13931677058 李百军 13180356708

香河县安平镇邪党党委书记 杜文洪 办公电话0316-8217367
香河县安平镇镇长 任振宇 办公电话0316-8218899
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村支书高向明
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村长:高洪旭
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治保 (调解员) :高士春
香河公安局安平镇派出所:0316-8217363
香河公安局巡特警大队长:李成园 手机号:13932611918。
香河县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316-8321236
香河县公安局局长:吴海斌 13903163789 宅电 0316-2352988
香河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华13903261219 宅0316-8320008(此人应是主管国保,朱小梅、荆连珍、郁兆霞、王建华都是他签字批准立案)
香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肖广平手机13703260538 宅电0316-8330300 办电0316-8322700转5688(此人应是主管法制科)
香河县公安局法制科:办电:0316--8322700--5657
香河县公安局 武永利手机 13700360896
香河县公安局王海东手机 13703163578
香河县公安局王春才 13700361721
香河县公安局刘振全 13932689009
香河县公安局刘相春 15175687688
香河县公安局李天成 13832625911
香河县公安局刘建新 13703163500
香河县公安局张 军 13363653218
香河县公安局赵警军 15832636010(新华)
香河县公安局赵彦春 13931661882
香河县公安局黄 浩 17732626686
香河县公安局郭 永 13503169800
香河县公安局杜铁成 13931661880
香河县公安局黄宝中 18803166111

香河县防范办:办公室电话:0316-8311180
香河县防范办主任 闻明霞18631611165 18631699339,
闻明霞丈夫李志良18531655528
香河县防范办副主任张国 13931652277
香河县县委综治办主任戴金奎13513163260宅0316-8581078

县政法委办公室电话 0316-8311518
香河县政法委书记樊亚峰 手机:13393066028
香河县政法委副书记陈宝全13930619588 宅电 0316-8335518秘书 电话:13833625856
香河县委书记李桂强13803161529(现任)
王凯军13930685999(原任县委书记)
香河县长王文强13832669680
香河县主管法制副县长 陈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0/河北香河县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法院(图)-350880.html